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十一章:亂賊營寨4/4
刊登日期
2016-06-15 18:32:17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不難想像我此刻的心境。幾個鐘頭過後,我便可以見到我原以為失去的女子。我想像著我們重逢的那一刻……我也思量著眼前這位人物,他手中掌握了我的命運,由於奇怪的機緣巧合,他竟莫名其妙地與我發生聯繫。我想到,這位心狠手辣、殺人如麻的人,竟然自告奮勇要成為我心上人的救星!普加喬夫還不知道,她就是米羅諾夫上尉的女兒。施瓦布林要是一發狠,有可能什麼事都抖露出來;普加喬夫也可能從別的方面探知真相……到時瑪莎小姐會落得如何下場?我不禁渾身打了冷顫,毛骨悚然……

突然,普加喬夫打斷我的思緒,對我問道:
  「閣下你想些什麼?」
  「哪能不想,」我回答他,「我是軍官,也是貴族,昨日還跟你兵戎相見,今日卻與你共乘馬車,並肩同行,而我一生的幸福還指望你呢。」
  「那又如何?」普加喬夫問道,「你害怕嗎?」

我回答,既然我有過一次,承蒙他手下留情,我就能期望不僅是他的寬恕,甚至還有他的協助。
  「你說得不錯,一點都不錯!」假皇帝說道,「你看到,我那些伙計都不正眼瞧你一眼。那老兒今天早上還一口咬定,你就是奸細,要把你好好拷問,再把你處以絞刑。不過,我可沒同意,」他又說,並把嗓門壓低,不讓薩維里奇與韃靼人聽到,「因為我還記得你那杯酒與那件兔皮襖。你瞧,我可不像你們那幫人說的,嗜殺成性。」

我想到白山要塞淪陷時的情景,但又覺得沒有必要和他頂嘴,於是一話不答。
  「奧倫堡裡怎麼說我來著?」普加喬夫沉默半晌,問道。
  「都說啊,你不好對付呢。那還用說,你已讓大家知道厲害了。」

假皇帝一臉顧盼自雄之色。
  「是啊!」他說著,神情愉悅,「到哪兒我都能打。你們奧倫堡的人知道尤澤耶瓦(註一)那一戰嗎?我們擊斃四十員大將,擄獲四個軍團的兵力。你以為,普魯士國王有能耐和我較量嗎?」

這個草寇如此自吹自擂,讓我覺得滑稽。
  「你自認如何?」我對他說,「你能擊敗斐德烈(註二)嗎?」
  「擊敗那個費歐德爾‧費歐德羅維奇啊?有什麼不能的?要知我都能擊敗你們諸多大將,而他們不是也打敗過斐德烈嗎?至今我的大軍都是無往不利。等著瞧吧,我還會進軍莫斯科呢。」
  「你想進軍莫斯科?」

假皇帝略作沉思,輕聲說道:
  「天曉得。我能選擇的路很窄,常常身不由己。我那些弟兄會自作主張。他們是一群盜賊。我得處處小心。只要一打敗仗,他們就會拿我的人頭去換他們的脖子。」
  「說的好!」我對普加喬夫說道,「你何不趁早離他們而去,自行向女皇陛下請罪?」

普加喬夫苦笑一下。
  「不行,」他答道,「我認罪也來不及啦。我已是罪無可赦。我只能一不做二不休。誰知道?說不定成得了大事!格里什卡‧奧特里皮耶夫(註三)不是也曾經君臨莫斯科嗎?」
  「那你知道,他是如何下場的?他給摔出窗外,大卸八塊,燒成灰燼,再填入大砲,轟得一乾二淨。」
  「聽好,」普加喬夫說道,神情帶著一種野性的亢奮,「告訴你一個故事,那是我小時候一個卡爾梅克老太婆說給我聽的。有一天,一隻老鷹問一隻烏鴉:『告訴我,烏鴉啊,為什麼你能活在世上三百年,而我總共只有三十三年呢?』烏鴉回答牠:『老兄,這是因為你喝鮮血,我卻吃腐屍。』老鷹心想:『那就試試吧,咱們一塊嚐嚐死屍的味道。』好啦,老鷹和烏鴉就一道飛走。這時,牠們看到一具馬屍,便飛落而下。烏鴉啄了起來,並讚不絕口。老鷹啄了一口,再啄一口,便搖搖翅膀,對烏鴉說:『不了,烏鴉兄弟,與其吃腐屍活三百年,倒不如痛痛快快喝一回鮮血,以後的事就看老天吧!』――這卡爾梅克老太婆的故事如何?」
  「別出心裁,」我回答他,「不過,靠殺人、打劫過活,依我看,跟啄食腐屍沒兩樣。」

普加喬夫一臉驚訝,看了看我,不發一語。我們兩人各懷心事,都不說話。那韃靼人唱起一首悲愴的歌曲;薩維里奇打著盹,身子在馭座上晃晃蕩蕩。馬車奔馳在冬日平坦的道路上……突然,我看見雅伊克河陡峭岸邊的小村莊,那兒有柵欄,有鐘樓──過一刻鐘,我們便進入白山要塞。  


註一:尤澤耶瓦(Юзеева),離奧倫堡約二十哩的一個村莊。一七七三年十一月九日,普加喬夫率領的叛軍在這裡重創了俄國政府派赴奧倫堡馳援的大軍。
註二:斐德烈(另譯:腓德烈、腓特烈),也就是當時普魯士國王──斐德烈二世(Frederick II, 1712-1786),史稱斐德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是歐洲歷史上偉大名將之一。他在位期間(一七四〇-一七八六),大規模發展軍事,擴張領土,使普魯士躋身歐洲列強之一。
註三:格里什卡‧奧特里皮耶夫(Гришка Отрепьев),格里什卡是格里戈里(Григорий)的小名。此人原為修道院僧侶,後逃離修道院,並趁俄國政權陷於混亂之際(一五九八-一六一三年之間,為俄國歷史上著名的「混亂時期」),冒稱是沙皇伊凡四世(又稱為「恐怖的伊凡」)的兒子,於一六〇五年在波蘭軍隊的協助下進入莫斯科,即沙皇之位,自稱為德米特里一世(Дмитрий Ι),但在位僅約十個月,於一六〇六年五月被推翻。他在倉皇之際,跳出窗外摔傷,被逮捕後遭殺害。不過,俄國歷史學界對於格里什卡‧奧特里皮耶夫的身世仍有不同說法。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