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一章:禁軍中士1/3
刊登日期
2016-06-15 15:33:06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第 一 章:禁 軍 中 士

──他要是進了禁衛軍,明天就是上尉。
──那倒不必;還是讓他下部隊吧。
──說的是!就讓他磨練磨練……
  ………………………………
不過,他的父親究竟是何許人?
       ──克尼亞日寧(註一)

家父,安得烈・彼得羅維奇・格里尼約夫,年輕時服役於米尼赫(註二)伯爵麾下,於一七某某年以一級少校銜退役。從那時起,他就在自己的辛比爾斯克村住下,娶了當地一個窮貴族的閨女為妻,她叫阿芙朵季婭・瓦西里芙娜・尤。我們家中有九個小孩,但我的兄弟姊妹都於襁褓時夭折。

承蒙我們家的近親──禁衛軍少校B公爵的關照,我還在娘胎時,就以中士身分,編入謝苗諾夫兵團(註三)。萬一母親生下的是女兒,父親只要告知主管單位,這位其實從未出生的中士已經死亡,那就行了。在完成學業之前,我都算是休假當中(註四)。那時我們受的教育不同於現在。打從五歲起,我就給託付到馬夫薩維里奇的手中,就因為他不喝酒,就讓他照料我。在他看管之下,十二歲時,我學會讀書寫字,並且能夠精準地判斷每隻伯爾扎亞犬的特徵。這時父親為我聘雇了一位法國先生──鮑普勒,他是從莫斯科聘請,跟著將要食用一年的葡萄酒與橄欖油一道而來。他的到來讓薩維里奇大感不快。「感謝上帝,」他嘀咕道,「看起來,這孩子梳洗吃飯,都有人照料。哪用白花錢請個法國佬,好像自家都沒人了!」

鮑普勒在自己國內是個理髮師,後來在普魯士當過兵,然後就來到俄羅斯pour être outchitel(註五),雖然他還不大明白這個詞是怎麼一回事。他是善良的小伙子,不過卻極度輕浮放蕩。他最大的弱點就是好色;他常常自作多情,而讓人家轟走,為此他就連日唉聲歎氣。此外,(按他的說法)他不和酒瓶作對,也就是(按俄國人說法)愛多喝幾杯。不過我們家裡通常只有在午餐時才端上葡萄酒,而且是每人一杯,斟酒時還常常把教師遺漏,如此一來,我這位鮑普勒很快就習慣了俄國的水果酒,甚至對它的喜愛更甚於自己祖國的葡萄酒,因為俄國水果酒對胃是好得不得了。我跟他很快就混熟了,雖然按合約他應該用法文與德文,教我所有學科,不過他寧可隨意地跟我學學俄語,用俄語胡亂地東扯西扯,──然後,便各幹各的事情。我們過得水乳交融。我無法期望有更好的教師了。不過,很快地命運就把我們分開了,事情是這樣的:

帕菈什卡,一個長得胖胖的、一臉麻子的洗衣女工,以及阿庫莉卡,一個獨眼的養牛女工,兩人不知怎地竟然說好同時跪倒在我母親腳下,一面自責自己心志不堅,一面哭哭啼啼地控訴這位法國先生如何利用她們的年輕無知勾引她們。母親認為這檔子事非同小可,便向父親告狀。父親隨即進行查處。他馬上要把這位法國騙子叫來,僕人告訴他,法國先生正在給我上課。父親便往我房間而來。這時鮑普勒正在床上呼呼大睡,我也在忙著自己的活。可要知道,人家為我從莫斯科訂購了一張地圖,一直掛在牆壁,一點用處也沒有。地圖又大,質地又好,對我早就是一種誘惑。我打定主意要用它做成一個風箏,於是趁著鮑普勒呼呼大睡,我便動手了。父親進門之際,我正於好望角安裝一條椴樹韌皮尾巴。看到我所做的地理功課,父親一把揪住我的耳朵,然後直奔鮑普勒而去,毫不客氣地把他叫醒,接著便是鋪天蓋地一頓痛罵。鮑普勒一陣慌亂,想爬卻爬不起來,這個倒楣的法國佬爛醉得像死人。管他新帳、舊帳,反正總帳一次算。父親抓住他的衣領,把他從床上拉起,推出門外,當天就把他攆出家門,對此,薩維里奇的高興自然不在話下。而我的受教生涯也就此結束。

我便過著無所事事的少年生活,追追鴿子,跟家僕的男孩們玩玩跳駱駝。這樣我就來到了十六歲。這時我的命運發生大轉變。


註一: 克尼亞日寧(Я. Б. Княжнин, 1742-1791),十八世紀俄國著名劇作家。上文引自他的喜劇《吹牛大王》(Хвастун, 1786)。

註二:米尼赫(Бурхард Кристоф Миних, 1683-1767),伯爵,原出生於今德國奧爾登堡,後遷居俄國,為俄國著名軍事和國務活動家,曾任陸軍元帥,但在伊莉莎白女皇(一七〇九-一七六二)於一七四一年即位後遭流放,直至一七六二年伊莉莎白女皇逝世,才恢復自由與地位。

註三:謝苗諾夫軍團(Семёновский полк)是俄國沙皇轄下一支具特殊地位、特殊權利的部隊,是於一六八三年由彼得大帝(一七六二-一七二五)於謝苗諾夫村(село Семёновское)設立。少年時的彼得大帝喜歡軍事遊戲,將他的玩伴組織成兩支少年軍團,謝苗諾夫軍團即其中之一。彼得雖於一六八二年立為沙皇,實際卻由他的異母姊姊索菲亞攝政。一六八九年,彼得帶領他的少年軍團推翻索菲亞,掌控政權。後來,謝苗諾夫軍團也成為皇室禁衛部隊。

註四:俄羅斯政府於一七一四年頒布命令,規定未曾服役部隊擔任過士兵的青年,不得晉升軍官。於是,有的貴族家庭為規避這項規定,運用各種關係,讓自己的子弟在成年之前,不用離家就已經登記在部隊之中。

註五:法文,表示「當教師」。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