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五章:兒女情長1/3
刊登日期
2016-06-15 16:57:55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第 五 章:兒 女 情 長

啊,姑娘妳,美麗的姑娘!
年輕的妳,別急著嫁人;
姑娘,問問妳爹,問問妳娘,
問問爹娘,和那親朋與好友;
姑娘,積蓄妳的聰明與智慧,
聰明與智慧是妳的嫁妝。
          ──民歌

找到比我好的,妳會把我忘。
找到比我差的,妳會把我想。
          ──民歌

我甦醒過來,一時之間卻未能回神,不能理會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我躺在床上,在一間陌生的房裡,感到渾身乏力。床前站著薩維里奇,手中握著蠟燭。有個人小心翼翼在為我解開緊縛胸口與肩膀的繃帶。我思緒漸漸清楚。我想起和人決鬥,豁然大悟,自己受了傷。這時傳來吱呀一聲門響。「怎樣?他怎樣了?」一個聲音輕輕問道,一聽到這聲音我渾身為之一顫。「還是那樣,」薩維里奇嘆了一口氣,答道,「一直昏迷不醒,這已是第五天啦。」我想翻身,卻無能為力。「這是哪兒?誰在這兒?」我吃力說著。瑪莎小姐走到床頭,向我俯下身來。「怎樣?你覺得怎樣?」她說。「感謝上帝啦,」我答道,聲音微弱,「是妳嗎,瑪莎小姐?告訴我……」我無力說下去,停下話來。薩維里奇啊了一聲,臉上一片歡欣。「醒啦!醒啦!」他連聲說道,「謝謝你,主啊!哎呀,彼得少爺!你把我嚇壞了!這可是鬧著玩的?第五天啦!……」瑪莎小姐打斷他說話。「不要跟他說太多,薩維里奇,」她說,「他還虛弱得很。」她走出去,輕輕掩上門。我頓時思潮洶湧。如此說來,我在司令家裡,瑪莎小姐不時來看我呢。我想問問薩維里奇一些問題,哪知老頭兒直搖頭,捂住自己耳朵。我無奈地閤上眼睛,不一會兒便沉沉入睡。

一醒過來,我便呼叫薩維里奇,只見出現在我眼前的不是薩維里奇,而是瑪莎小姐,她用天使般的聲音迎接著我。這時內心那種甜蜜的感覺真是無法形容。我抓起她的手,貼在自己臉上,灑下感動的淚水。瑪莎沒把手抽回……突然,她的小嘴唇碰觸我的臉頰,我感受到火熱、鮮嫩的一吻。熱血竄流我全身。「親愛的,善良的瑪莎小姐,」我對她說,「做我的妻子吧,答應我,給我幸福。」她回神過來。「看在上帝分上,你要保持冷靜,」她抽回了手,說道,「你還沒脫離險境呢。傷口還會裂開。好好愛惜自己,哪怕為了我也好。」語聲剛落,她便走了出去,留我一人沉醉在歡樂中。幸福讓我精神振奮。她會是我的!她愛我呀!我想來想去全都是這些。

打從這時起,我的身體時時刻刻在復原。為我療傷的是團裡的一個理髮師,因為要塞裡沒有別的醫生,不過,感謝上帝,他並沒有自作聰明。由於年輕、體質好,我復原得很快。司令一家人都很照顧我,瑪莎小姐更是寸步不離我。不用說,逮到第一個適當機會,我便繼續前次中斷的話題,向她吐露心跡,而瑪莎小姐聽我說話也更有耐心了。她毫不扭捏做作,坦承對我的傾慕,並說,她父母對她的這份幸福當然會很高興。「不過,你要好好想一想,」她又說,「你父母那方面會不會反對?」

我陷入沉思。母親對我疼愛有加,那是毋庸置疑,不過,我知道父親的脾氣和思想,我覺得,我的愛情故事不太能打動他,他準會把我的愛情看成是年輕人的胡鬧。我老實向瑪莎小姐承認這點,不過也拿定了主意,給父親寫了一封信,儘可能寫得文情並茂,懇求父母的祝福。我把信拿給瑪莎小姐看,她認為信文懇切感人,深信一定能贏得父母的同意,於是她那戀愛中的少女芳心便滿懷希望地沉浸在柔情蜜意的喜悅之中。

身體康復後沒幾天我就和施瓦布林言歸於好。米羅諾夫為決鬥一事對我訓斥一番,又說:「哎,彼得!我本該把你關禁閉,不過,這樣你也算是受到懲罰了。至於施瓦布林還關在穀倉裡呢,有衛兵看守,他的長劍也被鎖起來,由葉戈羅芙娜看管。讓他好好想想,反省反省吧。」我滿心的幸福快樂,已容不下任何的仇恨。我開始為施瓦布林求情,好心的司令官,在自己妻子首肯下,也決定釋放施瓦布林。施瓦布林來看我,對於我們之間所發生的事,深表遺憾,並承認一切都是他的錯,請求我能忘掉過去的事。我天性不記仇,對於我們之間的爭執,以及他給我造成的創傷,我真心誠意地原諒了他。對於他搬弄是非一事,我看出,他是求愛不成,自尊心受傷而惱羞成怒,於是我便寬宏大量地原諒這位不幸的情敵。

很快我就恢復健康,可以回到我的住所。我迫不及待父母的回音,不敢有任何奢望,也努力壓抑悲傷的預感。跟葉戈羅芙娜與她的先生我尚未表明,不過我要是提親的話,應該不會讓他們意外。我也好,瑪莎小姐也好,在他們面前都不會刻意掩飾自己的感情,而我們早就胸有成竹,他們會同意的。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