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棺材匠 2/2
刊登日期
2016-05-03 16:18:35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客人散去時,天色已晚,大部分的人都有點醉意醺然。胖胖的麵包師傅,以及臉色紅得像上等羊革書皮的裝訂工人,攙扶著尤爾科,把他送回崗哨,在這當下他們還恪守俄羅斯的諺語:欠的債,總歸要還。棺材匠回到家裡,又是醉醺醺,又是氣沖沖。「這簡直是豈有此理,」他高聲地大談闊論,「我的行業有啥不如人家清白的?難道棺材匠就跟劊子手是稱兄道弟的?這些異教徒笑啥?難道棺材匠就是聖誕節的小丑?本想請他們到我新居來,好吃好喝地招待呢,哼,現在可甭想!我寧願邀請我那些主顧,邀請那些東正教的往生者。」「你怎麼啦,我的老爺!」這時幫他脫著鞋的女僕說道,「你瞎說些什麼?還不快畫十字架!要請死人到新居來!那多恐怖!」「說真的,就是要請,」阿得里揚繼續說道,「而且就是明天。請賞光吧,我的各位恩人,明晚在我這兒吃喝一頓吧,我會盡情招待。」話剛說完,棺材匠往床上便倒,隨即鼾聲大作。

阿得里揚被搖醒時,屋外還是一片漆黑。女商人特留欣娜就在這個夜裡過世,她的管家派人騎馬給阿得里揚帶來消息。棺材匠賞了他十戈比銀幣的酒錢,便匆匆穿好衣服,雇了一輛馬車,直奔拉茲古里而去。往生者家門口已站著幾名警察,還有幾個生意人在那兒踱來踱去,就像烏鴉嗅到死屍的味道。往生者躺在床上,一臉蠟黃,但遺體尚未腐爛變形。旁邊擠滿親戚、鄰人,以及家人。所有窗戶都開著,點著不少蠟燭,幾個神父正念著祈禱文。阿得里揚走到特留欣娜的侄子跟前,他是一個年輕的生意人,身穿時尚的禮服。阿得里揚向他說道,棺木、蠟燭、棺罩和其他喪葬用品一應俱全,隨即送到。這位繼承人漫不經心地向他致謝,並表示無意討價還價,一切但憑良心。棺材匠按照慣例,對天發誓,表示一分錢也不會多拿。他心照不宣地和管家交換個眼色,便回家張羅去了。一整天他都在拉茲古里與尼基塔城門之間來回奔走,直到傍晚把一切搞定,才讓馬車夫離去,然後踱步回家。這一夜月色絢爛。棺材匠走到尼基塔城門,一路無事。在耶穌升天教堂邊,一個熟悉的聲音把他叫住,原來是我們的尤爾科,他認出是棺材匠後,便道聲晚安。夜色深深。棺材匠就要到家了,突然間,他似乎看到,有人走到他家門口,推開便門,便消失在門口。「這是怎麼回事?」阿得里揚心想,「又有誰用得著我啦?莫非小偷光顧我家?不會是我兩個傻丫頭的情郎找上門吧?這可說不定!」棺材匠正想要向自己的朋友尤爾科呼叫求援,豈知這時候又有人走向便門,正要入內,可是一見到主人跑來,便站住,並脫下三角帽。阿得里揚覺得此人有點面善,但匆忙之間沒來得及仔細端詳。「歡迎光臨,」阿得里揚氣喘吁吁地說道,「請進吧!」「不用客氣,老兄,」那人答道,聲音低沉,「你就走在前頭,給客人們帶路吧!」阿得里揚可沒功夫客套。門開著的,他登上樓梯,那人跟在身後。阿得里揚覺得,他的幾個房間裡都有人在走動。「搞什麼鬼!」他心裡想著,便匆匆入內……這下子他不禁兩腿發軟。房間滿滿都是往生者。月光穿越窗戶,照射著他們那枯黃和發青的臉、凹陷的嘴、混濁而半閉的眼,以及高聳的鼻……阿得里揚滿心驚恐,認出他們都是由他經手埋葬入土的人們,並認出跟他一起進門的客人就是傾盆大雨時出殯的那位准將。他們每個,有男有女,把棺材匠團團圍住,又是作揖,又是問候;只有一個窮漢子例外,他是不久前才免費下葬的,他因衣衫襤褸感到羞愧,沒走上前來,而謙卑地站在屋角。其他的都穿著講究:女的都戴著包髮帽,並配著緞帶;當官的男的身穿制服,不過沒刮鬍子,至於,做生意的則穿著過年過節的長袍。「你瞧,普羅霍羅夫,」准將代表大夥兒發言,「我們都應你之邀而來;留在家裡的只有那些無能為力的,那些全身完全癱瘓,只剩骨頭,連皮膚都不存的,不過還是有一個忍不住,他實在太想到你家來……」這時,從群眾裡擠出一個小小的骷髏,走到阿得里揚跟前。他的顱骨對棺材匠親切地笑了笑。全身零零碎碎地掛著淡綠色與紅色的呢子,以及破爛的麻布,就像是掛在竿子上似的,而他的腿骨在碩大的長筒皮靴中顫動著,就像是石臼中的石杵。「你認不得我了,普羅霍羅夫,」骷髏說道,「你記得那個退伍的禁衛軍中士彼得・彼得羅維奇・庫里爾金嗎?那個你於一七九九年出售第一口棺材給他的人,你還拿松木的當作橡木賣呢。」死人說著,張開骷髏雙臂,便朝他擁抱──不過,阿得里揚大叫一聲,使勁把他推開。彼得・彼得羅維奇晃動一下,跌落在地,全身摔得粉碎。死者之間傳來一陣憤怒聲,大家為維護同伴尊嚴都挺身而出,對阿得里揚糾纏不休,並發出一片叫罵與威嚇,可憐的主人被他們的叫囂聲吵得震耳欲聾,還被擠壓得半死,於是心神為之大亂,跌倒在退伍禁衛軍中士的骨頭推中,便不醒人事。

太陽早已照射棺材匠臥睡的床鋪。終於,他睜開雙眼,並看到女僕正在燒茶。阿得里揚想到昨夜種種,心有餘悸。特留欣娜、准將、以及庫里爾金中士,依稀浮現在他的腦海。他默不作聲,卻期待女僕開口跟他說話,向他告知昨夜歷險的結局。

「你睡得好久喔,阿得里揚・普羅霍羅夫老爺,」阿克西尼雅說著,遞給他長袍。「做裁縫的鄰居來找過你,還有本地的麵包師傅也跑來,他說,今天是他的命名日,可你卻睡得很沉,我們不想把你叫醒。」

「往生的特留欣娜家裡有人來找過我嗎?」

「往生?難道她過世了?」

「妳真迷糊!昨天我辦理她的喪事,妳不是還幫我嗎?」

「你怎麼啦,老爺?你瘋啦?還是昨天酒醉還沒清醒?昨天哪來什麼喪事?昨天你在德國佬那兒吃吃喝喝一整天,醉醺醺回到家,便倒臥在床,一直睡到這時候,教堂的午禱鐘都已敲過了。」

「是嗎?」棺材匠說道,滿心歡喜。

「當然是。」女僕回答。

「喔,既然如此,快把茶端上吧,也把兩個女兒叫來。」

下一章:驛站長 1/4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