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十章:叛軍圍城2/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8:07:53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有一回,我們很難得地擊散並趕跑好一大群的敵軍,我策馬衝向一名掉隊的哥薩克人,正要將手中土耳其馬刀當頭劈下,卻見這人脫下帽子,高聲喊道:
  「您好,彼得大人!近來可好?」

我舉目一瞧,認出是我們那位士官。我看到他有說不出的高興。
  「你好,馬克西梅奇,」我對他說道,「你從白山要塞出來好久了嗎?」
  「不久,彼得大人,昨天才回來。我給您捎來一封信。」
  「在哪兒?」我大聲叫起,滿臉漲紅。
  「我隨身帶著,」馬克西梅奇答道,伸手入懷,「我答應芭菈什卡,無論如何要把信給您帶到。」說著,他把一封折好的信遞給我,然後調馬便走。我展信閱讀,內心不住顫抖,信文如下:

上帝旨意,讓我頓失雙親,從此世上我無一親人,無人眷顧。我只能求助於你,我知道,你從來都是希望我好,你對任何人都樂於幫助。我向上帝祈禱,無論如何要讓這封信落到你手中。馬克西梅奇答應把這封信送交給你。芭菈什卡也聽馬克西梅奇說道,他常常在你們出擊時老遠看到你,說你一點都不顧惜自己,也沒想到那些含淚為你禱告上帝的人。我病了好久;等到我病好了,那個取代先父指揮我們要塞的施瓦布林便以普加喬夫作為要脅,強迫格拉西姆神父把我交給他。我現在住在自己的房子,有衛兵監視。施瓦布林逼著我嫁給他。他說,他救了我的命,因為神父太太告訴那些賊子我是她侄女時,他掩護神父太太的謊言。但是,與其嫁給施瓦布林這種人為妻,我寧願死去。他逼我逼得很緊,威脅說,要是我不回心轉意,不同意嫁給他,他就把我送交那賊子陣營,他說,要讓我落得跟麗莎維塔・哈爾洛娃(註一)一樣的下場。我要求施瓦布林讓我想一想。他同意再等我三天,要是三天過後我不嫁給他,他將饒我不得。彼得少爺!你是唯一能庇護我的人,請為我這苦命人挺身而出吧!你求求將軍和所有長官趕快派遣大軍前來援助我們,要是能夠,你也前來吧。                                                                       永遠忠心於你的孤女                                                                         _瑪莎・米羅諾娃(註二) _

看完這封信,我簡直要發瘋了。我毫不留情地用馬刺催促我那可憐的馬兒,飛奔城內。一路上,我東想西想,該如何救出這可憐的女孩,卻想不出任何計策。回到城裡,我直奔將軍府,急匆匆找上他本人。

將軍正在屋裡來回踱步,兀自抽著他那海泡石煙斗。一見到我,他便停下腳步。想必我這樣子讓他大吃一驚,他關切地問道我匆匆而來所為何事。
  「大人,」我對他說,「我把您當成親生父親般地有求於您。看在上帝分上,不要拒絕我的請求,這事攸關我終身的幸福。」
  「怎麼回事,老弟?」老將軍問道,一臉詫異,「我有什麼能為你效勞的?說吧。」
  「大人,請下令讓我帶領一連人馬以及五十名哥薩克人,讓我去掃蕩白山要塞。」

將軍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想必以為我發瘋了(這一點他幾乎沒有猜錯)。
  「哪行啊?掃蕩白山要塞?」他終於說出話來。
  「我保證,一定成功,」我火熱地回答,「只要您讓我去。」
  「不行啊,年輕人,」他說著,搖了搖頭,「這麼長的距離,敵人可輕而易舉地切斷你們和主要戰略據點的聯繫,把你們徹底殲滅。聯繫一被切斷……」

我見他一味從軍事上進行推理,大為心急,連忙打斷他說話。
  「米羅諾夫上尉的女兒給我寫了一封信,」我對他說,「她請求救援,施瓦布林向她逼婚。」
  「真的嗎?哦,這個施瓦布林真是十足的Schelm(註三),要是他落到我手裡,我一定下令在二十四小時內對他進行審判,把他掛到要塞城牆上槍斃!不過,暫時要先忍耐……」
  「忍耐!」我失聲叫道,「可這時他就要娶了瑪莎小姐呀!……」
  「喔!」將軍不以為然,說道,「這也算不得什麼壞事,她最好還是暫時作施瓦布林的妻子吧,這樣施瓦布林還能庇護她呢。到時我們把施瓦布林槍斃了,她還能再找丈夫的。標緻的小寡婦不會寂寞的。我的意思是說,小寡婦找丈夫比大姑娘容易的。」
  「我寧願去死,」我說著,人簡直要發瘋了,「也不能把她讓給施瓦布林!」
  「哎呀呀!」老將軍說道,「現在我弄懂了,看來你愛上了瑪莎小姐。哦,這又另當別論了!可憐的小伙子!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不能給你一連的人馬以及五十名哥薩克人。這樣的冒險過於輕舉妄動。我負不起這樣的責任。」

我垂下頭,滿心絕望。突然,我的腦海閃過一個念頭,至於這是什麼念頭呢,各位看官,正如古代小說家所言,且待下回分解。  


註一:麗莎維塔‧哈爾洛娃(Лизавета Харлова)是當時奧倫堡地區塔季謝夫要塞司令的女兒,也是下湖要塞司令的太太,塔季謝夫與下湖兩要塞分別遭普加喬夫攻陷,麗莎維塔‧哈爾洛娃的父母與丈夫都遭普加喬夫處死,麗莎維塔‧哈爾洛娃則淪為普加喬夫的情婦,後遭普加喬夫的心腹殺死。
註二: 大多數俄國人的姓氏男女有別,也就是同一姓氏,男生與女生字尾不同。因此,米羅諾夫(Миронов)上尉的女兒的姓氏譯為:米羅諾娃(Миронова)。
註三:德文,表示「騙子」、「狡猾的人」。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