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七章:大軍壓境2/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7:32:27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司令、伊凡・伊格納季奇和我轉瞬間已衝出塞牆之外,哪知駐防部隊卻心驚膽寒,動也不動。「兄弟們,你們幹嘛站著不動?」米羅諾夫大吼,「死就死吧,這是我們的天職呀!」這時,亂匪向我們衝來,並湧進要塞。鼓聲停息,駐衛軍紛紛拋下槍枝,我被推倒在地,不過我又爬起來,並和亂匪一起進了要塞。司令頭部受傷,站在一群匪徒之間,匪徒要他交出鑰匙。我本要衝過去救援司令,幾名孔武有力的哥薩克人把我抓住,用腰帶把我捆綁起來,並說道:「你們抗旨不尊,有你們好看的!」我們被拖著走在街上。百姓紛紛走出家門,獻上麵包與食鹽(註一)。陣陣鐘聲響起。突然人群中傳來吶喊,說皇上在廣場等候俘虜,並接受眾人宣誓效忠。人潮便蜂擁往廣場而去,我們也被拖到那兒。

普加喬夫在司令家的臺階上,坐在安樂椅上。他身穿哥薩克紅袍,上下都繡著金色飾邊。高高的貂皮帽帶有金色流蘇,直逼他一雙炯炯發亮的眼睛。我覺得他頗為面善。哥薩克頭目環繞在他身邊。格拉西姆神父滿臉發白,渾身哆嗦,站在臺階旁,手持十字架,似在默默懇求饒恕面臨死難的階下之囚。廣場上很快地立起了絞刑架。當我們走近,幾名巴什基爾人驅開人群,把我們帶到普加喬夫面前。這時鐘聲停息,頓時鴉雀無聲。「哪個人是司令?」這位自封的皇帝問道。我們那位哥薩克士官越眾而出,指了指米羅諾夫。普加喬夫眼神讓人生畏,看了一眼老頭兒,對他說道:「你怎敢反抗我,和你的皇上作對?」司令受了傷,疲累不堪,這時鼓足最後力氣回答,聲音仍然堅定:「你不是我的皇上,你是賊,是冒牌貨,你聽到沒!」普加喬夫一臉陰沉,皺起眉頭,揮揮白色手帕。幾名哥薩克人便把上尉老頭兒揪住,拖到絞架前面。絞架的橫木上騎坐著一個殘疾的人,他正是昨天被我們刑求的那個巴什基爾人。他手上抓著一條繩索,我旋即看到可憐的米羅諾夫已被吊到半空中。接著又把伊凡・伊格納季奇帶到普加喬夫前面。「你向彼得・費多羅維奇(註二)皇帝宣誓效忠吧!」普加喬夫對他說。「你才不是我們的皇帝,」伊凡・伊格納季奇回答,把上尉的話再說一遍,「這位大叔,你是賊,是冒牌貨!」普加喬夫再次揮動手帕,這位善良的中尉便懸掛在老長官的身邊。

接著輪到我了。我悍然無畏地望著普加喬夫,準備把兩位同袍大義凜然的答話重述一次。豈知我竟然看到施瓦布林,他頭髮剃成一個圓圈,身穿哥薩克長袍,站在亂賊的頭目之間,我這時的錯愕真是筆墨難以形容。他邁步向前,在普加喬夫耳邊說了幾句話。「把他絞死!」普加喬夫說道,對我已經連瞧都不瞧一眼。我的脖子被套上繩索。我暗自禱告,虔誠地向上帝懺悔自己的一切罪孽,並祈求拯救所有我親愛的人。我被拖到絞架。「別怕,別怕。」行刑人對我說了幾聲,或許,真的想要鼓舞我的勇氣。突然我聽到一聲吶喊:「等等,你們這些該死的!等等!……」劊子手都住手了。我一瞧,只見薩維里奇俯身在普加喬夫腳下。「我的老祖宗呀!」可憐的老頭說道,「殺了我家少爺你有啥好處?你放了他吧!放了他你可換得我們的贖金;你要殺雞儆猴,那不妨下令絞死我這老頭兒吧!」普加喬夫做個手勢,他們馬上把我解下繩索,放開了我。「我們主子饒你一命。」他們對我說。能逃過一劫,這當下我說不上高興,但也說不上遺憾。我的感覺是一團混亂。我又被帶到冒牌皇帝之前,我被迫向他下跪。普加喬夫向我伸出一隻青筋暴起的手。「親吻手,親吻手!」我身旁有人說話。不過,我寧可遭受極刑,也不願如此卑躬屈辱。「彼得少爺,」薩維里奇站在我身後,推了推我,細聲說道,「別拗啦!這算得了啥?吐個口水,就吻吻這匪……(呸!)就吻吻他的手吧。」我動也不動。普加喬夫把手放下,譏笑說道:「這位少爺想是高興得糊塗啦。扶起他吧!」他們扶起了我,把我釋放。於是我就觀看他們繼續上演這齣恐怖的鬧劇。

百姓開始宣誓效忠。他們一個挨著一個走向前去,親吻十字架,然後向這冒牌皇帝行禮致敬。駐防要塞的士兵也都站在這兒。連隊裡一位裁縫拿著一把不怎鋒利的剪刀,先為他們剪辮子。然後他們抖落一身的髮屑,走向前去親吻普加喬夫的手,普加喬夫也表示寬恕他們,並接受他們入伙。這一切進行了約莫三個鐘頭。終於,普加喬夫從安樂椅上站了起來,在眾頭目簇擁下步下臺階。手下牽來一匹白馬,配備有豪華的馬具。兩名哥薩克人扶他上馬。他告訴格拉西姆神父,要在他家吃飯。這時,傳來一個女人的尖叫聲。幾名亂匪拖著葉戈羅芙娜走到臺階,只見她披頭散髮,全身被剝個精光。一名亂賊已經穿起她的坎肩,其他的人則把絨毛褥子、箱子、茶具、衣服、床單、以及家中各種瓶瓶罐罐,紛紛往外搬出。「我的大爺呀!」可憐的老太婆叫喊,「行行好吧。我的各位祖宗,帶我去米羅諾夫那兒。」突然她看到絞架,認出自己的丈夫。「你們這些惡賊!」她瘋狂地尖叫,「你們拿他怎麼啦?我親愛的米羅諾夫,你是英勇的戰士!普魯士人的刺刀,土耳其人的子彈都沒能傷你一根汗毛;在光榮戰役裡你也沒捐軀,豈知把老命斷送在亡命天涯的刑犯手裡!」「讓這老妖婆給我閉嘴!」普加喬夫說道。一名年輕哥薩克人往她腦袋一刀劈下,她翻身倒地,死在臺階。普加喬夫騎馬離去,眾人蜂擁衝出,跟在後面。  


註一:根據俄國人習俗,捧著麵包與食鹽迎接客人,是對貴賓表示熱烈歡迎之意。
註二:彼得‧費多羅維奇(Пётр Фёдорович Романов, 1728-1762)本是沙皇彼得三世的名字。普加喬夫假冒彼得三世之名,自立為皇,因此採用這個名字。一七六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即位才半年的彼得三世,由於妻子葉卡捷琳娜(Екатерина Алексеевна, 1729-1796)發動宮廷政變,而遭罷黜,並於七月十七日遭毒死(另外的說法是遭勒死),他的妻子則登基為皇,也就是葉卡捷琳娜二世(或者譯為「凱薩琳大帝」、「凱薩琳女皇」)。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