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小姐與村姑 4/6
刊登日期
2016-05-31 13:45:26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至於阿列克賽這方面呢,他是狂喜不已,整日思念著這位新認識的女孩,就連在夜裡,這位黝黑的美人兒的倩影也是魂牽夢繫。天色才矇矇亮,他就已穿好衣服。等不及給獵槍裝填彈藥,即帶著忠心耿耿的獵犬斯波卡爾走到田野,往說好的約會地點直奔而去。約莫半個小時在他心焦難耐的等待中過去,終於,他看到,在灌木叢間閃過一個藍色長衫的身影,於是他便飛奔,朝可愛的阿庫莉娜迎上前去。阿列克賽是既感激又興奮,她則報之以微微一笑。不過,阿列克賽很快察覺,她臉上顯露出憂愁與不安。他很想知道其中原委。麗莎坦率表示,她覺得自己行為過於輕佻,對此她感到懊悔,這次她本來是不想遵守諾言的,因此今天的約會將會是最後一次,她還請求阿列克賽停止彼此的交往,這樣的交往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所有這番話,當然,是用農家土腔說出,不過,這樣的想法與認知,在一個普通女孩而言是不尋常的,因此讓阿列克賽大感驚奇。他嚼盡三寸不爛之舌,希望阿庫莉娜放棄這樣的念頭,並一再表示自己絕無非分之想,保證不會作出讓她悔恨的事,一切都將唯她是從,懇求她不要剝奪他唯一的樂趣──也就是單獨與她相會,哪怕是隔天一次,哪怕是一週兩次也好。他說著說著,話語中充滿了情真意切的熱情,這剎那他真的戀愛了。

麗莎默默地聽著。「你得保證,」她終於開口了,「千萬不到村裡找我,也不要到處追問我的消息。你還得保證,不會找其他的時間跟我約會,除了我跟你說好的時間外。」阿列克賽原來要對天發誓,她卻笑著把他攔了下來。「我不要你發誓,」麗莎說道,「只要你答應就行了。」然後他們就很熱絡地東談西談,一塊兒走在樹林裡,直到麗莎說該回家的時候了。於是他們分手了,而阿列克賽一個人留在原地,怎麼也弄不明白,何以一個普普通通的農家女僅僅是兩面之緣,就能擄獲他的心。他跟阿庫莉娜的交往對他來說,充滿新鮮的魅力,而且儘管這個奇特的農家女跟他約法三章,讓他煎熬難耐,但他想都沒想過要違背諾言。其實,阿列克賽雖然手戴不祥的戒指,雖然跟誰有過祕密的魚雁往返,雖然曾經傷心失意,但他畢竟是個心地善良、熱情如火的小伙子,他有顆純潔的心靈,能夠體會天真無邪的樂趣。

如果我按照自己的喜好,我一定鉅細靡遺地描寫這對年輕男女的約會、相互日益增長的情愫與信任,還有他們的消遣、談話;不過,我知道,大多數讀者無心分享我的這種樂趣。一般而言,這種枝枝節節未免過於肉麻,因此,我就略過不表,僅簡單交代,時間不到兩個月,我們的阿列克賽已經戀愛得神魂顛倒,至於麗莎,雖然較為含蓄,心中的熱情卻毫不遜色。兩人都沉浸於眼前的幸福,卻很少思考未來。

他們心頭不時閃過永結連理的念頭,但彼此卻從不談論此事。理由再明白不過了,阿列克賽無論多麼傾心於這位迷人的阿庫莉娜,卻始終記得介於他與這位貧寒的農家少女間的距離;而麗莎也清楚兩家父親間存在著深仇大恨,並且不敢奢望兩人盡釋前嫌。此外,暗藏於內心深處的一股浪漫的渴望也鼓動著麗莎的自尊心,她渴望有朝一日能看到這位圖基洛沃村的少爺跪倒在普里魯奇諾村的鐵匠女兒的腳下。突然,發生了一個重大事件,幾乎改變了他們的關係。

一個晴朗、寒冷的早晨(這樣的早晨在我們俄羅斯的秋天裡是再常見不過了),別列斯托夫老爺騎馬出去兜風,以防萬一,他還帶了三對伯爾扎亞犬(註一)、一名馬夫,以及幾名隨身攜帶梆子的僮僕。與此同時,穆羅姆斯基老爺也是難耐好天氣的誘惑,吩咐給短尾牡馬套上馬鞍,便在自己英式莊園附近騎馬小跑。來到樹林邊時,他看見自己鄰居騎坐馬上,一副躊躇滿志的樣子,身穿狐皮裡子的高加索式上衣,正等待野兔的出現,僮僕則一邊吆喝,一邊敲打梆子,要把兔子趕出灌木叢。要是穆羅姆斯基能預知會撞見這位鄰居,他當然早就轉往他處而去;豈知,他現在全然出乎意料之外地碰見老別列斯托夫,而且一下子就發現自己離他只有手槍射程的距離。萬般無奈,穆羅姆斯基也只有像個有教養的歐洲人,驅馬上前,走向老對頭,彬彬有禮地問候致意。老別列斯托夫也是同樣殷勤地回禮,那個模樣就像是拴著鐵鍊的狗熊在主人的指揮下向著老爺先生們鞠躬敬禮。正當此刻,一隻兔子竄出樹林,往田野飛奔。老別列斯托夫與馬夫大聲吆喝,放出狗兒,並全速策馬緊跟追去。穆羅姆斯基的馬兒從未出獵,受此驚嚇,竟狂奔起來。穆羅姆斯基自詡騎術精良,便放任馬兒狂奔,還暗自竊喜可趁此機會擺脫不愉快的談話對象。哪知馬兒沒預先注意到,竟飛奔到一條山溝邊,陡然扭頭轉向一旁,於是穆羅姆斯基坐不穩,摔下馬來。他重重地摔在冰凍的土地上,身子躺著,嘴裡卻不住地咒罵自己的短尾牡馬,而馬兒似乎這才回神,一發現背上沒人,隨即停了下來。老別列斯托夫騎馬過來,問他摔傷沒有。這時馬夫也抓著馬兒的轡頭,把這匹闖禍的馬兒牽了過來。馬夫扶著穆羅姆斯基登上馬鞍,老別列斯托夫也邀請他到家裡坐坐。穆羅姆斯基不好拒絕,因為他覺得受人之恩。如此一般,老別列斯托夫是凱旋而歸,他既捕獲兔子,又帶著受傷、幾乎像個戰俘的老對頭。


註一:伯爾扎亞犬(борзая)是本書譯者幾經斟酌後採用音譯方式的譯名。根據俄國國家科學院《俄語大詳解字典》(Большой толковый словарь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2008),這個名詞表示:「數種獵犬所構成的一個類型,其特徵包括:跑步迅速、嘴尖而長、腿長而瘦、身軀細瘦而肌肉強壯。」這種獵犬在英語中稱之為borzoi,也有人稱之為Russian wolfhound。至於漢語方面,譯名很多,並未統一,例如,《大陸簡明英漢辭典》(吳柄鐘、陳本立、蘇篤仁編,台北:大陸書局,一九八五),譯為:「波爾瑞(俄國產的獵狗)」,《新英漢辭典》(何萬順主編,台北:三民書局,一九九七)譯為:「俄國狼犬」;另外,網路上介紹各國名犬的資料,採用的名稱有「蘇俄牧羊犬」、 「俄羅斯獵狼犬」、「波索爾犬」、「波索犬」、「俄國伯瑞犬」等。這些譯名似乎都有待斟酌。採用譯音的,與俄語原音差距頗大;採用蘇俄之名的,與事實不符,因為蘇聯現已不存在(一九九一年底解體),更何況這種獵犬早在蘇聯誕生(一九一七年)前就已存在;若採用俄國之名,也有討論空間,固然борзая犬種以俄羅斯的最著名,但這種獵犬全世界有近二十種,如:俄文中就有「波斯伯爾扎亞犬」(педсидская борзая)「阿富汗伯爾扎亞犬」(афганская борзая)等。中國大陸《俄漢詳解大詞典》(哈爾濱:黑龍江人名出版社,一九九八)則將борзая譯為「靈蝭」(「蝭」為借用,應為「犭+是」),由於電腦打不出,無法採用。

下一章:小姐與村姑 5/6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