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暴風雪 3/4
刊登日期
2016-05-03 15:44:01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有關私奔未遂一事,家裡都沒人知道。她私奔前夕寫的那兩封信已燒毀;她身邊的侍女深怕老爺與夫人生氣,對誰也沒漏口風。神父、退役騎兵少尉、小鬍子土地測量員,以及小槍騎兵,都很小心謹慎,也沒必要說出。馬車夫杰列什卡更是從不多嘴,就算喝醉酒時也是如此。就這樣,祕密竟然讓超過半打的共謀者保守住了。豈知,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本人不停地胡言囈語,倒是洩漏了自己的祕密。不過,她的話說得沒頭沒腦的,讓守在床頭寸步不離的母親理解為,女兒痴心地愛上弗拉基米爾,想必愛情就是她患病的原因吧。她於是和丈夫,以及幾位鄰居商量,最後大家獲得一致意見:看來,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命該如此;姻緣天註定,你想逃都逃不掉;貧窮不是罪惡;不是和財富過日子,而是和人過日子等等。在我們對自己的行為想不出什麼可以自圓其說時,這些具道德意味的俗語可就特別派得上用場。

這時小姐病情漸漸好轉。加夫里拉・加夫里洛維奇家中卻很久不見弗拉基米爾上門。老是受到冷落,已讓他嚇壞了。於是老夫妻決定派人去找他,並向他宣佈這項意外的喜訊,也就是他們同意這樁婚事。但是,結果卻讓涅納拉多沃村這對地主夫妻錯愕不已,答覆他們盛情的竟是一封半似瘋顛的回信!弗拉基米爾表示,他的腳將不再踏進他們家門,請他們忘記他這位不幸的人,這時他唯一的心願就是一死了之。幾天過後,他們獲知弗拉基米爾回到部隊去了。這是一八一二年的事。

有關此事家裡很久都不敢告訴尚未完全康復的瑪麗亞。她對弗拉基米爾從來也是隻字不提。數月之後,瑪麗亞在博羅季諾戰役(註一)立功並重傷者名單中發現他的名字,一度昏厥過去,家人本來擔心她的熱病又要復發,不過,感謝上帝,昏厥過後就沒事了。

豈知,另一樁傷心事又降臨在瑪麗亞身上:加夫里拉・加夫里洛維奇過世了,讓她繼承了全部家產。但是這份遺產未能撫慰她的心靈,她真真切切地分擔可憐母親的憂傷,並發誓永不離母親而去。於是母女倆搬離涅納拉多沃村,這個讓她們睹物傷情的地方,遷居到另一個地方的莊園。

來到這兒,這位可愛多金、待字閨中的小姐又被追求者包圍。不過,誰都未能獲得她一絲絲的青睞。母親有時會勸勸她,何妨給自己物色個情郎,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總是搖搖頭,便陷入沉思。弗拉基米爾已不在人世,他在法軍入城的前夜死於莫斯科。對瑪麗亞而言,弗拉基米爾是她的神聖回憶;至少,她珍藏著能讓她睹物思人的一切,包括:他讀過的書籍、他畫的圖畫、他為她抄寫的樂譜與詩歌。附近的人得知這一切,不免驚嘆她那堅貞不移的愛情,但也好奇地拭目以待,何方英雄最後將能征服這位貞潔的亞緹米絲(註二)那顆傷感而守節的心。

這時,戰爭光榮結束。我們的軍隊從國外凱旋歸來,百姓紛紛奔走相迎。樂隊演奏著俄軍征服擄獲的歌曲:Vive Henri-Quatre(註三)、提洛爾華爾滋(註四),以及《喬孔達》(註五)中的幾段抒情調。那些軍官當年從軍時還是少年郎,歷經戰爭的磨練,如今歸來已長成健壯的漢子,個個胸前掛滿了十字勳章。士兵們彼此愉快閒聊,言談間不時夾雜著德文與法文的用詞用語。這一刻真是讓人難以忘懷!這是光榮、歡欣的時刻!只要提到「祖國」這一詞眼,俄羅斯人的心都是如此猛烈狂跳!久別重逢的眼淚又是如此甜美!對人民的驕傲與對沙皇的愛戴,大家又是如此同心一志地把它們連結一氣!對沙皇而言,這是多美妙的時刻啊!

當時,我們的女性,我們俄羅斯的女性,簡直是美得不能再美了。她們平日冷落冰霜的容顏消失得無影無蹤。她們歡迎勝利者歸來,高聲吶喊著:「萬歲!」她們那種欣喜若狂的樣子真是讓人心醉神迷。

就連花頭巾都拋到半空中。(註六)

當時的軍官哪一個不承認,俄羅斯女性是他們最美好、最珍貴的獎勵……?

在這光輝燦爛的日子,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和母親住在外省,未能目睹兩大京城(註七)慶祝大軍凱旋歸來的盛況。不過,在縣城與鄉村,人們歡欣之情或許更為熱烈。軍官出現在這些地方,才是真正的風光得意。只要有軍官在場,就連穿著燕尾服的情郎都得退讓三分。

我們已經說過,儘管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冷若冰霜,她始終被追求者包圍。但是,當負傷的驃騎兵上校布爾明出現在瑪麗亞家中時,眾多的追求者便都該知難而退了。布爾明胸前鈕扣上掛著聖喬治十字勳章,並如當地小姐們所言,面露迷人的蒼白。他約莫二十六歲。他回到自己的領地休假,他的領地剛好位於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村莊的隔壁。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對他可是另眼相看。只要有他在場,瑪麗亞就不會像平日那樣若有所思,而顯得格外活潑。說她在對布爾明眉目傳情,還談不上;但是,哪個詩人留意到她的舉止,準要說:

Se amor non è che dunque?(註八)

布爾明確實是個非常討人喜歡的年輕人。他恰好擁有那種能贏得女性歡心的智慧:他彬彬有禮,又善於察言觀色,他一無所求,卻又帶著一股啥事都滿不在乎的揶揄。他與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的交往顯得灑脫、自在;但無論瑪麗亞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麼,他的心思與眼神總是與瑪麗亞長相左右。他個性看似沉靜、穩重,但傳聞又言之鑿鑿,說他曾幾何時還是一個浪蕩不羈的花花公子。不過,這並未損害瑪麗亞・加夫里洛芙娜對他的評價,她和所有年輕女士一樣,很樂意原諒調皮的行為,因為這正表現出勇敢與熱情的個性。


註一:一八一二年九月七日,拿破崙所率領的法軍在俄國的博羅季諾(Бородино)地區,大敗俄軍,打開通往莫斯科之路。

註二:亞緹米絲,俄文為Артемиза,英文為Artemis或Artemisia,為古希臘神話中的月亮神,與太陽神阿波羅(Apollo)是孿生姐弟,她是希臘神話中三位處女神之一,又是狩獵之神與婦女之神,是女性貞潔的化身。有關亞緹米絲,還有另一傳說:她是西元前四世紀波斯帝國轄下位於哈利卡納蘇斯(Halicarnassus,即現在土耳其的博德魯姆)地區的總督太太,她為悼念已故丈夫──摩索拉斯(Mausolus),為他建立一座宏偉陵墓;這座摩索拉斯陵墓(The Mausoleum at Halicarnassus)後來被視為古代世界七大奇景之一。

註三:法文,意為「亨利四世萬歲」。歌詞取材自科勒(Колле)的喜劇《亨利四世打獵去》(Выезд на охоту Генриха IV, 1774)。拿破崙戰敗後波旁王朝復辟的最初幾年,這首歌在法國非常流行,因為它歌頌的是法國波旁王朝的創立者。拿破崙戰敗,俄國軍隊於一八一四年至一八一五年間進駐法國,因此俄國軍人學會這首歌曲。

註四:提洛爾,俄文為Тироль,英文為Tyrol,是奧地利的一省,位於奧國西部與義大利邊界的阿爾卑斯山脈地區。另外,現在聞名世界的華爾茲舞曲(又名圓舞曲)源自於奧地利的「維也納華爾茲」(Vienna waltz)。據說,「維也納華爾茲」又源自於「提洛爾華爾茲」(Tyrolean waltz)。於一八一四年九月十八日至一八一五年六月九日間,歐洲列強代表聚會維也納,舉行「維也納會議」,商討拿破崙戰爭後歐洲之政治地圖。這段期間,戰勝國之一的俄國代表團也學會提洛爾華爾茲舞曲。

註五:《喬孔達》全稱為《喬孔達,或探險家》(Жоконд, или Искатель приключений),是法國作曲家尼古洛・伊朱阿爾(Николо Изуар)的喜劇歌劇,於一八一四年在巴黎演出,廣受喜愛。此時正值俄軍進駐巴黎期間。

註六:本句引用自格里鮑耶陀夫(А. С. Грибоедов, 1795-1829)的喜劇名著《聰明誤》(Горе от ума)。本部作品的創作始於一八二二年,以後幾年,作者多次在莫斯科與彼得堡的文藝沙龍中朗誦其中的片段,期間作者幾次修改作品的內容與名稱,再加上當時文字檢查制度的干擾,在作者過世前本作品一直未能正式出版,但手抄本已在知識界廣為流傳。因此,普希金在創作《別爾金小說集》時(一八三〇年)已閱讀過《聰明誤》。後來,直至一八三一年,《聰明誤》才正式搬上舞台,同年並以德文正式出版;俄文版首次正式問世則是在一八三三年。

註七:莫斯科與彼得堡。

註八:義大利文,表示「如果這不是愛情,又是什麼?」。本句話出自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詩人佩脫拉克(Francesco Petrarca, 1304-1374)的十四行詩作品《瑪丹娜・蘿拉的生命》。

下一章:暴風雪 4/4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