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暴風雪 1/4
刊登日期
2016-05-03 15:19:19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暴 風 雪

飛馬奔,過山岡,
馬蹄達達雪深深……
猛抬頭──
道路旁,
只見神廟孤零零。
……
乍然間──
風暴起,
滿山遍野雪紛紛;
雪橇上,烏鴉飛,
振翅盤旋聲嗖嗖,
哀鳴凶兆音淒淒!
鬃毛立,馬急急,
驚然遠眺黑漆漆……
──茹科夫斯基(註一)

於一八一一年底,一個值得我們紀念的年代(註二),善良的加夫里拉・加夫里洛維奇居住於自己位於涅納拉多沃村的莊園。他的殷勤好客在當地相當知名。鄰居們不時登門吃吃喝喝,陪他太太打打波士頓牌(註三),每局五戈比(註四),不過,也有人是為了要看看他們的女兒──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一位亭亭玉立、面色白淨的十七歲閨女。在很多人眼中,如此待字閨中的富家女,自然是迎娶進門的好對象,不是為自己,就是為兒子。

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受到法國小說薰陶,於是,理所當然地,她陷入了愛河。她青睞的對象是一位回鄉度假的貧窮陸軍准尉(註五)。年輕人對她同樣是熱情如火,這自不在話下,不過,女方父母看出男女雙方的綿綿情意,於是不許他們交往,要閨女對這年輕人想都甭想。這位年輕人在他們家所受的待遇簡直比退休的陪審員都還不如。

我們這對戀人於是靠著書信互通款曲,並且每天偷偷會面於松林裡或是老教堂邊。在那兒他們彼此海誓山盟,悲歎命運弄人,並盤算種種主意。如此這般他們或是魚雁往返,或是喁喁私語,於是他們(這是再自然不過的)獲致以下結論:既然我倆失去對方,彼此都無法呼吸,而父母卻是這樣鐵石心腸,阻礙我們的幸福,難不成我們非得依賴他們的意志過活不行?

當然這個幸福的念頭先是浮現在少年郎心頭,但對充滿浪漫情懷的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也是正中下懷。

寒冬降臨,也打斷了他們的約會;但彼此魚雁往返更為熱絡。弗拉基米爾・尼古拉維奇於每封信中都央求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委身於他,兩人偷偷成婚,躲藏若干時日,然後再投身雙親腳下,於是,想當然爾,雙親終將為小倆口如此堅貞不渝、而又艱辛多難的愛情所感動,必定會對他們說道:「孩子們!回到我們的懷抱吧!」

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猶豫許久,多少次計畫私奔,卻又被她推翻。後來她終於首肯,在兩人說好的日子,她將藉口頭疼,不用晚餐,就躲回自己房間。她的侍女也參與這項計謀;兩人必須經由後門台階走到花園,花園外早已備妥雪橇,她們登上雪橇,駛出涅納拉多沃村,走上五俄里路,便會來到扎德里諾村,再直奔教堂,到時弗拉基米爾將在此處等候她們。

在決定命運的日子前夕,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徹夜難眠。她收拾行裝,打包衣裳,寫了一封洋洋灑灑的信給自己的閨中密友──一位多愁善感的小姐,另有一封信給自己的雙親。她與父母告別,用字遣詞感人肺腑,她也為自己的不軌之舉解說一番,只怪自己感情一發不可收拾;在信的結尾她又寫道,有朝一日她若蒙允許拜倒在至愛至親的爹娘腳下,她將視為是此生最幸福的一刻。兩封信她都用圖拉印章(註六)印封,印章上還畫著兩顆燃燒的心,並附上一句優美的題詞。之後,便臥倒在床,此時天將放亮,她在迷迷糊糊中睡去,卻又不時在惡夢中驚醒。一下夢到她才登上雪橇要去結婚,父親卻已攔住她,並迅雷不及掩耳地將她拖行在雪地上,再把她拋入一片黑暗、深不見底的地洞……她快速往下飛落,一顆心不知怎地竟停頓了;一下又看到,弗拉基米爾倒臥在草地上,面色慘白,滿身鮮血。弗拉基米爾雖已奄奄一息,仍以悲戚的聲音苦苦哀求她,趕快跟他成婚……還有其他怪誕的、毫無道理的幻象,一個接一個在她眼前閃過。她終於起身,臉色比平常蒼白,並且這次頭疼不再是裝出來的。父親和母親都看出她的焦躁不安,於是對她又關心,又體貼,不停地問道:「妳怎麼啦,瑪麗亞?妳該不會生病了吧,瑪麗亞?」這一切讓她心都碎了。她努力地安撫雙親,想裝出一副快樂的模樣,卻又裝不來。黃昏降臨。一想到這是她待在家裡的最後一天,心中不禁一陣酸楚。她顯得無精打采,暗暗和家中所有的人道別,以及身邊所有的一切。

晚餐端上,她的心開始激烈地怦然跳動。她顫聲說道,她吃不下飯,要父母原諒她先行離席。父母親吻了她,並一如往常地祝福她,她差點就哭了出來。回到房間,她一股腦兒地投身在沙發,淚水狂飆而出。侍女好說歹說地安撫她的情緒,並讓她打起精神。一切準備妥當。再過半個小時,瑪麗亞就要永遠作別爹娘的家門,作別自己的閨房,作別寧靜的少女生涯……戶外刮著暴風雪,風聲蕭蕭,窗板搖搖晃晃,劈劈啪啪作響。一切對她而言都是如此森然恐怖,似乎是不祥之兆。很快,家裡一切便陷入沉睡,四下無聲。瑪麗亞裹上披肩,穿上溫暖的大衣,提起首飾盒,來到後門台階。侍女緊跟身後,手提著兩個包袱。她們走下臺階,來到花園。風雪未曾停息,狂風迎面刮來,彷彿在阻攔這位年輕女孩犯下不軌之舉。她們費好大的勁才走到花園盡頭。路上已有一輛雪橇在等候著她們。馬兒都凍得不住踢動蹄子,弗拉基米爾的馬車夫在車轅前走來走去,不時拉住躁動不安的馬兒。他將小姐和侍女扶上雪橇,擺好包袱與首飾盒,抓起韁繩,馬兒便飛奔而去。我們這就把小姐交待給命運之神的安排,以及馬車夫杰列什卡的駕車本領,暫且看看我們那位熱戀中的少年郎吧。


註一:茹科夫斯基(Василий Андреевич Жуковский, 1789-1852),俄國浪漫主義詩人。本段詩句引自茹科夫斯基的抒情敘事詩《斯維特蘭娜》(Светлана, 1813)。

註二:此處指一八一一年底是「一個值得我們紀念的年代」,因為接著的一八一二年爆發俄法戰爭,法國皇帝拿破崙率領大軍入侵俄國,並一度佔領莫斯科,最後卻大敗撤軍。這項戰爭是俄國與歐洲史上的重要戰役之一。本文的情節也與這場戰爭有密切關係。

註三:一種撲克牌遊戲,同時四人打牌。

註四:戈比是俄國錢幣最小單位,一百戈比等於一盧布。

註五:准尉是當時俄國陸軍的一個軍階,是最低級的軍官階層。

註六:圖拉(Тула),俄羅斯城市,此地鑄造的印章全國知名。

下一章:暴風雪 2/4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