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四章:決一生死1/3
刊登日期
2016-06-15 16:26:26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第 四 章:決 一 生 死

──那請了,擺好架式吧,
看我如何將你一劍刺穿!
    ──克尼亞日寧(註一)

幾週過去,對我來說,白山要塞的生活豈止是過得去,簡直是快活得很。司令家待我如親人。司令夫婦都是可敬可佩的人。米羅諾夫,小兵出身而晉升軍官,沒受過多少教育,為人簡單,卻極為正直、善良。他的太太事事管著他,這倒符合他那無憂無慮的天性。瓦西麗莎・葉戈羅芙娜就連軍務都看作家務,把要塞管理得頭頭是道,就像自己的小窩一樣。沒多久,瑪莎小姐見到我也不再靦腆。我們彼此認識了。我發現她是個懂道理、重感情的女孩。不知不覺我對這一善良人家心生依戀,甚至包括伊凡・伊格納季奇,那個獨眼的駐防軍中尉。對於這個中尉,施瓦布林漫天胡扯,說他跟瓦西麗莎・葉戈羅芙娜好像有不可告人的關係,其實這是連影子都沒的事,可是施瓦布林卻不理會這一套。

我獲晉升為軍官,但職務並未加重。在這受上帝眷顧的要塞,沒人來視察,不用出操,也不必派崗哨。司令有時隨興之所至操練一下士兵,但還不能夠讓所有的士兵分清哪邊是右,哪邊是左,儘管很多人為了不搞錯,每次轉身前都會在胸口畫畫十字。施瓦布林有幾本法文書。我便讀了起來,於是我對文學產生了興趣。每天早上我讀讀書,練練翻譯,偶爾寫寫詩。我幾乎都在司令家吃午餐,然後在那兒打發一天剩下的時光,偶爾格拉西姆神父也會帶著太太阿庫莉娜・潘菲洛芙娜過來;在我們地方上,這位神父太太搬弄是非可是排名第一。自然,我同施瓦布林天天見面,但他的話讓我覺得越來越無趣。他老是取笑司令一家人,我不喜歡聽,尤其是他對瑪莎小姐尖酸刻薄的評語。在要塞裡也沒有別的社交圈,不過我也不想要有。 儘管傳言不斷,卻並未有巴什基爾人騷動的情事。要塞四周是風平浪靜。豈知這種平靜卻斷送在一場內鬨。

我已說過,我涉獵文學工作。我嘗試性之作,在當時來說,是很不錯的,幾年之後,亞歷山大・彼得羅維奇・蘇瑪羅科夫(註二)對這些作品還讚賞有加。有一回,我寫了一首詩歌,自己相當滿意。眾所皆知,創作人有時會藉口徵詢人家意見,朗誦自己作品,以尋求知音。於是,我抄下歌詞,便拿去給施瓦布林,因為他是整個要塞唯一有能力鑑賞詩歌的人。我簡單說明來意,便從口袋掏出一本小筆記本,對他朗讀以下一段詩歌:

扯斷縷縷情絲,
要把美人忘,
哎,逃避著瑪莎,
妄想海闊天空的自由!

豈知那雙把我俘虜的眼神,
分分秒秒閃動在眼前,
騷擾我的心靈,
摧毀我的寧靜。

當妳知道我這相思之苦,
瑪莎,可憐可憐我吧,
瞧瞧我這悽愴的命運,
我是妳的俘虜。

「你覺得如何?」我問施瓦布林,以為準會獲得他一番讚美,對我那是當之無愧的獎品。哪知,結果很讓我掃興,施瓦布林平常為人謙和,這時卻斬釘截鐵地表示,我的詩歌寫得不怎麼樣。
  「怎會這樣?」我問道,努力掩飾自己的懊惱。
  「因為嘛,」他答道,「這樣的詩也只有我的老師瓦西里・基里雷奇・特列佳科夫斯基才會寫,很像他那彆腳的愛情詩句。」

於是他拿起我的小筆記本,開始對每一詞、每一行毫不留情地挑剔,也對我極盡刻薄地挖苦。我忍無可忍,便從他手中一把奪回我的小筆記本,並表示,今後再也不會讓他看我的作品。就連我的狠話,施瓦布林也是嘲弄一番。「我們等著瞧,」他說,「看你說話算不算數,寫詩的都需要聽眾,就像米羅諾夫飯前都要一杯伏特加。還有這瑪莎是誰?你對她表白濃情蜜意,吐露相思之苦。不就是瑪莎・伊凡諾芙娜嗎?」

「不干你的事,」我皺了皺眉頭,說道,「不管這個瑪莎是誰,不用你說三道四,也不用你猜東猜西。」
  「啊哈!好一個愛面子的詩人,又是害臊的情人!」施瓦布林又說著,越說越讓我火大,「不過嘛,可要聽聽朋友的忠告:你要想成功的話,勸你別用這些詩歌去求愛。」
  「先生,這話怎講?請說明白。」
  「樂意奉告。這就是說,你若想要瑪莎在黃昏後跟你來相會,你不要送她甜蜜的小詩,而是要送她一對耳環。」

我怒血沸騰。

「你何以如此看她?」我問,勉強壓抑著心中的怒火。
  「因為嘛,」他回答,惡狠狠地冷笑著,「我根據經驗了解她的性情和習慣。」
  「你胡說,卑鄙的小人!」我狂怒地大喊,「你撒了最無恥的謊言。」

施瓦布林臉色大變。

「這事不跟你善罷甘休,」他說,並緊緊抓住我的手,「你得跟我決鬥。」
  「好啊,隨時奉陪!」我答道,心中高興得很。這時我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


註一:克尼亞日寧(Я. Б. Княжнин, 1742-1791),著名劇作家。上文引自他以詩歌形式寫成的喜劇作品──《怪人》(Чудаки, 1793),本劇作於他過世後出版。
註二:蘇瑪羅科夫(Александр Петрович Сумароков, 1717-1777),十八世紀中期俄羅斯著名古典主義詩人。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