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十一章:亂賊營寨2/4
刊登日期
2016-06-15 18:21:20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我走進小屋,或者是那些漢子所謂的官邸。屋裡點著兩盞油脂蠟燭,牆上裱著金色壁紙;不過,幾張長凳,一張桌子,吊在繩子上的一個洗臉盆,掛在釘子上的一條毛巾,牆角的爐叉子,以及擺著瓶瓶罐罐的寬闊爐臺──這一切與平常農舍沒兩樣。普加喬夫坐在聖像下面,身穿紅色長袍,頭戴高頂皮帽,雙手叉腰,一副威風凜凜的樣子。他身旁站著幾個頭目,裝出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顯然,這些亂賊聽說從奧倫堡來了個軍官,大感好奇,便擺出勝利的姿態迎接我。普加喬夫一眼就認出我來。他擺出來的威風模樣一下子消失無蹤。「呵,是閣下你啊!」他熱情地對我說,「近日可好啊?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我回答,我有事路過,卻被他的手下攔住。「什麼事?」他問我。我不知該怎麼回答。普加喬夫以為,我不願當著眾人把話說出,便請諸位頭目退下。眾人聽從指示,只有兩人動也不動。「你就當著他們的面大膽說話吧,」普加喬夫對我說,「我什麼事都不會瞞著他們的。」我側眼看了看假皇帝的這兩名心腹。一個是瘦弱、駝背的老頭,鬍子都已花白,除了灰色厚呢外衣上斜配一條藍色勳帶外,身上毫無讓人刮目相看之處。可是對他那位夥伴我卻畢生難忘。他身材高大、魁梧,肩膀寬闊,看來是四十五歲上下。嘴上濃密的棕紅色大鬍子,一雙灰色眼睛炯炯發亮,鼻子不見鼻孔(註一),額頭與兩頰上一個個淡紅斑點,這一切給他那張寬闊的麻臉增添難以形容的神色。他身穿紅色襯衫、吉爾吉斯長袍和哥薩克燈籠褲。後來我才知道,前者是別洛鮑羅多夫,一個從政府軍隊裡脫逃的下士;後者是阿法納西・索科洛夫,綽號鬧板(註二),一個遭流放的犯人,曾三次從西伯利亞服苦役的礦場中逃跑。儘管我的心情波濤洶湧,但是我在無意間撞見的這批人仍強烈地勾起我的想像。不過,普加喬夫又問話了:「說吧,你從奧倫堡出來,究竟為什麼?」這才讓我回神過來。

我腦海裡浮現一個奇怪念頭:我再一次碰到普加喬夫,這可是上蒼要讓我實現心願的機會。我打定主意要利用這次機會,但未及思考要如何利用,便回答普加喬夫的問話:
  「我要到白山要塞拯救一個孤女,那兒有人要欺負她。」

普加喬夫的眼中火光閃動。「我手下有誰如此大膽敢欺負孤女?」他喝道。「哪怕他有三頭六臂,也逃不過我的懲罰。你說,犯罪者何人?」   「施瓦布林,」我答道,「他囚禁一個女孩,那女孩你見過,就是在神父太太家養病的那女孩,施瓦布林對她仗勢逼婚。」   「我要好好教訓施瓦布林,」普加喬夫說道,一臉森嚴,「讓他知道,胡作非為,欺壓百姓,是如何下場。我要把他處絞刑。」   「容我說句話,」鬧板開口,發出沙啞嗓音,「你倉促之間就任命施瓦布林為要塞司令,如今又在倉促之間要把他處以絞刑。你指派貴族擔任哥薩克人的頂頭上司,已讓哥薩克人大感羞辱;可別一聽讒言又把貴族處死,讓貴族都嚇跑了。」   「對那些貴族不必疼惜,不用抬舉他們!」身披藍色勳帶的老者說話了,「處死施瓦布林,沒啥大不了的。不妨把這位軍官先生也好好審問一番:他來到這兒做啥?要是他不認你這個皇上,何必找你討公道;要是認了,他做啥至今還留在奧倫堡,跟你的敵人在一起?要不要把他打下大牢,再燒些火伺候:我看啊,這位大爺是奧倫堡指揮官派到我們這兒來的。」 我都覺得,這老賊的推理相當具有說服力。一想到我現在落入什麼人手裡,我不禁全身發冷。普加喬夫注意到我心慌意亂。「怎樣,閣下?」他對著我擠擠眼睛,說道,「我的元帥似乎言之有理。你以為如何?」

普加喬夫的揶揄反讓我恢復勇氣。我淡然地回答,我既然落到他手裡,他要拿我如何,就悉聽尊便了。   「好吧,」普加喬夫說道,「現在說說,你們城裡狀況如何。」   「感謝上帝,」我答道,「一切平安。」   「平安?」普加喬夫反問,「居民都要餓死啦!」

這位假皇帝說的可是實情,不過,出於信守軍人誓言,我堅稱,這是空穴來風,奧倫堡各方面的儲備都充足有餘。

「你瞧,」那老頭緊跟著說,「他當面欺瞞你。所有逃出城的都異口同聲表示,城裡又是飢荒,又是瘟疫,那兒很多人都在吃死人肉,而且還當成光榮的事。可這位大爺卻偏偏要說糧草充足。如果你要絞死施瓦布林,那也把這位好漢吊到同一個絞刑臺,讓他們誰也不眼紅誰。」


註一:鼻子不見鼻孔(нос без ноздрей)是按原文翻譯,俄國讀者理解,此人「鼻子不見鼻孔」並不是真的沒有鼻孔,而是曾遭受「割除鼻孔」之刑(рвать ноздри)的重刑犯。所謂「割除鼻孔」是割除犯人鼻子兩側鼻翼的軟骨,並非真的把鼻孔割除。在十八世紀,俄國政府對於判處重刑(死刑或終身苦役)的犯人,常施予「辱刑」(шельмование)。「辱刑」包括:「割除鼻孔」、臉上打上烙記、鞭打示眾於市集廣場等。
註案: 鬧板(хлопуша),驅魚入網或驅野獸入陷阱的帶響器具。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