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十四章:對簿公堂2/3
刊登日期
2016-06-29 13:39:27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有些我要向讀者交代的情節,雖然不是我親眼所見,卻是我耳熟能詳,連一些枝枝節節都烙印在我腦海,宛如我無形中曾身臨其境。

瑪莎小姐受到我爹娘熱情款待,這是老一輩人的特質。有緣收留並善待一個不幸的孤女,他們視為是上帝恩典。沒多久,爹娘便由衷地喜歡這女孩,因為只要認識這女孩,沒有不喜歡的。父親不再把我的戀情視為一場胡鬧,母親則一心期盼,她的寶貝彼得能娶得這可愛的上尉的女兒為妻。

我遭逮捕下獄的消息傳來,全家人大為震驚。瑪莎小姐向我爹娘從實說出我與普加喬夫的離奇際遇,這不但沒讓他們感到不安,反而連連把他們逗得開懷大笑。老爹怎麼也不相信,我會參與可恥的叛亂,這叛亂可是以推翻沙皇、消滅貴族為目標啊。他很認真地質問薩維里奇。老僕沒有隱瞞,說少爺幾次見過普加喬夫,也很受這賊子的賞識;然而,老僕也對天發誓,表示從未聽說少爺有任何變節情事。於是家中兩老才大為放心,迫不及待傳來好消息。瑪莎小姐則憂心忡忡,卻沒有多說,因為她天性非常謹言慎行。

過了幾個禮拜……突然,父親接獲我家親戚B公爵從彼得堡的來信。公爵向父親寫到我的消息。幾句客套的開場之後,他便告知父親,有關我涉嫌參與暴動分子謀反一案,很不幸,證實確有其事,並且我本應受死刑處分,以儆效尤,但女皇陛下念及父親功在國家且年紀老邁,決定對帶罪的兒子開恩,免除可恥的死刑,僅下旨發配西伯利亞遙遠邊疆,終身流放。

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差點要了父親的老命。他失去往日的堅強,以前再怎麼傷心難過,也是不動聲色,如今則唉聲歎氣,大吐苦水。「這算什麼!」他嘴裡不由自主地念念有詞,「我兒子參與普加喬夫的造反!公正的上帝呀,我怎麼落到這步田地!女皇陛下免除他死刑!難不成我這樣就好過嗎?可怕的哪是死刑啊:我的先祖為了捍衛良心上最神聖的東西,而送命在刑場;我的父親跟沃倫斯基與賀魯曉夫(註一)一起遇難。但是一個貴族竟然違反誓言,勾結盜匪、殺人犯、亡命的奴才!……簡直是我們家族的奇恥大辱!……」母親見父親如此傷心絕望,驚駭不已,卻沒敢當著他的面掉淚,還想方設法振奮父親的精神,說是傳言未必可靠,又說人們說法老是反覆不定。但我的父親並未因此而釋懷。

瑪莎小姐內心的煎熬超過所有人。她堅信,只要我願意,我一定能洗刷罪名,所以她揣摩事實情況後,便認定她自己是造成我不幸的罪魁禍首。她躲著所有人難過掉淚,同時也一直苦思營救我的辦法。

有個晚上,父親坐在沙發,東翻西翻《宮廷年鑑》;其實他的心思已在遠方,因此這次閱讀年鑑沒有產生像往常一樣的反應。他用口哨吹著古老的進行曲。母親默默編織著毛衣,眼淚不時涔涔落在毛衣上。瑪莎小姐原來也坐在這兒做針線活,突然表示,她必須去一趟彼得堡,並要求給她打點路上所需。母親很是難過。「妳去彼得堡做什麼?」她問,「瑪莎小姐,難不成妳也要離我們而去?」瑪莎小姐回答,這次遠行關乎她未來的命運,她將以一個為國捐軀的軍人的女兒身分,前去尋求有力人士的庇護與協助。

父親垂下頭:任何一句話讓他想起兒子所謂的罪名,他聽了都會痛苦難堪,覺得就像是鋒利無比的責難。「去吧,親愛的!」他嘆氣說道,「我們也不想耽誤妳的幸福。願上帝保佑妳找個好人家,而不是聲名掃地的賣國賊。」他站起身,便走出房外。

瑪莎小姐跟我母親留在屋裡,於是她把自己的打算多多少少向我母親作說明。我母親噙著淚水抱了抱她,並祈禱上帝,保佑她的計劃會有圓滿結果。家人為瑪莎小姐張羅出門所需,幾日過後,她便上路了,帶著忠心的芭菈什卡與忠心的薩維里奇隨行。薩維里奇是不得已才離開我身邊,一想到服侍的是我未婚妻,心裡也稍感安慰。

瑪莎小姐一路順利,來到索菲亞鎮(註二)。她在驛站獲知,皇室家族此時正在沙皇村,便決定在這兒逗留。人家給她安排驛站角落的一個小隔間。驛站長太太馬上跟她聊上話來,說自己是宮廷燒爐工人的侄女,並透露給她宮廷裡的種種秘辛。驛站長太太詳細描述:女皇每天幾點起床、幾點喝咖啡、幾點散步;有哪些大臣隨駕、她昨日用膳時說些什麼、晚上又接見了誰,──總之,安娜‧符菈絲耶芙娜所說的寫入歷史紀事,足夠好幾頁,對後人也算是珍貴的史料。瑪莎小姐聽得聚精會神。她們走往花園。安娜‧符菈絲耶芙娜點點滴滴地說明每條林蔭小徑、每座小橋的典故,然後,她們痛快玩罷,便返回驛站,彼此都很投機。


註一:沃倫斯基(А. П. Волынский, 1689-1740)是安娜女皇(Анна Иоанновна, 1693-1740)的內閣大臣;賀魯曉夫(А. Ф. Хрущёв, 1691-1740)是沃倫斯基的好友暨助手。安娜女皇在位期間(一七三〇-一七四〇),甚少親理朝政,大權交給寵臣──日耳曼伯爵畢隆(Эрнст Иоганн Бирон, 1690-1772)。畢隆則大量引進日耳曼人,位居要津,排擠俄羅斯貴族,並大肆搜刮財富,敗壞朝政。沃倫斯基與賀魯曉夫因反對畢隆專權,於一七四〇年六月二七日,被控圖謀政變,遭處死刑。
註二:索菲亞(София)是沙皇村(Царское Село)附近的一個小鎮。沙皇村位於彼得堡南方二十四公里處,是沙皇家族夏宮所在地。如今沙皇村已改名為普希金市(Пушкин)。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