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五章:兒女情長3/3
刊登日期
2016-06-15 17:10:44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我枯坐屋裡,滿腹愁腸,突然,薩維里奇打斷我的思緒。「你看看,少爺,」他說著,遞給我一張寫得滿滿的信紙,「你看吧,我是不是告自己主子的狀,我是不是挑撥你們父子失和。」我從他手中拿過信紙,原來是薩維里奇的回信。回信一字一句照抄如下:

安得烈・格里尼約夫,我們仁慈的老爺!

 您寬宏大量的來函我已收到。來函中您對我這個奴僕大發雷霆,說我不知羞恥,未能遵照主子吩咐行事。我不是老狗,而是您忠心的奴僕,從來都是聽從主子指示,盡心效力,直到如今頭髮斑白。至於彼得受傷一事,我未寫信向您報告,是不想平白無故讓您擔心害怕。聽說,我們夫人阿芙朵季婭・瓦西里芙娜受驚而臥倒在床,我要祈禱上帝,保佑她安康。彼得少爺傷在右肩下面,胸部一塊肋骨下方,深一俄寸半(註一)。我們把他從河邊抬到司令家中後,他就一直在那兒休養,由本地一位理髮師斯捷潘・帕拉莫諾夫治療。感謝上帝,彼得少爺現已痊癒,對於他,除了好話,沒啥可說了。聽說,長官對他都很滿意,而瓦西麗莎・葉戈羅芙娜待他如親生兒子。至於他發生如此意外事件,不以既往責怪好漢;馬有四條腿,都難免亂蹄。您來信說要派我去養豬,那就看主子心意,我自當俯首遵命。

您忠心耿耿的僕人                                                                           阿爾希普・薩維里奇

讀著好心老頭的信,我好幾次忍不住失笑。我無法給父親回信,至於安慰母親嘛,我覺得,薩維里奇這封信已足足有餘。

打從這時起,我的狀況發生變化。瑪莎小姐幾乎不跟我說話,並且千方百計閃避著我。我再也不喜歡踏足司令家門。漸漸我習慣一個人留在自己屋裡。起初葉戈羅芙娜還為此責怪我,但看到我執意如此,就不再管我了。我和米羅諾夫司令見面,也只有在公務需要的時候。跟施瓦布林很少碰面,也不想跟他碰面,尤其我發現他一直對我懷恨在心,這也證實我的懷疑。我覺得,日子變得萬般無趣。寂寞孤獨,無所事事,讓我愁懷不展。在孤獨裡,愛火更在我內心熱烈燃燒,讓我越來越痛苦不堪。我無心閱讀,無心文學,我的情緒跌落谷底。我擔心我或許會發瘋,或者會墮落。這時卻發生意外事件,突然強烈而有益地震撼我的心靈,也給我的生命帶來重大的影響。  


註一:一俄寸(вершок)等於四・四四公分。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