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小姐與村姑 5/6
刊登日期
2016-05-31 13:53:48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這兩個鄰居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東聊西聊,氣氛相當融洽。穆羅姆斯基坦承自己摔傷,已無能為力騎馬回家,便開口向老別列斯托夫借用一輛輕便馬車。老別列斯托夫把他送到門口臺階,穆羅姆斯基一直等到老別列斯托夫承諾第二天會到普里魯奇諾村(也要帶著阿列克賽),像朋友聚會般吃頓午飯,這才放心離去。就這樣,由於這匹膽小的短尾牡馬,兩家長久以來的積怨,似乎,可以就此一筆勾銷。

麗莎跑出來迎接穆羅姆斯基。「這是怎麼回事,爸爸?」她問道,一臉詫異,「您怎麼跛腳了?您的馬兒呢?這是誰的馬車?」「這妳猜也猜不到,my dear(註一),」穆羅姆斯基回答她,並說出所發生的一切。麗莎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穆羅姆斯基未讓她回神過來,又宣佈,明天別列斯托夫父子兩人會到他們家吃飯。「您說什麼?」她說道,臉色都發白了,「別列斯托夫,父親跟兒子!明天到我們家吃飯!不,爸爸,隨您怎麼都行,不過,我怎麼都不會露面。」「妳怎麼,瘋啦?」父親不以為然地說道,「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怕生,還是妳念念不忘我們老一輩的恩恩怨怨,就跟小說中的女主角一樣?何必呢,別傻了……」「不,爸爸,說什麼也不行,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在別列斯托夫父子前露面。」穆羅姆斯基聳聳肩膀,不再與麗莎多辯,因為他知道,與麗莎如此針鋒相對不會有什麼結果的,於是他便歇息去了,也結束這奇特溜馬之旅的一天。

麗莎回到房裡,叫來娜斯佳。對於明日將有客人登門,兩人討論許久。一旦阿列克賽認出這位教養良好的小姐就是他的阿庫莉娜,將作何感想?阿列克賽對她的舉止、品行與心思,會有何意見?另一方面,麗莎也很想瞧瞧,這樣突如其來的會面會給阿列克賽造成怎樣的印象……她突然心生一計,馬上告訴了娜斯佳,兩人像撿到寶似的為之大樂,並決定非把這念頭付諸實施不可。

第二天吃早餐時,穆羅姆斯基詢問女兒,是否還想避開別列斯托夫父子。「爸爸,」麗莎回答,「我就見見他們吧,如果您要的話,不過,有一個條件,無論我怎樣出現在他們面前,無論我做什麼事,您都不要罵我,也不要表現出任何驚訝或是不滿的樣子。」「又在搞什麼花樣!」穆羅姆斯基笑著說道,「呵,好吧,好吧,我同意就是,妳要怎麼辦就怎麼辦,我的黑眼珠調皮鬼。」說著,他親了親女兒的額頭,於是麗莎便跑去準備。

下午二時整,一輛自製的四輪馬車由六匹馬拉著,進入院子,滑動在綠油油的草坪旁邊。老別列斯托夫由穆羅姆斯基兩名穿著制服的僕役攙扶著走上門階。他的兒子騎馬跟著他一道來,也一道走進餐廳,這時餐桌已準備就緒。穆羅姆斯基接待這兩位鄰居再殷勤不過了,邀請客人在飯前先去參觀花園與動物園,並帶領他們走在特意清理過並鋪上沙子的小路。老別列斯托夫心裡暗自惋惜,這麼多的功夫與時間浪費在毫無益處的花樣,但出於禮貌嘴裡又不能說些什麼。父親這樣一個精打細算的地主,對此自然感到不滿意,但作兒子的對父親卻不以為然,不過,這位好面子的英國迷如此沾沾自喜,讓兒子也無法感同身受。他等不及主人家女兒的出現。對於主人家這位女兒他已多有所聞,儘管他的心,正如我們所知,已另有所屬,但是妙齡美女總是能勾動他的一些想像。

回到客廳,三人坐定:兩位老人家重溫起舊日時光,以及軍旅生涯的妙聞趣事,至於阿列克賽則思索著,一旦麗莎到場時,他該扮演怎樣的角色。他拿定主意,無論何種情況,他擺出一副淡漠、慵懶的樣子,將是再恰當不過,因此他內心就自有分寸了。門開了,他轉過頭,那副漠然,那副帶著幾分傲氣的懶散,就是久經情海的嬌娃也會為之內心顫動。可惜,走進來的不是麗莎,而是老小姐杰克遜,她臉搽得白白的,腰束得緊緊的,兩眼低垂,給大家屈膝行禮,於是阿列克賽這趟完美的軍事行動可說是白忙一場。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再度打起精神,門又打了開來,這次進來的是麗莎。大家站了起來,父親才要介紹客人,突然卻愣住,連忙咬緊嘴唇……麗莎,原來是黝黑的麗莎,現在卻一臉搽了白白的粉,直達耳際,兩眉卻畫得比杰克遜小姐還濃;綹綹的假髮比她原來頭髮的顏色淡得許多,鬈曲蓬鬆,就像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假髮;à l'imbécile (註二)式樣的兩袖撐得高高的,就像Madame de Pompadour(註三) 的筒裙;腰部束得細細的,就像字母X,還有那些她母親的鑽石,還沒送進當鋪的,全都掛在手指、頸部與耳朵,閃閃發亮。阿列克賽認不出這位滑稽、珠光寶氣的小姐就是自己的阿庫莉娜。自己的父親走過去親吻她的手,他也無奈地跟著過去;當他輕輕觸及麗莎白皙的纖纖手指時,他感覺手指頭在顫動。同時,他也注意到麗莎的一隻小腳,穿得極其花俏,故意伸了出來。這倒是讓他不那麼挑剔麗莎身上其他的穿著了。至於麗莎搽粉與畫眉,說真的,阿列克賽心思單純,第一眼並沒注意到,事後也不曾懷疑過。穆羅姆斯基想到自己的承諾,便儘量不露出一點驚訝的神情,不過女兒花樣百出倒讓他覺得很逗趣,讓他幾乎忍不住要笑了出來。古板的英國老小姐卻是沒有心情笑。她猜想,這些香粉與眉筆該是從她的櫃子裡偷出來的,氣得兩頰漲紅得從一臉的白粉中穿透而出。她不時把噴火的眼神投向這位淘氣的丫頭,丫頭卻裝作什麼也沒看到,打算另找時候再跟她好好說明。

大家入座。阿列克賽繼續表演著漫不經心、若有所思的角色。麗莎扭捏作態,講起話來都透過牙縫,唱歌似地拉長聲調,並且只說法語。父親不時瞧了瞧女兒,弄不懂她的用意,不過還是覺得這一切都很有趣。英國老小姐則一肚子氣,悶不吭聲的。倒是老別列斯托夫一個人好像在自己家裡似的,吃得痛快,一吃就是兩人份,喝得暢快,笑得開懷,他談起話越來越親熱,甚至哈哈大笑。

終於大家離席;客人離去,穆羅姆斯基這才放聲而笑,並提出疑問。「妳怎麼心血來潮想要逗弄人家?」他問麗莎。「不過,妳知道嗎?妳搽起粉來,真的,倒是挺合適的。我是不懂女人家化妝的訣竅,話說回來,我要是妳,我就會搽搽粉,當然,不能太多,稍微就好了。」麗莎由於自己計謀得逞,不由得洋洋得意。她抱了抱父親,答應會考慮父親的建議,便跑去找滿肚子火氣的杰克遜小姐消氣,杰克遜經過好說歹說後才給麗莎開門,並聽她說分明。麗莎表示,她不好意思這樣黑不溜丟地在生人面前拋頭露面,又不敢開口要求……但她相信,善良、可愛的杰克遜小姐一定會原諒她……等等。杰克遜小姐不再多疑,相信麗莎並未存心拿她開玩笑,就大為釋懷,親吻了麗莎,為表示和解,還贈送她一盒英國香粉,麗莎表達衷心感謝,便收了下來。


註一:英文,表示「我親愛的」。

註二: 法文,原意是「低能,傻子」,這裡指當時窄窄的衣袖樣式,在近肩膀處有衣墊撐起。

註三:法文,指的是蓬帕杜夫人(一七二一-一七六四),她是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的情婦。

下一章:小姐與村姑 6/6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