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小姐與村姑 3/6
刊登日期
2016-05-31 13:29:21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次日,她就著手實現自己的計畫,先是派人到市集買了粗麻布、藍色粗棉布,以及銅鈕扣,並在娜斯佳協助下,剪裁了襯衫與長衫,再把所有女僕叫來縫製衣服,於是,到了黃昏時候,一切便準備就緒。麗莎試了試新衣裳,照了照鏡子,自認從來沒有這麼可愛過。她一再演練自己的角色,先是邊走邊低頭鞠躬,然後頭搖了搖幾下,就像黏土製的貓兒似的,並且說起農家土話,再用衣袖捂嘴笑了笑,逗得娜斯佳連聲叫好。倒是有一事叫她為難,她原想在庭院試著光腳丫走路,沒想草皮卻刺痛她的纖纖玉足,還有沙子與碎石也讓她疼痛難耐。又是娜斯佳出馬幫忙,她量量麗莎的腳,便跑到田野去找放牲口的特羅菲姆,要他按照尺寸編製一雙樹皮鞋。第二日,天都還沒亮,麗莎就醒來。這時全家都還在沉睡當中。娜斯佳已在門口等候那放牲口的。傳來一陣號角聲,村莊裡的一群牲口拖拖拉拉地走過老爺家的前庭。特羅菲姆打從娜斯佳前面走過時,遞給他一雙花花綠綠的小巧樹皮鞋,並收下半盧布的賞金。麗莎悄悄地打扮成農家女,低聲交代娜斯佳如何應付杰克遜小姐,便走出後門臺階,穿過菜園,往田野直奔而去。

這時,曙光在東方照耀,一列列金色的雲彩彷彿在等待著太陽,就像群臣恭候君王駕臨。清澈的天空,清新的早晨,朝露,微風,還有鳥兒的歌唱,讓麗莎的心靈充滿童稚的喜悅。擔心碰到什麼熟人,她似乎不是用走的,簡直是飛了起來。走近父親領地邊界附近的那片樹林時,麗莎放輕了腳步。她應該要在這兒等候阿列克賽,她的心不知怎地跳動得很厲害。我們的年輕人調皮搗蛋,其中夾雜著擔心害怕,這正是調皮搗蛋最具魅力之處。麗莎走進半明半暗的樹林。樹林低沉的簌簌聲時斷時續,歡迎著這位女孩。她雀躍的心情已平息。漸漸地她沉醉於甜蜜的幻想之中。她想著想著……但是十七歲少女,於春日清晨五點多鐘,單身一人,在樹林中,她究竟在想些什麼,豈能說得清楚?如此這般,她若有所思地走著,一路都籠罩在兩旁高大的樹蔭之中,突然,一條漂亮的獵犬朝著她猛吠。麗莎大驚,叫了起來。這時,傳來一個人的說話聲:「Tout beau, Sbogar, ici…」(註一) ──從樹叢走出一個年輕獵人。「不用怕,好姑娘,」他對麗莎說道,「我的狗兒不咬人。」這時麗莎已回過神,並隨即善加把握時機。「那怎行啊,少爺,」她故作半是驚嚇、半是羞澀狀,說道,「我怕得緊呢,瞧瞧,牠多兇呀,一副又要撲過來的樣子。」阿列克賽(各位看倌想必已知道是他了)此時端詳著這位年輕的農家女。「我送妳一程好了,要是妳害怕,」他對她說道,「我可以跟妳一塊走嗎?」「可誰攔著你呀?」麗莎答道,「隨你吧,馬路是大家的。」「妳打從哪兒來的?」「普里魯奇諾村,我是鐵匠瓦西里的女兒,來採蘑菇的。」(麗莎提著一個樺樹皮小籃子,上面繫著一條細細的繩子)麗莎問道,「那你呢,少爺?圖基洛沃村的,是吧?」「正是,」阿列克賽答道,「我是伺候少爺的。」阿列克賽想扯平兩人的身分。豈知麗莎瞧了他一眼,笑了起來。「你騙人,」她說道,「你別拿我當笨蛋。我瞧你就是少爺本人。」「妳何以如此認為?」「從哪兒看都是。」「是嗎?」「少爺與僕人哪能分不清楚呢?你不但穿著不對,說話也不像,就連吆喝狗兒也跟我們不一樣。」麗莎是越來越討阿列克賽喜歡了。他已習慣對這些漂亮的鄉下姑娘不拘小節,這時便想將麗莎一把擁入懷裡,不想麗莎卻從他身旁跳開,並突然擺出一副嚴厲、冰冷的表情,這雖逗得阿列克賽發笑,但也讓他不得不自我節制,不再圖謀不軌。

「要是您想跟我繼續做朋友,」麗莎鄭重其事地說道,「就不得如此放肆。」「是誰教妳這番道理的?」阿列克賽哈哈大笑,問道,「不會是我相識的娜斯佳,妳們小姐的使女吧?瞧瞧我們的教育是這般方式傳播的!」麗莎覺得不妙,再下去可要洩底了,於是隨即改口。「你想到哪兒去?」她說道,「難不成我會沒到過老爺家嗎?恐怕,我啥都聽過,啥都看過。不過,」她又說道,「我光顧著跟你聊天,就採不到蘑菇了。你往一邊走吧,我到另一邊去,抱歉……」麗莎想要離去,阿列克賽卻一把拉住她的手。「妳叫什麼,我的好姑娘?」「阿庫莉娜,」麗莎回答,一邊使勁想從阿列克賽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指頭,「放手嘛,少爺,該是我回家的時候了。」「好吧,我的朋友,阿庫莉娜,我一定登門探望妳的老爹,這位瓦西里鐵匠。」「你這是做啥?」麗莎強烈地反對,「看在基督份上,你就甭來。要是我們家裡知道我在樹林裡單獨跟少爺聊天,那我要倒楣的,我爹,瓦西里鐵匠,非得把我活活打死不可。」「可是我一定要跟妳再見面呀。」「那我什麼時候再到這兒採蘑菇不就得了。」「這究竟是什麼時候?」「就明天好了。」「可愛的阿庫莉娜,我好想痛快地親親妳,可是又不敢。這樣,就明天見了,這個時候,是吧?」「是的,沒錯。」「妳該不會騙我吧?」「不騙你。」「妳對上帝發個誓。」「我對上帝發誓,一定來。」

這兩個年輕人分手了。麗莎步出樹林,越過原野,溜進花園,急急忙忙地跑進農莊,娜斯佳正在這兒等候著她。這位心腹迫不及待地問東問西,麗莎心不在焉地應答幾句,便換好衣服,來到客廳。這時餐桌鋪好,早餐備妥,杰克遜小姐一臉的粉搽得白白的,腰身束得緊緊的,像隻高腳玻璃杯,正在切著薄薄的三明治。父親誇讚麗莎這麼早就去散步。「黎明就起床,」他說,「沒什麼比這更有益健康的了。」他隨即舉了幾個長壽的例子,這都是他從英國雜誌看來的,他說,凡是活到一百多歲的人瑞都不喝酒,每日黎明即起,不分冬夏。麗莎根本沒在聽。她腦海翻來覆去都是今晨邂逅的種種情景,回味著阿庫莉娜與年輕獵人的所有對話,不過,她良心也開始不安了。她為自己辯解,說他們只是談談話,並未踰越規矩,說這只是調皮而已,不至於有什麼惡果;不過,一切枉然,良心譴責的聲音還是大過理智的辯解。尤其,她允諾明日的約會,最是讓她忐忑不安,她原已下定決心違背神聖的誓言。但是阿列克賽苦苦等候不到她,可能會到村子裡到處尋找鐵匠瓦西里的女兒,而這位貨真價實的阿庫莉娜,其實是個胖嘟嘟、滿臉雀斑的女孩,如此一來,他可能猜出是麗莎輕佻的惡作劇。一想到這裡,麗莎就滿心驚恐,於是她拿定主意,第二天早晨再次以阿庫莉娜的身分出現在樹林。


註一:法文,表示「別動,斯波卡爾,過來……」。

下一章:小姐與村姑 4/6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