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尉的女兒

標題
附錄:刪略一章3/3
刊登日期
2016-06-29 14:03:36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亂賊四下逃竄;驃騎兵在後追趕,見人就砍,或抓為階下囚。格里尼約夫跳下馬背,向我爹娘行禮致意,並緊緊握了我的手。「我來得正是時候,」他對我們說,「好啊!這就是你的未婚妻呀。」瑪莎小姐刷地一張臉紅透耳根。父親走到他跟前,表示謝意,神情雖顯感動,卻還平靜。母親擁抱他,稱他為救命天使。「請光臨寒舍。」父親對他說道,就把他帶往我們家裡。 走過施瓦布林身旁,格里尼約夫停下腳步。「這是何人?」他問道,並打量著這個受傷的人。「這是帶頭的,這幫盜匪的頭目,」父親回答,露出一副老戰士的自豪,「上帝有眼,讓我這隻衰老的手掌懲治這年輕的賊子,也為我兒所流的鮮血報了一箭之仇。」

「他就是施瓦布林。」我告訴格里尼約夫。   「施瓦布林!好得很。弟兄們,把他帶走!還要叮嚀我們的醫生,幫他包紮傷口,把他看顧好,就像看顧我們的眼珠子一樣。務必把施瓦布林送往喀山的祕密委員會。他是要犯,他的口供一定很有用。」

施瓦布林張開疲憊的眼神。除了顯示肉體的疼痛,他面無表情。幾位驃騎兵把他裹在斗篷裡,便一把帶走。

我們走進屋裡。我四下打量,心裡一陣悸動,想起自己的幼年歲月。家裡一切都沒改變,所有東西都在老地方。施瓦布林沒讓人打劫我家,雖然他為人卑鄙,但對於貪圖他人錢財的不光彩行為,還是發自內心地厭惡。家僕都來到前堂。他們沒參與叛亂,並且衷心高興我們平安獲救。薩維里奇更是歡天喜地。不能不知,在匪徒對我們發動攻勢引起一陣慌亂的時候,他跑到馬廄,見到施瓦布林的馬匹也在那兒,便給馬兒上了馬鞍,悄悄牽出,並趁著混亂,神不知鬼不覺地騎馬飛奔渡河口。他碰到驃騎兵團,他們已越過伏爾加河,正在岸邊休息。格里尼約夫從他口中得知我們處境危急,隨即下令上馬,全軍飛奔──於是,感謝上帝,及時趕到。

格里尼約夫堅持,一定要把地保的人頭懸掛到酒館門前的高竿上,掛上幾個鐘頭展示眾人。

驃騎兵追敵回來,逮到幾名俘虜。他們把俘虜關進穀倉,在那兒我們曾經經歷過讓人永難忘懷的圍攻。

我們各自回房。兩老需要休息。我整個晚上沒睡,於是往床上一倒,便沉沉入睡。格里尼約夫則去辦理自身公務。

晚上,我們聚會在客廳,圍坐茶炊邊,其樂融融地閒談,談起不久前生命還危在旦夕,現已如過眼雲煙。瑪莎小姐為大家斟茶,我坐在她身旁,一顆心只在她身上。爹娘看到我們兩情相悅,似乎頗為歡喜。時至今日,這個夜晚的情景仍鮮活地留在我的回憶裡。我很幸福,真的很幸福。在吾人可憐的一生,如此時刻能有幾何?

第二天,家僕向父親報告,一干農民來到東家大院,登門請罪。父親出到門階看他們。這些莊稼人一見父親出來,便撲通跪地。   「怎麼啦,你們這些糊塗蟲,」父親對他們說道,「你們怎會想要造反呢?」
  「東家呀,都是我們不對。」眾口同聲地回答。
  「就是了,你們是不對。你們這樣胡鬧一陣,自己也沒什麼好得意。我很高興,上帝讓我跟兒子彼得重逢,就原諒你們吧。嗯,行了,寶劍不砍認錯的腦袋。你們不對!當然是不對。呵,上帝給我們這麼好的天氣,也該是收割稻草的時候了;可是你們這些呆子整整三天都在幹什麼?村長!分派下去,讓每個人都去割草。給我看著點,你這紅髮的老滑頭,要把稻草在伊里亞節前給我垛垛成堆。去吧!」

莊稼人行個禮,便到田裡幹活去了,就像什麼事都不曾發生。

施瓦布林的傷口還不至於要命。他被人押送喀山。我從窗口看到他被押上馬車。我們一度四目相會,他低下頭去,我趕快離開窗邊。我不願讓人覺得,我是在慶賀敵人落難與受辱。 格里尼約夫必須出發往前。我決定追隨他而去,雖然很想和家人多待幾天。出發前夕,我去見爹娘,並按當時習俗,跪在他們跟前鞠躬,請求他們能祝福我和瑪莎小姐的婚事。老人家把我扶起,高興得掉淚,並滿口表示應允。我把瑪莎小姐帶到父母面前,她是滿臉發白,渾身顫抖。我們受到爹娘的祝福……至於我當時心情如何,就不再細表。任何人經歷過我的處境,不用我說,自然明白;至於那些沒有經歷過的人,我只能表示遺憾,並且奉勸他們,趁著時機未晚,好好戀愛,並取得父母的祝福。

翌日,部隊集合,格里尼約夫道別我的家人。我們都相信,戰事很快就要結束;我可望於一個月後就成為新郎官。瑪莎小姐與我道別,並當眾親吻了我。我跨上馬背。薩維里奇再次隨我同行──於是部隊出發了。

我久久地遙望著村莊的老家,我再度離家。忽覺一種陰鬱的預感,讓我忐忑不安。似乎有人在我耳邊細語,我的劫難並未就此結束。我內心嗅到一場新的風暴。

我無意描寫我們這次的出征以及對普加喬夫戰爭的結局。我們路過一些飽受普加喬夫蹂躪的村莊,又不得不從窮苦百姓手中搶走亂匪給他們留下的東西。

百姓不知該聽誰的。到處處於無政府狀態。地主紛紛躲進森林。亂匪四下橫行。當時普加喬夫的人馬已向阿斯特拉罕(註一)流竄,政府派出部隊分頭追擊,抓到的不分有罪沒罪通通嚴懲,全憑各部隊長官專斷獨行……整個邊陲地區烽煙四起,景象淒慘。俄羅斯這種暴亂既毫無意義,又殘酷無情,願上帝不會讓人們再見到。有人圖謀我們國家的改朝換代,那是異想天開,他們不是太天真,不了解我們的黎民百姓,就是天性凶殘,把別人的腦袋和自己的脖子都不當一文錢。

普加喬夫在米赫爾森一路追擊下,四處流竄。沒多久,我們聽說,普加喬夫的人馬遭徹底殲滅。最後,格里尼約夫接獲將軍通知,這位假皇帝已經逮捕歸案,同時我們部隊也奉令停止追擊。終於,我可以回家了。我雀躍不已,不過,一種奇特的感覺又讓我的喜悅蒙上一層陰影。


註一:阿斯特拉罕(Астрахань),接近裏海的城市,位於伏爾加河三角洲頂端。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