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四章:決一生死3/3
刊登日期
2016-06-15 16:52:34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第二天於約定時間,我已站在乾草堆後面,等待著我的對手。沒多久,他也出現了。「我們可能會被撞見,」他對我說,「要快一點。」我脫掉軍裝,只穿無袖短上衣,抽出長劍。這當兒,突然從草堆後面跳出伊凡・伊格納季奇,以及五、六位傷殘士兵。伊凡・伊格納季奇要我們去見司令。我們雖覺掃興,也只好聽從。士兵們把我們圍住,我們就跟在伊凡・伊格納季奇後面回要塞。伊凡・伊格納季奇押解著我們,像打了勝仗,邁開大步,得意洋洋。

我們來到司令家。伊凡・伊格納季奇打開了門,很莊嚴地宣告:「帶來了!」迎接我們的是瓦西麗莎・葉戈羅芙娜。「哎唷,我的兄弟呀!這像什麼樣?怎麼啦?這算什麼?在我們要塞裡行凶殺人哪。米羅諾夫司令,馬上把他們關起來!彼得!施瓦布林!把你們的長劍交過來,交過來,快交過來!芭菈什卡,把他們的劍放到儲藏室。彼得,我沒想到你會幹這種事。你不慚愧嗎?施瓦布林就算了,他就是因為殺人才遭禁衛軍除名,他是連上帝也不信的,可你呢?也要步入他的後塵啊?」

米羅諾夫上尉全然同意太太的話,說道:「聽到了嘛,瓦西麗莎・葉戈羅芙娜說得沒錯,決鬥是軍法明令禁止的。」這時,芭菈什卡拿走我們的長劍,收藏到儲藏室。我不禁失笑,施瓦布林則神色傲然。「儘管我很尊敬您,」他對瓦西麗莎・葉戈羅芙娜冷冷說道,「卻不得不指出,這不勞您費心對我們作評斷。這檔子事交給米羅諾夫司令吧,這是他的事情。」「呵!我的兄弟!」司令老婆反駁,「夫妻不是心靈相通、血肉相連嗎?米羅諾夫!你還發什麼愣?馬上把他們分開禁閉,只能啃麵包喝開水,讓他們頭腦清醒清醒。也讓格拉西姆神父對他們作宗教懲罰,讓他們向上帝禱告,祈求寬恕,並當眾懺悔。」

米羅諾夫上尉不知該如何是好。瑪莎小姐臉色慘白。風暴漸漸平息,司令老婆的氣也消了,她叫我們彼此親吻言和。芭菈什卡為我們取回長劍。我們走出司令家,表面上一副前嫌盡釋的樣子。伊凡・伊格納季奇陪我們走出來。「您不覺丟臉嗎?」我忿忿對他說,「您對我承諾不向司令報告,卻又把我們告發。」「我敢發誓,我什麼也沒跟司令說,」他回答,「是夫人盤查此事,我不能不說。她不經司令便自行處置。不過,感謝上帝,事情就這樣落幕。」話說完,他便轉身回家,留下施瓦布林跟我兩人。「我們的事情不能就此了結。」我對他說道。「還用說,」施瓦布林回答,「你要用你的鮮血償還你對我的無禮;不過,想必他們會對我們盯得很緊。這幾日你要做做樣子。再見!」於是我們便分手,像是什麼事也沒有。

回到司令屋裡,我跟往常一樣,坐到瑪莎小姐身邊。司令不在,夫人忙著家事。我們輕聲說著話。瑪莎小姐委婉溫和地責怪我,說我和施瓦布林爭吵,鬧得大家都不安寧。「聽說你要用長劍跟人決鬥,我簡直嚇昏了。」她說,「男人真奇怪!為了一句話,一個禮拜後可能忘記的一句話,就要拔刀相向,不但不顧老命,也不顧良心,不顧……別人家的擔心害怕。不過,我相信,這爭吵不是你挑起的。要怪,肯定怪施瓦布林。」

「妳為何這麼認為,瑪莎小姐?」
  「這嘛……他老是喜歡嘲笑人!我不喜歡施瓦布林。他讓我非常反感。可說也奇怪,我怎麼也不願意讓他同樣地不喜歡我。這讓我很害怕。」
  「那妳覺得如何,瑪莎小姐?他喜歡不喜歡妳?」

瑪莎小姐吶吶說不出口,滿臉通紅。

「我覺得,」她說話了,「我想,他喜歡。」
  「妳何以這麼覺得?」
  「因為他曾經向我求親?」
  「求親?他向妳求親?什麼時候?」
  「去年吧。在你來之前兩個月左右。」
  「那妳沒答應?」
  「這你該看得出來。施瓦布林,當然啦,是個聰明人,家世也好,又有家產;可我一想到,在婚禮上要當眾與他親吻……絕不行!怎麼也不行!」

瑪莎小姐這一番話讓我豁然開朗,讓我明白很多事情。我明白,何以施瓦布林老是對她尖酸刻薄地挖苦。想來,他發現我們彼此傾慕,便千方百計要離間我們的關係。引發我跟施瓦布林爭吵的那些話,現在看來更顯惡毒下流,因為這些話不是粗野不文的嘲笑,而是處心積慮的中傷。於是,我更一心一意想要懲戒這個造謠生事的無恥之徒,因此迫不及待適當時刻的到來。

我沒等多久。第二天,我寫作一首哀詩,正咬筆苦思韻腳的當兒,施瓦布林敲了敲我的窗戶。我放下手中筆桿,拿起長劍,走了出去。「還等什麼?」施瓦布林對我說道,「現在沒人盯著我們。到河邊去,那兒沒人礙事。」我們一語不發地走去。沿著陡峭的小路往下走,我們在河邊站住,拔出長劍。施瓦布林劍術比我嫻熟,可是我比他強壯、勇敢,而且曾經當過兵的法國先生──鮑普勒教過我幾手,我正好派上用場。施瓦布林沒料到我會是如此危險的對手。好一會兒我們彼此沒能給對方造成任何傷害;終於,我發現施瓦布林氣力漸漸放盡,於是我精神大振,對他步步進逼,幾乎把他逼近河裡。突然,我聽到有人吶喊我的名字,我回頭一看,看到薩維里奇沿著陡峭的小路往我跑下來……這時一把劍猛然刺入我右肩下方的胸部;我仆倒在地,不省人事。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