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第十四章:對簿公堂3/3
刊登日期
2016-06-29 13:43:57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第二天一大早,瑪莎小姐醒來,穿好衣服,便悄悄前往花園。這是一個亮麗的早晨,陽光照著已被清冷的秋風吹黃的菩提樹梢。開闊的湖面金光閃閃,悄然不動。剛甦醒的天鵝紛紛從遮蔽河岸的灌木叢裡,昂首挺胸地游了出來。瑪莎小姐往如茵的草地邊走去,草地上剛剛才建立一座紀念碑,紀念彼得‧亞歷山大羅維奇‧魯緬采夫伯爵新近所打下的幾場勝仗(註一)。突然,一隻英格蘭品種的小白狗汪汪地吠了起來,並朝她飛奔而來。瑪莎小姐大吃一驚,頓時停下腳步。這時傳來一個悅耳的女子聲音:「不用怕,牠不會咬人。」於是瑪莎小姐看到一位貴婦坐在紀念碑對面的長凳上。瑪莎小姐便坐到長凳另一端。貴婦對她凝神端詳,瑪莎小姐也用眼角向貴婦瞄了幾眼,把她從腳到頭打量仔細。她身穿白色晨衣、皮背心,頭戴睡帽;年紀約莫四十,臉頰豐腴、紅潤,神情威嚴、安詳,藍藍眼睛與淺淺笑容帶有難以形容的魅力。貴婦首先打破沉默。

「妳,看來,不是本地人?」她說。
「沒錯。我昨天剛從外省來到這兒。」
「妳跟爹娘來的?」
「不是,我自個兒來的。」
「自個兒!可是妳年紀還那麼輕呢。」
「我沒爹,也沒娘。」
「妳到這兒來,當然,有什麼事情吧?」
「沒錯。我是來向女皇陛下請願的。」
「妳是孤女,想必是來申訴什麼不公不義的冤情吧?」
「不是,我來請求的是恩典,不是司法公義(註二)。」
「容我請問,妳是什麼人?」
「我是米羅諾夫上尉的女兒。」
「米羅諾夫上尉!就是在奧倫堡一處要塞當過司令的那個嗎?」
「正是。」

貴婦似乎為之動容。她說話的聲音更顯親切:「請恕罪,要是我干涉到妳的家務事。不過,我常常在宮廷走動,妳有什麼請願,不妨跟我說,或許嘛,我能幫得上忙。」 瑪莎小姐站起身來,恭恭敬敬地向她表示謝意。這位貴婦素不相識,但一言一行無不擄獲瑪莎的心,讓瑪莎不由得產生信任感。瑪莎小姐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折疊整齊的請願書,遞給這位陌生的恩人,於是貴婦便讀了起來。

開頭她讀的時候,凝神專注,和顏悅色,但是,突然她神情大變,──瑪莎小姐目不轉睛地注意她的一舉一動,見到她的臉一分鐘前還那樣愉悅、安詳,剎那間卻變得如此嚴峻,不禁為之駭然。

「妳是為格里尼約夫求情?」貴婦問道,神情冷峻。「女皇是不會赦免他的。他投靠假皇帝,並不是因為無知與輕率,而是因為他是一個無恥下流、危害國家的惡徒。」
「哎呀,事實不是如此!」瑪莎小姐大聲叫道。
「怎會不是!」貴婦反駁,滿臉都漲紅。
「不是啊,真的不是!我知道事情的始末,我一五一十都告訴您。他全都是為了我,才遭受這一切厄運。要是他在公堂上沒能證明自己的清白,這就只有一個原因,就是他不願我受牽連。」於是她十分激動地詳細交待事情始末,這一切我的讀者都已經很清楚了。

貴婦很專注地聽她把話說完,然後問道,「妳在哪兒住宿?」她聽說瑪莎小姐是留宿在安娜‧符菈絲耶芙娜那兒,微笑說道,「啊,知道了。再見吧,對於我們的相遇跟誰都別提。我相信,很快妳就會得到答覆。」

說著,她便站起身,走進有棚的小徑。瑪莎小姐滿懷歡欣與希望,回到安娜.符菈絲耶芙娜那兒。

屋主太太責怪她秋天一大早不該出去散步,說這會損害年輕女孩的身子。她拿來茶具,才想趁著喝杯茶時,沒完沒了地談起宮廷掌故,突然,一輛宮廷馬車停到門階前面,宮中侍役總管進來通報,女皇要召見米羅諾夫的閨女。

安娜.符菈絲耶芙娜大吃一驚,忙不迭地七嘴八舌。「哎呀,老天爺!」她大聲嚷嚷,「女皇陛下宣您進宮呢。她是怎麼知道您的?可是,小姐啊,您要怎樣晉見女皇陛下呀?我看啊,您連怎麼按宮庭禮儀走路都不會……要不我陪您去一趟?有什麼事情好歹我也能提醒您哪。再說,您穿著旅行服裝進宮哪行呀?要不要找人到接生婆那兒借來黃色禮服?」侍役總管表示,女皇要瑪莎小姐一人前去,而且穿著這身衣服就行了。無可奈何,驛站長太太只有千般叮嚀萬般祝福,才讓瑪莎小姐登上馬車,往宮中而去。

瑪莎小姐預感到決定我們命運的一刻即將來臨,她的心一下子怦然跳動,一下子又似乎要停止。幾分鐘過後,馬車便停在宮門外。瑪莎小姐戰戰兢兢地走上臺階。前面的宮門敞開著。她走過一排房間,都空蕩蕩的,卻是金碧輝煌。侍役總管給她帶路。終於,來到一道緊閉的門前,侍役總管表示他就去通報,留下她一個人在門口等候。

一想到要與女皇面面相對,她滿懷驚恐,好不容易才沒跌倒在地。沒多久,大門打了開,她走進女皇的梳妝室。

女皇坐在梳妝臺前。幾名御前侍從侍立在她周圍,態度恭敬地讓瑪莎小姐邁步向前。女皇向她轉過身來,滿臉和藹親切,瑪莎小姐認出竟是她幾分鐘前坦誠相告的那位貴婦。女皇要她走上前來,並微笑說道:「我很高興,能夠履行對妳的承諾,並實現妳的請願。你們的案子就此了結。我相信妳未婚夫的清白。這兒有一封信函,就請交給妳未來的公公。」

瑪莎小姐接過信函,手兒發顫,不禁哭了出來,跪倒在女皇腳下,女皇把她扶起,親吻了她。女皇並打開話匣子,和她暢談起來。「我知道,妳並不富裕,」女皇說道,「不過,我對米羅諾夫上尉的閨女有所虧欠。妳不用擔心將來。我會為妳安置家業的。」

女皇對不幸的孤女一番溫情撫慰之後,就讓她離去。瑪莎小姐搭乘原來那輛宮廷馬車回去。驛站長太太心焦難耐地等到她回來,便把一大籮筐的問題漫天撒下,瑪莎小姐只好勉強敷衍幾句。驛站長太太雖然對她的壞記性不甚滿意,但認為這是外鄉人個性靦腆使然,也就寬宏大量,不再計較。瑪莎小姐無心看幾眼彼得堡,當天便回鄉下去了……

──────

彼得.安得烈伊奇.格里尼約夫的筆記就此結束。由他們家族的傳說可知,按女皇聖旨,彼得於一七七四年底獲釋出獄。又知,他也曾出現於普加喬夫受刑現場,普加喬夫在人群中認出彼得,還跟彼得點頭示意,這顆頭顱於一分鐘後斷氣,並血淋淋地展示眾人。之後沒多久,彼得便迎娶瑪莎小姐。他們的子孫在辛比爾斯克省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離某地三十俄里處,有一個村莊,分屬十家地主。在其中一家地主的廂房裡,用玻璃鏡框展示著一封葉卡捷琳娜二世手諭信函。這封信是寫給彼得的父親,內容證實他兒子的清白,並讚揚米羅諾夫上尉的女兒聰明賢惠。彼得這份手稿我們是經由他的一位孫子手中取得,因為他獲知我們正在整理他爺爺所描寫的那個時代的著作。我們徵詢家屬同意後,決定單獨出版這部手稿,並在每章開頭附上一段適當題辭,同時,我們還很冒昧地變更了一些人物的真實姓名。

出版人
一八三六年十月十九日


註一:彼得‧亞歷山大羅維奇‧魯緬采夫(Пёт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Румянцев, 1725-1796),是葉卡捷琳娜二世(也就是「凱薩琳大帝」、「凱薩琳女皇」)時代的名將。文中的勝仗指的是,魯緬采夫伯爵於一七七〇年間,率領俄國軍隊,以寡敵眾,在幾次重要戰役中擊敗土耳其大軍。因此,他於同年被冊封為陸軍元帥。
註二:在基督教的價值觀裡,恩典是來自上帝,高於任何人類的法律規定與司法程序。因此,瑪莎小姐才會如此回答。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