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驛站長 3/4
刊登日期
2016-05-03 16:47:22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老人家禁不起這不幸的一擊,一下子癱倒在那年輕騙子昨晚還睡過的床鋪。這時,驛站長對所有狀況前思後想,猜想到驃騎兵那場病是假裝的。可憐的老頭兒患了嚴重的熱病,被送到城裡去,他的職務暫時另外有人代理。給他看病的跟看過驃騎兵的是同一個大夫。他向驛站長表示,那年輕人一點都沒病,當時他也猜到年輕人心懷不軌,但沒說出口,只因害怕年輕人的皮鞭。無論這個德國人是說實話,還是吹噓自己的先見之明,他一點都無法讓可憐的病人覺得好過些。驛站長病情才剛有好轉,就向城裡的郵政局長請假兩個月,並且沒對任何人透露自己的意圖,便徒步找尋女兒去了。他從驛車證得知,驃騎兵上尉明斯基來自斯摩棱斯克,前往彼得堡去。給他趕車的車夫說,杜尼婭一路哭泣,雖然她好像是心甘情願跟他走的。「或許,」驛站長心想,「我能把我那迷途的羔羊帶回家。」他就懷著這樣的念頭來到彼得堡,落腳在伊茲梅洛夫軍團的駐地,他的老戰友、一位退伍士官的家裡,並開始尋找女兒。很快,他就打聽到,明斯基上尉人就在彼得堡,住在杰姆特旅館(註一)。於是,驛站長打定主意去找他。

一大清早,驛站長就來到明斯基的會客室,讓人通報上尉大人,說有位老兵登門求見。勤務兵一邊刷著楦頭上的靴子,一邊說道,大人還在睡覺,十一點前不見客。驛站長只好離去,並於指定的時間再回來。明斯基身穿長衫,頭戴紅色小圓帽,親自出來見他。「老兄,你有什麼事?」他問道。老頭兒的內心一時洶湧澎湃,眼淚奪眶而出,他顫抖的聲音僅僅說道:「大人!……就請您行行好吧!……」明斯基飛快地看了他一眼,兩頰刷地飛紅,他抓起老頭兒的手,把他拉進房裡,並隨手關上門。「大人!」老頭兒又說了,「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請您至少把我可憐的杜尼婭還給我吧。您已經把她玩夠了,就別再把她無緣無故地毀了吧。」「事已至此,已經無法挽回了,」年輕人答道,顯得極度不安,「對你,我很抱歉,也希望你能原諒。不過,別想我會放棄杜尼婭;她會幸福的,我向你保證。你要她做什麼?她愛我,她已不習慣從前的日子了。無論是你,還是她,你們都忘不了過去的事。」接著,明斯基把什麼東西往他袖口一塞,便打開了門,於是,驛站長自己也不知怎麼就來到大街上。

他久久地站著,一動也不動,最後,他在自己衣服袖口裡看到一個紙團。他掏出紙團,翻開一看,是幾張皺巴巴的五盧布和十盧布紙鈔。眼淚再一次奪眶而出,這是憤怒的眼淚!他把紙鈔揉成一團,往地上一扔,用鞋跟踩了踩,就走開了……走了幾步,他停了下來,想了想……又轉了回來……但是鈔票已經不見了。一個穿著體面的年輕人一看到他,便奔向一輛馬車,急急忙忙登上馬車,吆喝一聲:「走吧!……」驛站長並沒追趕過去。他決定回自己的驛站去,但在此之前,他想見見他可憐的杜尼婭,哪怕一眼也好。因此,兩天之後,他又到了明斯基那兒,但是,勤務兵冷冷地對他說道,大人誰也不接見;勤務兵還用胸膛一頂,把他頂出會客室,並且當著他的面,砰地一聲把門關上。驛站長怔怔地站著,站了一會兒――然後,才走了開。

當天晚上,他在受難者福音大教堂做完禱告,走在鑄造廠大街。突然之間,一輛豪華的輕便敞篷馬車從他眼前飛馳而過,驛站長認出車上的明斯基。馬車在一棟三層樓房子的正門口停了下來,並見那驃騎兵奔上台階。驛站長靈機一動,他轉身回來,走到馬車夫跟前,問道:「老弟,這是誰的馬車?可是明斯基的?」「正是,」車夫答道,「你有什麼事?」「事情是這樣子,你們老爺要我送一封便函給他的杜尼婭,可我卻忘了他那位杜尼婭住在哪兒。」「就在這兒,在二樓。你這封便函送遲了,老兄。現在老爺自己已到她這兒了。」「這不要緊,」驛站長答道,心中莫名地激動,「多謝你的指教,我這就去辦自己的事了。」他說著,便登上樓梯。

房門緊閉著,他拉了拉門鈴,在忐忑不安中等待了幾秒鐘。響起門鎖開啟聲,門打了開來。「杜尼婭小姐住在這兒嗎?」他問道。「是這兒,」一個年輕女僕回答,「你找她有什麼事?」驛站長沒有答話,逕自走進大廳。「不可以,不可以!」女僕跟在他身後喊著,「小姐現在有客人。」但是驛站長不予理會,繼續往裡走去。前兩個房間暗暗的,第三間房裡亮著燈火。他往敞開的房門走去,然後停下腳步。這個房間佈置得很漂亮,裡面坐著明斯基,他正陷入沉思。杜尼婭打扮時髦、貴氣,坐在明斯基安樂椅的扶手上,就像一位女騎士坐在自己的英國馬鞍上。她含情脈脈地瞧著明斯基,並把明斯基的鬈髮纏繞在自己閃閃發亮的手指上。可憐的驛站長啊!他從來沒見過自己的女兒如此美麗,他不由自主地欣賞起來。「誰在那兒?」杜尼婭問道,頭也沒抬。他不吭一聲。沒聽見有人回答,杜尼婭舉起頭來……一聲驚呼,便跌落在地毯上。明斯基嚇了一跳,衝過去把她扶起,忽然間看到驛站老頭站在門口,便放下杜尼婭,走到老頭兒跟前,氣得渾身顫抖。「你要幹什麼?」他向驛站長問道,緊咬著嘴唇,「你幹嘛到處跟蹤我,像土匪一樣?還是想把我宰了?快滾吧!」接著,他用強而有力的手一把揪住老頭兒的衣領,把他推出到樓梯上。


註一:杰姆特旅館(Демутов трактир)是當時彼得堡最高級的旅館之一,是法國斯特拉斯堡商人杰姆特(Ф. Я. Демут)建於一七七〇年,位於莫伊卡河臨河街(набережная р. Мойки),離彼得堡最主要街道──涅瓦大街不遠。

下一章:驛站長 4/4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