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爾金小說集

標題
關於《別爾金小說集》4/4
刊登日期
2016-05-31 14:51:55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小姐與村姑〉:傳統與創新

本篇故事是很傳統的喜劇模式:一對青年男女(阿列克塞、阿庫莉娜)墜入情網,但好事多磨,往往遭到父輩的反對――男方父親堅持,阿列克塞必須迎娶貴族之女麗莎,最後劇情來個大轉折,問題便迎刃而解;這種轉折便是亞里士多德所謂的「發現」――原來阿庫莉娜就是麗莎。

在固定模式之中,普希金的創新在於,他表面上採用不少當時流行小說的老哏,實際上卻以嘲諷的口吻,運用「發現」的手法,顛覆固有小說的模式。例如:《小姐與村姑》的男主角阿列克塞的出場,「他是第一位以憂鬱、絕望之姿出現在她們眼前的人物,第一位向她們訴說逝去的歡樂與凋萎的青春;此外,他手上戴著黑色戒指,上面刻有死人頭像」,讓人想起十九世紀初流行於歐洲文壇的拜倫式浪漫英雄,都具有憂鬱、孤獨、悲觀、脫離人群的特色。難怪女主角麗莎未與他見面之前「……還以為他一臉蒼白……一臉憂鬱、若有所思……」。隨著劇情發展,大家才發現,孤獨、憂鬱的外表其實是阿列克塞的假面具,他原來是一個健康、快樂、熱情、活潑的小伙子。

還有一項老哏:小說以別列斯托夫、穆羅姆斯基兩家父輩人物的衝突為開端,讓讀者一度擔心,阿列克塞與麗莎的戀情是否會是《羅密歐與茱麗葉》的翻版。豈知劇情一轉,讀者便發現,兩家父輩的衝突其實沒啥大不了,老穆羅姆斯基一次意外摔落馬下,老別列斯托夫適時給予援手,兩家仇恨便從此煙消雲散。

另一項老哏源自於俄國感傷主義文學之父――卡拉姆津(Н. М. Карамзин, 1766-1826)的小說《可憐的麗莎》(一七九二)。卡拉姆津筆下的情節:貴族青年埃拉斯特與農家女麗莎相戀,埃拉斯特始亂終棄,麗莎最後投河自盡。這項類似主題在《別爾金小說集》中多次採用,普希金不但顛覆「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結局,各篇小說的處理方式也大不相同。〈暴風雪〉中,命運之手掀起一場暴風雪,活生生拆散貧窮准尉弗拉基米爾與富家女瑪麗亞的美好姻緣;〈驛站長〉中,貴族軍官明斯基與老驛站長之女杜尼婭,兩情相悅,不顧老驛站長的反對,堅持對愛的追求,終於獲得快樂美滿的婚姻;至於〈小姐與村姑〉中,大地主的兒子阿列克塞,不顧父親信誓旦旦要他變成窮光蛋的威嚇,仍然一心一意要娶鐵匠女阿庫莉娜為妻,最後意外發現,阿庫莉娜竟然是父親為兒子屬意的對象――貴族之女麗莎的化身,於是故事圓滿落幕。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