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七章:大軍壓境1/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7:30:27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第 七 章:大 軍 壓 境

我的頭兒,親愛的頭兒,
躬忠體國的頭兒!
親愛的頭兒戎馬一生
整整三十又三個寒暑。
唉,親愛的頭兒掙得
不是財富,不是歡樂,
也不是美言佳話,
更不是高官顯貴;
親愛的頭兒只有掙得
高高的木柱兩根,
打橫的楓木一段,
還有
絲製的絞索一條。
    ──民歌

當夜我沒睡覺,也沒寬衣。我想在天亮趕到要塞門口,瑪莎小姐會從那兒出發,我要到那兒和她作最後一別。我感受到內心天翻地覆的變化:讓我最沉重難耐的與其說是心裡的不安,倒不如說是愁苦,一種沒多時之前才襲上心頭的愁苦。離別的憂鬱中交織著模糊卻也甜蜜的希望,還有面臨危機逼近的焦躁,以及高貴的榮譽感。黑夜不知不覺地過去。我才正要出門,大門卻突然打開,下士前來報告說,我們的哥薩克人趁著黑夜離開要塞,並強行押走尤萊,而且要塞附近有來歷不明的人馬四處活動。一想到瑪莎小姐已來不及出城,讓我心驚不已。我匆匆交代下士幾句,便直奔司令而去。

天已大亮。我奔跑在街上,忽然聽到有人叫我。我停下腳步。「您去哪兒?」伊凡・伊格納季奇追趕了過來,說道,「司令人在寨牆上,要我來叫您。普加喬夫來啦。」「瑪莎小姐走了沒?」我問,心裡怦然跳動。「沒來得及,」伊凡‧伊格納季奇回答,「通往奧倫堡的道路已被切斷,要塞被包圍了。事情不妙呀,彼得!」

我們前去寨牆,那而是天然隆起的高地,再鞏固以密樁柵欄構築而成。要塞居民都已聚集在那兒,駐軍持槍而立,大砲也於昨晚拖到那兒。司令在兵力薄弱的隊伍前踱來踱去。這位老戰士久經沙場,這時危機逼近,反顯得鬥志高昂,精神抖擻。離要塞不遠的草原上,有二十來人騎馬四下奔馳。看來,他們是哥薩克人,不過,其中也有幾個巴什基爾人,從他們的山貓皮帽與箭袋一看便知。司令繞行隊伍,對士兵說道:「兄弟們,今天我們挺身而起,捍衛女皇陛下,並向全天下證明,我們是英勇威武、效忠誓言的戰士!」士兵齊聲大呼,表示效忠。施瓦布林站立在我身邊,凝視敵軍。那些人原來在草原上四下奔馳,發現要塞裡有所動靜,便聚攏會商。司令吩咐伊凡・伊格納季奇把大砲對準他們那堆人,並親自點燃導火線。炮火呼嘯一聲,便從他們頭上飛過,並未造成他們任何傷亡。那些騎士頓時四散,疾馳而去,不見人影,草原上恢復一片空蕩。

這當下葉戈羅芙娜來到塞牆,瑪莎不願離開她身邊,也跟著來。「喂,怎樣啦?」司令夫人說道,「戰事進行如何?敵軍在哪兒?」「敵軍在不遠的地方,」司令回答,「上帝保佑,一切都將無事。怎樣,瑪莎,妳害怕嗎?」「不會,爸爸,」瑪莎小姐回答,「一個人在家還可怕些。」這時她看了我一眼,強露微笑。想到昨晚才從她手中接過長劍,我不由自主緊握劍把,好似要用劍捍衛自己的心上人。我的心一片火熱。我想像自己是她的救美英雄。我渴望證明,自己值得她的信賴,並迫不及待決戰時刻的到來。

這時候,離要塞半俄里處的高崗後面閃出一批又一批的騎士,霎時草原上四處佈滿武裝人馬,手持長矛,身配弓箭。當中一人跨騎白馬,身穿紅衣,手執馬刀,這人正是普加喬夫。只見他勒馬停步,便有人圍攏過去,顯然,在他的號令下,四人越眾而出,縱馬飛奔,來到要塞底下。我們認出他們是叛逃的哥薩克人。其中一人將一張紙舉到皮帽邊,另有一人手持長矛挑著尤萊的頭顱,長矛一揮,頭顱便越過柵欄,朝我們飛來。這可憐的卡爾梅克人的頭顱落到司令腳下。叛逃的哥薩克人大聲吶喊:「不要開槍,出來謁見皇上陛下。皇上已經駕到!」

「我讓你們瞧瞧!」司令大喝一聲,「兄弟們,開槍!」我們的士兵一陣齊射。手持書信的哥薩克人身子晃了晃,便滾落馬下,其他的人則撥馬回跑。我看了看瑪莎小姐。她先是目睹尤萊血淋淋的頭顱,已是大為震撼,後又聽到槍聲齊發,震耳欲聾,似乎已嚇昏。司令叫來下士,要他去把喪命的哥薩克人手中的書信拿來。下士走出野外,回來時順手帶著死者的馬兒。他把書信遞給司令。米羅諾夫把信看過,就撕成碎片。這時亂匪顯然已蓄勢待發。沒多久,子彈便在我們耳邊呼嘯而過,有幾枝箭射進我們身邊地上和柵欄。「葉戈羅芙娜!」司令說,「這兒沒娘兒們的事,把瑪莎帶走,妳瞧,這丫頭已經嚇得魂不附體啦!」

在呼嘯的彈雨中,葉戈羅芙娜不發一語,往草原瞥了一眼,看來草原上亂匪就要大舉來犯,於是轉身對丈夫說道:「孩子的爹,生死天注定。你給瑪莎祝福吧。瑪莎,到妳爹這兒來。」 瑪莎一臉蒼白,渾身哆嗦,走到米羅諾夫跟前,跪倒在地,給父親磕了頭。司令老兒給她畫了三次十字,然後把她扶起,對她說話連聲音都變了:「嗯,瑪莎,祝妳幸福。要向上帝禱告,祂不會離棄妳的。要是找到好人家,願上帝賜與你們愛心與箴言。好好過活,就像我和妳娘一樣。好啦,再會吧,瑪莎。葉戈羅芙娜,趕緊帶她離開。」瑪莎撲上去摟住他,號啕大哭。「我們也親吻一下吧,」司令夫人哭了起來,說道,「再見了,我孩子的爹。原諒我吧,要是過去我有什麼得罪你的地方!」「再見吧,再見,孩子的娘!」司令說著,一把抱住他的老伴,「好吧,行了!去吧,回家去吧。要是來得及,給瑪莎穿上農家袍子吧!」司令夫人帶著女兒離去。我目送瑪莎小姐走去,只見她回過身來,對我點了點頭。這時司令轉頭面向我們,他已全神貫注在敵軍。亂匪聚攏在他們首領四周,忽然,他們紛紛下馬。「現在要堅決挺住,」司令說,「敵軍就要發動攻勢了……」剎那間,響起可怕的尖叫與吶喊,群匪便飛奔起來,直撲要塞。我們的大炮已裝填霰彈。司令讓他們前進到最近的距離,突然,大炮便再度開火。炮火正落群匪當中。亂匪往兩邊散開並後退。唯獨他們首領一人留在前面……他揮舞馬刀,好像很狂熱地鼓動著手下……稍息片刻後,尖叫與吶喊再度響起。「喝,兄弟們,」司令說,「現在打開塞門,擂起戰鼓。兄弟們!前進,跟著我,出擊!」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