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十三章:牢獄之災1/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9:03:51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第 十 三 章:牢 獄 之 災

「閣下,請別動怒:職責所在,
我必須即刻將您打入大牢。」
「請便,我去便是;惟有一求,
請讓我先把事情說分明。」
       ──克尼亞日寧(註一)

今晨我還為心愛女子憂心忡忡,現在出人意表地竟與她聯袂而行,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以為這一切都是夢幻泡影。瑪莎小姐若有所思地,一下看看我,一下看看去路,似乎,驚魂未定,還未回神。一路無語,我們的心都已疲憊不堪。不知不覺,過了約莫兩個鐘頭,我們來到最近的一個要塞,還是屬於普加喬夫的勢力範圍。我們便在這兒更換馬匹。瞧他們套馬時手腳的俐落,再瞧被普加喬夫任命的司令,一個哥薩克大鬍子,對我忙不迭地大獻殷勤,我心知肚明,這準是替我們趕車的那個馬夫多嘴,讓他們把我當成普加喬夫身邊的紅人。

我們繼續趕路。天色漸暗。我們來到一個小城,據那位大鬍子司令的說法,這兒駐紮一支精銳部隊,就要去和假皇帝會合。我們被哨兵攔了下來。他們問道,車上有什麼人?車夫用洪亮的聲音回答:「是皇上的教親跟他的夫人。」突然,一群驃騎兵朝我們圍了上來,來勢洶洶地一陣叫罵。「下車,什麼鬼教親的!」一位蓄著小鬍子的士官對我說,「這就讓你和你老婆知道厲害!」

我走下馬車,要求帶我去見他們長官。這群士兵見我是軍官,隨即停止叫罵。士官帶我去見一位少校。薩維里奇跟在我身邊,寸步不離,嘴裡卻喃喃自語:「這算哪門子皇上教親!才下賊船,又進黑店……主啊!這一切要如何了呀?」馬車跟在我們後頭。

五分鐘過後,我們來到一間小房子,燈火通明。士官把我交給哨兵,自己進入通報。他隨即返回,告訴我,他的長官沒功夫見我,下令先把我打下大牢,並把太太帶去見他。
  「這什麼意思?」我狂怒地大叫,「難不成他瘋了?」
  「我不知道,先生,」士官回答,「少校大人只交代把您送交牢房,而夫人帶到他那兒,先生!」

我往門階衝去,哨兵也沒想要把我攔住,於是我逕自來到一間房間裡,那兒有五、六名驃騎兵軍官在賭錢。少校正在發牌。我看了他一眼,大感錯愕,我認出他竟是伊凡‧伊凡諾維奇‧祖林,就是當初在辛比爾斯克小客棧贏我錢的那個人!
  「這怎可能?」我大聲叫道,「祖林先生!是你嗎?」
  「哎呀呀,彼得啊!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你從哪兒來的?你好啊,老弟。要不要來玩牌?」
  「謝啦。你最好還是叫人給我找個住所吧。」
  「你要什麼住所?就住在我這兒吧。」
  「不行,我不是一個人。」
  「嗯,那叫你的夥伴也住到我這兒。」
  「我不是跟夥伴,我跟……一位女士。」
  「跟一位女士!你打從哪兒勾搭上的?嘿嘿,老弟呀!」說著說著,祖林還吹起口哨,表情俏皮生動,所有人都為之哈哈大笑,我卻一臉尷尬。
  「嗯,」祖林又說,「那就這麼辦。給你找個住所。不過很遺憾……我們本來還可以按老規矩吃喝一頓哪……喂!夥計!怎麼不把普加喬夫的女教親帶過來?還是她執拗不肯?告訴她,要她不用怕,我們這兒老爺好得很,不會讓她受委屈,還要跟她多親近呢。」
  「你這說什麼話?」我對祖林說道,「哪來普加喬夫的女教親?那是已故米羅諾夫上尉的女兒。我把她救出囚籠,現在要送她到我父親鄉下,把她安置在那兒。」
  「原來如此!他們剛剛向我通報的就是你嗎?天啊!這是怎麼一回事?」
  「待會兒再一五一十告訴你。現在,看在上帝分上,好好安撫可憐的姑娘吧,她可被你那些驃騎兵嚇壞了。」
  祖林隨即處理。他親自跑到屋外,向瑪莎小姐表示歉意,說這完全是無心的誤會,並指示那位士官給她找個城裡最好的住所。我則留在祖林那兒過夜。

我們用過晚餐,等到只剩我們兩人時,我便跟他說起我的奇遇。祖林聚精會神地聽著。當我說完,他搖搖頭說道:「老弟,一切都很好,就是有一樣不好:幹嘛鬼迷心竅要結婚?我是很老實的軍官,不想騙你。相信我,結婚是荒唐事。得啦,你何必去為老婆折騰,又為孩子們操心?哎,算了吧!聽我的話,甩掉那上尉的女兒吧。往辛比爾斯克的道路已讓我掃清,安全無虞。明天把她一個人送到你父母那兒,你自己就留在我這部隊裡。你也不用回奧倫堡了。要是再落入亂賊手裡,未必還能脫得了身。這樣你那結婚的蠢念頭自然也就消失無蹤,一切都會順順當當的。」

儘管我不完全同意他的說法,但是覺得,基於軍人的天職,我必須留在女皇的軍隊裡。我決定聽從祖林的建議,把瑪莎小姐送到鄉下,我自己則留在他部隊裡。
  薩維里奇過來幫我寬衣。我跟他說,要他明日帶著瑪莎小姐上路。他又發起倔脾氣。「你怎麼啦,少爺?我怎能拋下你?誰來伺候你呢?老爺和夫人會怎麼說呀?」
  我知道老人家脾氣拗,只能想辦法對他動之以溫情與誠心。「你是我的好朋友,薩維里奇!」我對他說,「為我做做好事吧,不要拒絕我。我在這兒不用人伺候,但要是瑪莎小姐在路上沒有你,我可不放心。你伺候她,就是伺候我,因為我已打定主意,只要時局一好轉,就娶她為妻。」

這時薩維里奇舉起雙手輕輕擊掌,一臉難以形容的驚愕。
  「娶妻!」他重複說道,「小孩子要娶妻啦!老爺要怎麼說,夫人要怎麼想呢?」
  「等他們認識瑪莎小姐後,就會同意,一定會同意的。」我回答,「我還指望你呢。我爹娘都信得過你。你會為我們說情的,不是嗎?」
  老頭兒受到感動。「呵,我的彼得少爺!」他回答,「你想娶媳婦雖然稍微早了點,不過,瑪莎小姐確實是個好姑娘,要是放過這好機會,簡直太罪過了。就依你的吧!這樣天使般的女孩,我就送她吧,我也會恭恭敬敬稟報你爹娘,這麼好的媳婦不用嫁妝的。」
  我謝過薩維里奇,便睡到祖林房裡。由於情緒激動、亢奮,我說話不免滔滔不絕。祖林剛開始和我聊天還很起勁,漸漸地話越來越少,並且沒頭沒尾的。最後,他不回答我的問話,便鼾聲大作,並夾帶噓聲。我也不再說話,很快就跟他一樣進入夢鄉。


註一:本段題辭雖署名為十八世紀俄國劇作家──克尼亞日寧(Я. Б. Княжнин, 1742-1791),其實是普希金模仿克尼亞日寧的作品。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