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關於《別爾金小說集》2/4
刊登日期
2016-05-31 14:38:28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射擊〉:「對比」技巧與多元視角

普希金在《射擊》的故事結構、敘事方法、人物刻畫等方面,無所不在地運用「對比」技巧。文學作品中把「對比」技巧使用得如此淋漓盡致的,實在少見。對讀者而言,本作品中最顯而易見的「對比」是人物刻劃。故事的兩位主角――B伯爵與西爾維奧,剛好形成一明一暗、一白一黑的強烈對比。

例如:第一次決鬥,伯爵居上風,決鬥發生的背景是:春天、清晨、太陽升起。第二次決鬥,西爾維奧獲勝,故事強調伯爵是在夜晚的陰暗中看到西爾維奧。伯爵是明亮、燦爛的白馬王子,身上還集合以下特徵:年輕、快樂、英俊、富有、出身高貴、幸運、婚姻美滿、太太年輕貌美。西爾維奧則是黑暗英雄,與他相關的特徵與象徵還包括:出身較低、獨身、老頭兒、憂鬱、惡毒、黑色、手槍、射擊、復仇、決鬥、禍害、死亡等。最後,西爾維奧慘烈陣亡於司庫列尼戰役,而伯爵與如花美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兩人的結局與各自的形象完全符合,構成天壤之別的對比。

本小說另一特點是:多元的敘事觀點。普希金為了更完整地交代故事的來龍去脈,更立體地呈現故事人物,匠心獨運地創造三個「我」來敘述本篇故事。這三個敘事者是:一名軍官(從〈出版者前言〉的註腳得知,他是I. L. P.中校)、西爾維奧、B伯爵。讀者從這三人不同的視角,建立起兩位主人翁――西爾維奧、B伯爵的完整形象。

在I. L. P.中校眼中,西爾維奧集浪漫、傳奇與神祕於一身:「這種人物讓我覺得像是哪一部神祕小說的主角」。在B伯爵口中,西爾維奧是可怕的復仇者:「……也該讓他知道,西爾維奧是如何向我報了一箭之仇」、「這時西爾維奧……這一刻的他,說真的,非常恐怖……」。在中校與伯爵口中,西爾維奧應該是西方傳統盜賊小說(picaresque novel)中的浪漫式英雄人物。但西爾維奧在談自己時,則非常坦誠與寫實,他是有血有肉的凡人,會忌妒、會絕望、會喪失自信,也會有惡毒的念頭:「(B伯爵)在軍團裡與女性圈裡,都是無往不利,讓我徹底絕望」、「當時我因氣憤而激動不已,沒把握能打得準,為了讓自己有時間冷靜,我就拱手讓他開第一槍」(槍法並非百發百中)、「一個惡毒的念頭閃過我的腦海。我放下手槍」(放過B伯爵並非出於仁慈)。

至於B伯爵,雖然西爾維奧對他非常忌妒,但仍推崇伯爵比自己高明:「年輕,聰明,俊美,快樂得近乎狂野」、「他的俏皮話總是比我的更出人意表,更犀利難當,當然,也更好笑許多」。I. L. P.中校提起伯爵時也說,伯爵與伯爵夫人都身出名門,男的「儀表俊美」,女的「美人胚子」,因此他首次面對他們時是「忐忑不安」、「讓我侷促不安更勝於前」。在中校與西爾維奧眼中,B伯爵是標準的白馬王子式的浪漫英雄。但讀者也從伯爵口中看到,伯爵第二次面對西爾維奧時內心寫實、脆弱的一面:「這時我感覺渾身突然毛髮豎立」、「我腦子裡是天旋地轉……」、「我急瘋了,大聲叫道……」。

透過三個敘事人的描述,普希金先為小說兩位主人翁披上不同的浪漫外衣,再把光鮮亮麗的外衣撥開,揭露他們真實、平凡、軟弱的內在。其實,普希金更以暗示、迂迴的手法批判所謂浪漫英雄。普希金暗示,西爾維奧爭強鬥勝、以決鬥為樂事、以復仇為目的的人生,其實是一團黑暗,象徵死亡。至於白馬王子式的伯爵,內心也不光彩。第二次決鬥時,他已沒有再抽籤與再射擊的權利,但他都做了,在當時來講,這是不名譽的行為。更齷齪的是,相較於西爾維奧兩次饒他不死,伯爵兩次都瞄準西爾維奧腦袋射擊,想一槍將他置於死地(判斷根據:第一槍失手打中帽子,第二槍失手打中西爾維奧身後、牆上的圖畫)。難怪「伯爵手指著那幅被子彈射穿的圖畫;他滿臉發燒,像一團火」,而西爾維奧會對伯爵說:「我就把你交由你的良心裁判吧」。

〈暴風雪〉:命運之神的手

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決定了三個主角不同的命運。對弗拉基米爾而言,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精心安排竟成朝露幻影,喜劇開場卻悲劇收場;對瑪麗亞而言,心上人未能如期趕赴婚禮,又戰死沙場,豈知柳暗花明又一村,「真命天子」竟然另有其人,並莫名其妙地自動送上門來,愛情故事以悲劇開端,但以喜劇結尾;對布爾明而言,一場近乎胡鬧、誤打誤撞、與不知名女子的婚禮,三年之後才知,原來這是姻緣天定,一場鬧劇竟然變成喜劇。命運弄人,命運也造人,讓人不勝唏噓!

似乎冥冥中有一雙手(不妨把它名之為命運)在操弄著小說中這場暴風雪。暴風雪是殘酷的,也是充滿智慧的。明眼讀者不難看出,官卑職微(陸軍准尉)、家境貧寒的弗拉基米爾與年輕、富有、貌美的瑪麗亞,兩人並不匹配。也因此兩人的愛情為女方父母極力反對,瑪麗亞與父母的潛在衝突可想而知。暴風雪對弗拉基米爾雖然殘酷,但也解決瑪麗亞的難題。驃騎兵上校布爾明,戰爭英雄,外表俊美(「面露迷人的蒼白」、「非常討人喜歡」),從各方條件而言,他才是瑪麗亞的「真命天子」。因此布爾明一出現,其他追求者自動退讓,瑪麗亞的母親也很欣慰「自己的閨女終於找到足堪匹配的如意郎君」。其實,老天的智慧凡人難料,那場暴風雪早就穿針引線,將布爾明與瑪麗亞的命運綁在一塊。

暴風雪就是命運,命運就是暴風雪。小說中多次重複這項主題。面對決定命運的暴風雪,「苦命的弗拉基米爾再如何奮力一搏也都枉然」;私奔之前,「在決定命運的日子前夕,瑪麗亞徹夜難眠」;瑪麗亞的馬車奔馳在暴風雪中,「我們這就把小姐交代給命運之神的安排」;布爾明交待暴風雪之夜發生的事情時,表示:「好像有誰在推著我般……我按捺不住……便頂著暴風雪上路」、「現在要違抗我的命運,已經太遲了」。可以說,故事真正的主角是這場暴風雪,這也是何以本篇小說名之為〈暴風雪〉。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