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二章:帶路之人3/3
刊登日期
2016-06-15 16:13:47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次日早上,我很晚才醒過來,看到暴風雪已平息。太陽普照。一望無際的原野上鋪著一層雪,閃亮耀眼。馬兒已經套上馬車。我跟店家結帳,他向我們收費很公道,讓薩維里奇連爭執都免了,連習慣性的討價還價都不用,昨天對人家還疑神疑鬼的,現在都忘得一乾二淨了。我招呼了領路人,感謝他的協助,吩咐薩維里奇給他五十戈比喝酒去。薩維里奇皺皺眉頭。「五十戈比喝酒!」他說,「作啥?就為了你用車把他載到這客棧來?隨你的吧,少爺,咱們可沒那麼多閒錢。見到什麼人就給錢喝酒,那咱們很快就要餓肚子啦。」我無法和薩維里奇爭論。我已承諾,錢由他全權掌管。然而,未能對這個人表示謝意,總是讓我過意不去,就算他不是解救我於危難,至少把我從不愉快的困境中解圍。「好吧,」我冷冷說道,「要是你不願給五十戈比,那拿一件我的衣服給他。他穿得太單薄了,給他我的兔皮襖吧。」

「哪能啊,彼得少爺!」薩維里奇說,「作啥要把你的兔皮襖給他?這狗東西一到酒館,馬上換酒喝了。」
  「老頭,我會不會換酒喝,」我這位流浪漢說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們家少爺把他的皮襖賞賜給我,這是他少爺的心意,你這做奴才的不用多辯,聽命就是了。」
  「你就不怕上帝啊,土匪!」薩維里奇忿忿地回答他,「你看這孩子不懂事,巴不得搜刮他一番,就因為他天真老實啊。你要那兔皮襖作啥?你那鬼肩膀塞也塞不進去。」
  「請你不要自作主張,」我對老僕說,「快把皮襖拿出來。」
  「唉,我的上帝!」薩維里奇唉聲歎氣,「這兔皮襖差不多是全新的呀!給別人也罷,怎麼就給這窮光蛋酒鬼!」

話雖如此,皮襖還是拿來了。那漢子馬上試穿起來。說真的,這件皮襖我穿都嫌小,他穿起來當然緊了點。然而,他腦筋動得快,拆掉縫線,便把皮襖穿上。薩維里奇聽到縫線撕裂聲,差點哇哇大叫。流浪漢拿到我的禮物,非常開心。他送我上了車,並深深一鞠躬,說道:「謝謝,少爺!願上帝獎賞您的好心。我一輩子也忘不了您的恩情。」他自個兒趕路去了,我也繼續前行,薩維里奇一路悶悶不樂,我不予理會,沒多久便把昨天的暴風雪,把那位領路人,還有那件兔皮襖,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抵達奧倫堡,我逕自去見將軍。我看到一位男子,身材高大,但上了年紀有點駝背,一頭長髮已完全花白。他一襲老舊的軍裝都已褪色,讓我想起安娜女皇(註一)時代的軍人。他說話帶有濃重的德國口音。我把父親的信遞給他。一聽到父親的名字,他很快地看了我一眼,「我的上帝!」他說,「才多久前,好像,安得烈‧彼得羅維奇還是你這個年紀,可你瞧,現在他就有這樣的好小子啦!啊,時間好快啊,好快!」他拆開信,輕聲地念了起來,不時還加上幾句評語:「『敬愛的安得烈‧卡爾洛維奇鈞鑒,但願大人您……』幹嘛這麼客套?呸,他不害臊啊!當然,規矩是要緊的,但是給老同事寫信是這樣嗎?……『大人您沒忘記……』嗯……『還有……當時……已故明什麼元帥……行軍……以及……卡蘿琳卡……』

呵,兄弟!這樣看來他還記得我們調皮搗蛋的陳年舊事哩!『現在言歸正傳……我把犬子送到您麾下』……嗯……『把他套進刺蝟皮手套裡』……什麼是『刺蝟皮手套』?這想必是俄羅斯俗語……『套進刺蝟皮手套裡』是什麼意思?」他向我問道。

「這是說,」我儘量裝成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對他答說,「要溫柔對待,不要太嚴厲,多給一些自由,套進刺蝟皮手套裡(註二)。」

「嗯,了解……『還有對他不要太放縱』……不,看來,『套進刺蝟皮手套裡』不是這意思……『附上……他的證件』……它在哪兒呢?啊,這兒……『撤銷在謝苗諾夫兵團的登記』……好的,好的,一切照辦……『容我不懂禮數……以老同事和老朋友的身份擁抱你。』呵!終於想通了……如此等等……行了,小兄弟,」他唸完信,把我的證件擱到一旁,說道,「一切照辦,把你調往某個軍團當軍官,為了不浪費時間,你明天就前去白山要塞,歸米羅諾夫上尉指揮,他是一個善良、正直的人。你到那兒才叫貨真價實的軍旅生涯,也才能學會什麼叫紀律。在奧倫堡你無事可幹;生活太悠哉對年輕人有害無益。至於今天,就請你賞光,到我家用餐。」

「越來越難混了!」我心中暗想,「我打從娘胎裡就已經是禁衛軍中士了,但這對我有什麼好處!反倒讓我流落何處啦?到吉爾吉斯――卡伊薩克草原的邊界(註三),到窮鄉僻壤的要塞什麼軍團的!」

我就在安得烈・卡爾洛維奇那兒,連同他的老副官三人,一起用餐。近乎嚴厲的德國式節儉,在他的餐桌上一覽無遺。我想,他急著把我打發到衛戍部隊,部分原因是害怕他那單身漢的餐桌旁有時會看到我這個多餘的客人。第二天,我向將軍告別,直奔駐地而去。  


註一:安娜女皇(Анна Иоанновна, 1693-1740),俄羅斯女皇,在位期間是一七三〇年至一七四〇年。
註二:「套進刺蝟皮手套裡」,俄語原文是:держать в ежовых рукавицах,其實意思是「嚴加看管」。
註三:也就是位於當時俄國奧倫堡省與吉爾吉斯民族勢力範圍的交界處。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