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小姐與村姑 6/6
刊登日期
2016-05-31 14:07:22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各位看倌猜也知道,第二天早晨麗莎是急急忙忙地出現在密會的樹林。「少爺,你昨兒個到我們老爺家啦?」她開口就問阿列克賽,「你覺得我們小姐怎樣?」阿列克賽答說,他並沒有對她多留意。「那可遺憾了,」麗莎表示異議。「這又是為什麼?」阿列克賽問道。「因為我想問問你,是真的嗎,人家都說……」「人家都說些什麼?」「人家都說,我長得好像小姐,真的嗎?」「胡說!她跟妳比起來,簡直是醜八怪!」「哎唷!少爺,你這樣說可罪過了。我們小姐白淨淨的,打扮得又漂亮!我哪兒能趕得上人家呀!」阿列克賽當著她的面對上帝發誓,說她比所有那些白淨的小姐都漂亮,而且為了讓她完全放心,他便把小姐的容貌形容得可笑至極,麗莎聽得都為之由衷大笑不已。「話說回來,」她嘆息說道,「就算小姐,或許,很可笑,跟她相比,我畢竟是個沒讀書的蠢丫頭。」「哎呀!」阿列克賽說道,「這有什麼好難過的!妳要的話,我馬上就教妳讀書識字。」「說真的,」麗莎說道,「咱們是不是要真的試試看?」「好啊,親愛的,我們要嘛就現在開始。」兩人就坐了下來。阿列克賽便從口袋裡掏出鉛筆與小筆記本,阿庫莉娜學起字母快得出奇。阿列克賽對她的領悟力不得不驚嘆。次日早晨,她想要嘗試寫字,一開始鉛筆不聽她使喚,但幾分鐘過後,描繪起字母,一筆一畫都有模有樣了。「真是神奇啊!」阿列克賽說道,「我們的教學法比蘭卡斯特教學系統(註一)還有效。」真的,才第三次上課,阿庫莉娜已經一個結構一個結構地分析《貴族之女娜塔麗雅》(註二) ,並且朗讀中不時停了下來,發表評論,這著實讓阿列克賽驚奇不已,此外,她還從這篇小說中摘錄了不少箴言,把一張紙塗得滿滿的。

過了一星期,他們就通起信來。郵局設立於一棵老橡樹的樹洞。娜斯佳暗中擔任郵差的職務。阿列克賽寫信都把字體寫得大大的,再把信送到那兒,也在那兒找到一張普通的藍色紙張,上面是心上人歪歪扭扭的筆跡。看來,阿庫莉娜已習慣高雅的語言風格,並且她的才智也大有長進。

與此同時,老別列斯托夫與穆羅姆斯基雖結識不久,來往卻越來越熱絡,很快就建立起友誼,原因不外乎如下:穆羅姆斯基常常想到,老別列斯托夫一旦過世,他所有產業都會轉到阿列克賽手中,如此一來,阿列克賽將會是本省最富有的地主之一,此外,他也沒有理由不娶麗莎為妻;至於老別列斯托夫方面,雖然認為穆羅姆斯基行為有些乖張(或者,按照老別列斯托夫的說法,英國式的愚蠢),但並不否認他也有許多可取之處,例如,鑽營的能耐難得一見,又是普隆斯基伯爵的近親,這位伯爵可是家世顯赫、權勢過人,對阿列克賽可能大有用處,另外,穆羅姆斯基,或許,很樂意(老別列斯托夫這樣想)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下嫁出女兒。在此之前,兩位老人家只是如此在心裡各自盤算,後來兩人竟彼此商量,相互擁抱,說好把事情搞定,便分頭張羅去了。穆羅姆斯基有一難處,就是要如何說服自己的蓓西與阿列克賽近一步交往,在那難忘的一餐之後,她還沒見過阿列克賽呢。似乎,他們彼此都看不上眼,至少每回老別列斯托夫登門造訪,阿列克賽不會跟著來到普里魯奇諾村,而麗莎也都退避房裡。不過,穆羅姆斯基這樣想,要是阿列克賽天天都能上他們家門,那蓓西必定會看上他。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時間會擺平一切的。

老別列斯托夫倒不怎麼擔心是否能心想事成。當天晚上,他把兒子叫進書房,點上煙斗抽了起來,沉默半晌,才開口說道:「怎麼你,阿列克賽,這麼久都不提起到部隊去的事啦?還是驃騎兵的制服已不再吸引你!……」「不是的,爹,」阿列克賽恭敬地答道,「我看得出來,您不願讓我進入驃騎兵。我理應聽從您的吩咐。」「那好啊,」老別列斯托夫說道,「我知道,你是聽話的孩子,這讓我很欣慰。我也不想強迫你,不想強迫你……馬上……擔任文職。不過現在倒想給你娶房媳婦。」

「要我娶誰呀,爹?」阿列克賽問道,一臉驚訝。

「穆羅姆斯基家的麗莎小姐,」老別列斯托夫回答,「這麼好的媳婦哪兒找啊,你說是吧?」

「爹,可我還不想成親呢。」

「你不想,可我卻為你想,而且是想了又想。」

「隨您怎麼說,穆羅姆斯基家的麗莎我一點都不喜歡。」

「以後就會喜歡。習慣了,就會相愛。」

「我不覺得我能夠讓她幸福。」

「她的幸福就不勞你操心了。怎麼?你就這般尊重老父的心意嗎?好哇!」

「隨您怎麼說,我不想結婚,就是不結婚。」

「你非得結婚不可,要不我就咒罵你,至於家裡產業,我發誓,我就變賣,然後揮霍一空,一文錢也不留給你!給你三天時間好好想一想,要不,你也不用來見我。」

阿列克賽知道,父親腦袋裡一旦有什麼念頭,套用塔拉斯.斯科季寧(註三)的話,你就是打死他,也不能改變他的主意。不過,阿列克賽跟他的老爹一樣,怎麼說也拗不過的。他回到自己房裡,左思右想,想起父親至高無上的權威,想起麗莎小姐,想起父親信誓旦旦要他變成窮光蛋,最後也想起阿庫莉娜。他第一次清楚發現,自己是如此火熱地深愛阿庫莉娜。他腦海裡浮現一個浪漫的念頭,就是娶一個農家女為妻,然後靠自己的勞動過活。他越思量,越覺得這個果敢行為是明智之舉。由於陰雨連綿,他們已有些時日沒在樹林會面了。他給阿庫莉娜寫了一封信,用的是最清晰的筆跡,以及最狂熱的語言,向她宣告,他們是大難臨頭,同時阿列克賽也向她求婚。他馬上把信送往郵局,也就是那個樹洞,然後對自己極感滿意地倒頭便睡。

次日,阿列克賽心念已決,一大清早就去找穆羅姆斯基,準備跟他開誠佈公。阿列克賽滿心期待能激起他寬宏大量之心,並讓他投向自己的陣線。「穆羅姆斯基老爺在家嗎?」他在普里魯奇諾村這位地主宅邸門階前停下馬,問道。「不在,」僕人回答,「老爺一大早就出門了。」「真不巧啊!」阿列克賽心想。「至少麗莎小姐在家吧?」「在家。」於是阿列克賽一躍下馬,把韁繩交到僕人手裡,未經通報便逕自往裡走去。

「一切都會解決的,」他暗想,並往客廳走去,「我要當面和她說明白。」──他一走進去……頓時愣住!麗莎……不,阿庫莉娜,黝黑可愛的阿庫莉娜,穿的不是粗布長衣,而是白色晨衫,正坐在窗前,閱讀他的信函。她讀得聚精會神,竟沒聽到阿列克賽走了進來。阿列克賽不禁高興得大叫。麗莎渾身顫動,舉起頭來,驚叫一聲,原想溜走。阿列克賽衝上前把她攔住。「阿庫莉娜,阿庫莉娜!……」麗莎拼命想掙脫……「Mais laissez-moi donc, monsieur; mais êtes-vous fou?(註四)」她重複地喊道,不住地扭過臉去。「阿庫莉娜!我的好友啊,阿庫莉娜!」阿列克賽一遍一遍地叫道,一面親吻她的手。杰克遜小姐見證這一幕,不知該如何是好。正當此時,門打了開來,穆羅姆斯基走了進來。

「啊哈!」穆羅姆斯基說道,「看來,你們事情都已處理妥當了……」

各位看官就不用我再多此一舉交代結局了。

伊.彼.別爾金小說集就此結束。


註一:蘭卡斯特(Joseph Lancaster, 1778-1838),英國教育家,他提倡的教學方法曾經在俄國流行,他的教學法是針對基礎教育學生採用互動式教學,亦即較高年級的學生在老師領導下,帶領低年級學生閱讀、寫字與算術。

註二:《貴族之女娜塔麗雅》(Наталья, боярская дочь, 1792)是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俄國著名感傷主義作家卡拉姆金(Н.М. Карамзин, 1766-1826)的中篇小說。

註三:塔拉斯.斯科季寧(Тарас Скотинин),十八世紀俄國著名劇作家馮維辛(Д. И. Фонвизин, 1744或1745-1792)的喜劇作品──《紈袴子弟》(Недоросль, 1782)中的人物。

註四:法文,表示「放開我,先生;您瘋了嗎?」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