鎮痛

標題
〈我在夢裡寫了首詩〉
刊登日期
2016-03-01 13:28:25
作者
宋尚緯
譯者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0
我在夢裡寫了首詩
溫柔、沒有毛邊
裡面擁有整個時代
在湖邊低吟
像是咒語的詩句
待文字老去,身上
每條溝渠都充滿魔力
看見細小的蟲子
匍匐
爬滿時間
像是要經過誰的領地
爬過誰的輕微鼾聲

1
記憶艱難,觀察
溪水裡的石頭
撿起一顆細細觀察
放下像對待雜物
以為在陳舊的倉庫裡
沉默地坐在地上
拂去積厚的灰
揚起睡眠
夢境與含混的雨
石頭是絲線
記憶是網
物是毀
壞是各種死滅

2
生活住滿鬼物
將自己打理乾淨
早早盥洗
在太陽初升時離家
夜裡的夢
就在夜裡解決
現實的事情
留在現實裡煩惱
我說生活
幽微地住滿
不斷飄散飄散
最後卻又墜回
地面的
傷心的
鬼魂

3
你知道只要觀想
就能見著一切色
相的不存在也是
存在的。你知道
所以你內心無有
障礙的傷橫在角
落下一片葉子在
你的腳邊你彎下
腰身像抬起身子
看著對面的虛無
彷彿像看見自己
傷心的樣子就像
自己曾死過一般
你。知道無有結
果,然而你不得
不說:自己終究
會老去。會死去
傷也會老,痛也
會死。像你一般
。。。。

4
自己
比想像中決然
比想像中易感
比想像中猶豫
比想像中冷酷
比想像中易傷
比想像中易老
比想像中易死
比想像中還要
更無趣
更像槁木
像死灰
但不揚起

4.5
但更像乾涸
且靜止
更深沉的水
是死的
沉靜沒有波紋
偶有動靜
以為自己正和
宇宙溝通

5
仍記得自己寫了首詩
在夢裡。以為這裡
是夢,所以
比平常更沉默
更鬱鬱寡歡
更像個人
以為自己的活
不值得活
以為自己比起生活
比起死亡
比起遺忘
來得更加重要
或許是因為這樣
我寫了什麼
也許不是那麼重要

6
醒後我不記得
自己說過什麼
做過什麼
像是進入睡眠
這邊的我就死了
那邊的我就活了
以為自己現在是在這邊
偶爾以為自己
其實是活在那邊的

7
記憶之不可信
語言之不可信
我之不可信
我信你
論你之不可信
要死兮要活
你之可信我
卻獨自前行、坐臥
看見花落、離去
如同你
獨自的來

8
無法獨活
也無法獨死
我是水
偶爾堅硬
希望活得像自己
偶爾柔軟
住進別人的身體
活得像他
生活偶爾艱困
偶爾被過濾
被希望燒乾
發散成煙
確信自己並不
活得更少
也不更多

9
我記得很多
不存在的事
都在我生命中
妥妥地住著
像隻貓
盤著發出低迴的鼾聲
靜靜地來
靜靜地離去
在我發現以前

10
很久很久以前
就像故事的開頭
一般的我
也曾有過那種過往

媽媽為我買了支錶
上面有一隻
有著十指的機器貓
他要我懂得
時間的運行與
規律且精密的安排
自己
要我懂得如何切割
將時間切割無數
像一個高強的劍客
像宮本武臟
老是遲到
也能贏得對決
假裝一切都經過
精密的計算
假裝一切
都在掌握之中

11
而生命無法安排
而死亡無法安排
而我
我以為自己可以

12
我說我記得
只是忘了
以為是星體的運行
像B612星球
經過地球
被誤認為流星群
以為自己是他們
流落在外的同類
在生活中
我們流離失所
不被接納
在人群外流下眼淚
在街上遊蕩
想著該去哪裏
看到路邊一對情侶
互相擁抱,像世界
就要毀滅
下一秒就要死亡
像是過了今夜
語言就要失效
我手裡拿著玫瑰
輕輕靠近他
輕輕地說怕引起
多餘的恐懼

13
你說
我在聽
有時活著
只是想聽到誰
這樣對我說
即使忘了也好
我在夢裡
過得很好
我寫下這句話
怕自己忘記
直到睡復醒
醒復睡
才知道不在夢中

14
知道自己遲早會死
認真活著
覺得愚蠢
不可及
不可知
不可傷
以為明天就要死
活得更痛
更痛快
不可知物
不可揣測
不可
活得死得太快

15
我一直知道
自己忘了什麼
記得自己
在夢裡寫了一首詩
每個字都擁有
過多的神秘
像活著
擁有過多的秘密
水在流動
我是水
以為自己是水
卻總是睡
過多的
在夢裡醒著
以為自己寫了一首
溫柔
鋸齒都被磨平
沉默無聲
大悲
大喜的一首詩
像我的睡眠
靜謐如林
萬物在其中活動
而我是萬物
無神
我在其中睡著
鼾聲輕微

──20141105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