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九章:臨別依依2/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7:59:12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說實在,我是膽戰心驚,擔心我這可憐的老僕恐遭不測。他本想再加以說明,可是普加喬夫把他打斷:「你竟敢拿這種雞毛蒜皮的事跟我糾纏?」他喝道,從書記長手裡一把抓過那紙條,往薩維里奇臉上扔去。「蠢老頭!東西搬光,算什麼天大的事?你這老傢伙,應該天天為我跟我的弟兄們祈禱上帝,因為你和你家少爺沒跟那些違抗聖命的人一起絞死在這兒……兔皮襖嘛,我會給你兔皮襖!知道嗎?我要叫人活剝你的皮做成皮襖。」

「那就請便,」薩維里奇回答,「我是個下人,顧好主子的家當是我的本份。」

普加喬夫看來是動了惻隱之心。他不再多說,撇過臉去,撥馬便走。施瓦布林與眾頭目跟隨他而去。所有幫眾井然有序地離開要塞。民眾也去為普加喬夫送行。廣場上留下我跟薩維里奇。我的老僕手握清單,兀自審視一番,面露不勝惋惜之色。

他見普加喬夫對我頗有好感,便想好好利用,不過他的如意算盤卻落了空。我覺得他熱心過度,本想罵他幾句,卻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你笑吧,少爺,」薩維里奇回答,「笑吧,等到咱們須重新添購所有家當的時候,你就知道好笑不好笑。」

我趕忙前往神父家裡探視瑪莎小姐。神父太太一看到我,就說出一個讓人難過的消息。夜裡瑪莎小姐發起高燒,昏迷不醒,不住胡言亂語。神父太太把我帶到她的房間。我悄悄地走到她的床前。她的臉變了模樣,讓我大吃一驚。她認不出我來。我在她床前站了好久,聽不進格拉西姆神父和她好心的太太說什麼,他們好像是在跟我說些安慰的話。我愁思洶湧。這個舉目無親的可憐孤女落入窮凶惡極的亂匪之手,我又無力相救,讓我憂心忡忡。施瓦布林,最讓我心驚膽寒的就是這個施瓦布林。他獲得假皇帝授權,指揮要塞,而可憐的女孩是他報仇的無辜對象,又身陷要塞,他將可為所欲為了。我該如何是好?如何助她一臂之力?如何把她救出惡賊魔掌?只剩一個辦法可行:我打定主意,立即飛奔奧倫堡,催促救兵收復白山要塞,可能的話,自己也助上一臂之力。我便向神父與神父太太告別,並且情緒一陣激動,交代神父太太多多照顧瑪莎,這女孩我已視為自己的妻子了。我抓起這可憐女孩的手親了親,淚水潸然而下。「再會吧,」神父太太送我出門,並說道,「再會吧,彼得。或許我們在好年頭還會再見面呢。可別把我們忘記,多多給我們來信吧。除了您啊,可憐的瑪莎小姐找不到什麼安慰了,她已經無依無靠啦。」

來到廣場,我駐足一會兒,看了看絞架,往它鞠個躬,便走出要塞,踏上往奧倫堡的大道,薩維里奇跟在身旁,寸步不離。

我走著,滿懷心事,突然從身後傳來馬蹄聲。我回頭一看,一名哥薩克人騎著馬兒從要塞奔馳而來,手中還用韁繩牽著一匹巴什基爾馬,並從老遠跟我打手勢。我停下腳步,認出是我們那個哥薩克士官。他來到跟前,跨下馬背,遞給我另一匹馬的韁繩,說道:「大人!我們主子賞賜您一匹馬兒,還把他自己身上的大衣也賞給您啦(馬鞍上繫著一件羊皮襖)。還有……」士官還要說話,卻又支支吾吾的,「他賞賜給您……五十戈比……可我在路上弄丟了;請您寬宏大量,多原諒。」薩維里奇斜睨他一眼,嘟囔說道:「路上弄丟!那你懷中叮噹響的是啥?無恥!」「我懷中叮噹響的是啥?」那士官回嘴,一點都不覺害臊,「得了吧,老人家!那是馬嚼子叮噹作響,可不是五十戈比的錢。」「好啦,」我打斷他們爭吵,說道,「代我跟那個派你來的人表示謝意;至於那丟掉的五十戈比,你回程路上仔細找找,拿去買酒喝吧。」「感激不盡,大人,」他調轉馬頭,答道,「我會天天為您禱告。」話聲剛落,人已經騎著馬往回直奔,同時一隻手撐著懷裡,旋即消失在眼前。

我穿上皮襖,登上馬背,讓薩維里奇騎在我身後。「你瞧,少爺,」老頭兒說,「我向那騙子投訴,可沒白忙一場。這賊子還算有良心呀,雖然這匹又高又瘦的巴什基爾駑馬,以及一件羊皮襖,還抵不過他們那幫土匪從你那兒偷走的和你施捨給他的東西的一半。不過,還算不錯,能從惡犬身上扒下一撮毛也好。」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