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射擊(二) 2/2
刊登日期
2016-04-25 13:39:44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怎會不認識,閣下。我們還是朋友呢!我們團裡都把他當作是自己兄弟。不過大概有五個年頭我沒有他任何訊息了。這麼看來,閣下您想必也認識他了?」

「認識,太認識了。他是否跟您說過……不會吧!我想,不會吧!他是否跟您說過一件讓人不解的事情?」

「閣下,可是他在舞會上挨了花花公子一記耳光的事情?」

「他可對您說過這位花花公子的名字嗎?」

「沒有,閣下,他沒說……哎呀!閣下,」我繼續說道,心中琢磨著怎麼一回事,「很抱歉……我可不知道……這該不會是您吧?……」

「正是我,」伯爵說道,一副沮喪萬分的神情,「這幅子彈打穿的畫就是我們最後一次會面的紀念品……」

「哎呀,親愛的,」伯爵夫人說道,「看在上帝份上,不要說了。我很害怕聽這事。」

「不行,」伯爵不表同意,「我要把來龍去脈都說出。讓他知道,我是如何羞辱他的朋友;也該讓他知道,西爾維奧是如何向我報了一箭之仇。」

伯爵把椅子向我挪近,於是我興致勃勃地聽到了以下一段故事。

「五年前我結了婚。第一個月,the honey moon(註一),我就是在這兒,在這個村莊度過。在這座屋子裡我度過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刻,也擁有最難堪的回憶。

「有一天傍晚時刻,我們倆騎馬出去兜風。妻子的馬兒不知怎地耍起性子,她受到驚嚇,把馬韁交給我,自行徒步回家,於是我騎馬走在前頭。回到家裡院子,我瞧見一輛長途馬車停放在那兒。僕人告訴我,我書房裡坐著一名男子,不願吐露姓名,只說有事找我。我走進書房,在黑暗中看到一個人,風塵僕僕,滿臉鬍子。他就站在這兒,壁爐旁邊。我走到他跟前,努力想認出他的面貌。『你認不出我嗎,伯爵?』他聲音打顫地說道。『西爾維奧!』我驚呼,老實說,這時我感覺渾身突然毛髮悚立。『正是,』他又說道,『你欠我一槍。我是來開這一槍的;你準備好了吧?』一把手槍從他側面口袋露了出來。我量了十二步距離,就站到房角那兒,並要他趁我妻子還沒回來,儘快開槍。他卻慢條斯理地――要我點上燈火。蠟燭送來。我關上門,吩咐誰都不准進來,再次請他開槍。他掏出手槍,瞄準好了……我一秒一秒地數著……我想著她……可怕的時間過了一分鐘!西爾維奧把手放了下來。『很遺憾,』他說道,『手槍裡裝填的不是櫻桃核……子彈可沉甸甸的。我總覺得,我們這不是決鬥,而是謀殺;我不習慣對手無寸鐵的人開槍。我們重新來過吧,我們還是抽籤決定,看誰先開槍。』我腦袋是天旋地轉……好像,我並沒同意……最後我們還是裝填好一把手槍,並折好兩張紙條。他把紙條丟進當年被我一槍打穿的軍帽裡,我抓到的又是一號。『你啊,伯爵,真是惡魔般地好運。』他說著,那一臉譏笑,讓我永遠無法忘懷。我真不懂,當時我是怎麼搞的,他又是如何讓我就範的……無論如何――我還是開槍了,並且一槍擊中那幅圖畫。(伯爵手指著那幅被子彈射穿的圖畫;他滿臉發燒,像一團火;伯爵夫人一臉蒼白,更勝手絹;我則不禁發出驚呼。)

「我開槍了。」伯爵接著說道,「感謝上帝,這槍落空。這時西爾維奧……(這一刻的他,說真的,非常恐怖)西爾維奧拿起槍瞄準我。突然,門打了開來,瑪莎跑了進來,並尖叫一聲,撲過來把我摟住。她一來就讓我恢復勇氣。『親愛的,』我對她說道,『莫非妳沒看出來,我們是鬧著玩的?妳怎麼嚇成這個樣子!去喝杯水,再過來我們這兒。我要給妳介紹這位老朋友和同事。』瑪莎還是不相信。『您說說,我丈夫說的可是真的?』瑪莎轉向可怕的西爾維奧說道,『你們真是鬧著玩嗎?』『他老是愛鬧著玩,夫人,』西爾維奧回答她,『有回他鬧著玩,賞了我一記耳光,再鬧著玩,把我這頂軍帽一槍打穿,這下子又鬧著玩,賞了我一槍,卻沒打著;現在我也想要鬧著玩玩……』說著說著,他一副要舉槍對我瞄準的樣子……就在她眼前!瑪莎撲到他腳下。『站起來,瑪莎,這太丟臉了!』我急瘋了,大聲叫道,『大爺您啊,就不要玩弄這樣一個可憐的婦道人家,好嗎?您到底開不開槍啊?』『我不開槍了。』西爾維奧答道,『我滿意了。我見識到你的慌亂,你的怯弱;我迫使你對我開了一槍,這我已心滿意足了。你將對我永難忘懷。我就把你交由你的良心裁判吧。』這時他已經要走了出去,但在門口卻又停下腳步,回頭看一眼被我打穿的那幅圖畫,幾乎沒瞄準就往它開了一槍,然後消失在門口。我妻子暈厥在地;大家都不敢攔住他,只驚恐地望著他;我還來不及回神,他就走到門階,呼喚一聲馬車夫,便登上馬車揚長而去。」

伯爵沉默了下來。這故事的開頭一度讓我驚奇不已,如此這般我又得知故事的結局。此後,與故事的主人翁我再也不曾見面。有人說,在亞歷山大・伊普西蘭蒂(註二)起義時,西爾維奧領導過一支希臘民族獨立運動部隊,並於斯庫列尼戰役(註三)中陣亡。


註一:英文,表示「蜜月」之意。

註二:亞歷山大・伊普西蘭蒂(Александр Ипсиланти, 1792-1828),希臘獨立運動領袖之一。他曾擔任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一世的武官,並於一八二一年三月來到摩達維亞,率領希臘民族獨立運動部隊與鄂圖曼帝國部隊作戰,但遭擊潰。

註三:斯庫列尼(Скуляны)位於摩達維亞,接近羅馬尼亞邊界。

下一章:暴風雪 1/4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