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一章1/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2:42:31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幾年以前,在自家某處領地住著一位俄羅斯世襲貴族老爺,基里拉・彼得羅維奇・特羅耶庫羅夫。他財富傲人,身世顯赫,人脈廣闊,這一切讓他於自己領地所在的各個省分,都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他提出任何刁鑽古怪的、即使是最芝麻蒜皮的小事,鄉鄰莫不曲意逢迎,甘之如飴。省裡的官員聽到他的大名,也都是戰戰兢兢的。特羅耶庫羅夫老爺接受別人的阿諛奉承,如同理所當然的貢品。他宅邸中總是賓客滿座,大家爭相為閒極無聊的老爺的生活添增一些樂趣,也分享一些吵吵鬧鬧,有時甚至是恣意縱情的餘興節目。誰也不敢謝絕老爺的邀請,或者在特定的日子,誰也不敢不赴波克羅夫斯克村向他登門請安。特羅耶庫羅夫老爺的居家生活淋漓盡致地表現出沒有教養的人的所有毛病。周遭人們對他都是百般遷就,他也習慣性地恣意妄為,火爆的脾氣,以及任何低能的古怪念頭,隨時都會發作。儘管他身強體壯異於常人,但每個星期總有一、兩次,由於暴飲暴食,把自己搞得難受不堪,每個晚上也都是一副醺醺然的樣子。他宅邸一處廂房中,住著十六名女僕,都在從事符合她們性別的手工活。廂房窗戶都被條條木板封死,大門上鎖,鑰匙則由特羅耶庫羅夫老爺自己看管。這些遭隔離的年輕姑娘,於規定時間可以到花園散散步,但受到兩個老太婆的監視。特羅耶庫羅夫老爺有時會把其中的姑娘嫁出去,隨即又會有新來的頂替她們的位置。他對待農民與家僕是既嚴厲又任性,儘管如此,他們對特羅耶庫羅夫老爺還是忠心耿耿,他們總是炫耀自家主子的財富與美名,而且仗勢主子的有力庇護,他們自己對待鄉親也是盛氣凌人。

特羅耶庫羅夫日常的功課包括:騎馬到自己廣闊的領地四處遊蕩、無休無止地狂歡飲宴,以及每天花樣百出地惡作劇,受害者通常是新認識的人物,儘管有時連老朋友都難免受到作弄,唯一的例外是安德烈・加甫里洛維奇・杜勃羅夫斯基。這位杜勃羅夫斯基,退役禁衛軍中尉(註一),是住得離特羅耶庫羅夫最近的鄉親,擁有七十名農奴。特羅耶庫羅夫對待任何位高權重的人都是目中無人,但是對杜勃羅夫斯基卻敬重有加,雖然他家業微薄。他們兩人一度共事,特羅耶庫羅夫根據經驗知道,杜勃羅夫斯基個性急躁、果決。境遇不同,讓兩人很長時間各分東西。杜勃羅夫斯基由於家道中落,不得不退役,並定居於自己僅存的一座村子。特羅耶庫羅夫老爺獲悉此事,建議他投到自己麾下,不過杜勃羅夫斯基感謝對方好意,卻依然故我地過著清寒而獨立的生活。幾年之後,以陸軍上將(註二)退役的特羅耶庫羅夫來到自己的領地,於是兩人重新聚首,相見甚歡。此後,他們每日相處,特羅耶庫羅夫有生以來都不曾登門拜見任何人,卻動不動就往老同事的蝸居串門子去。兩人同庚,出身同等階層,身受同樣教育,因此在個性與喜好上,多多少少臭味相投。某些方面他們的命運也相同:兩人都是戀愛結婚,兩人都很快就喪偶,兩人太太都留下一個孩子。杜勃羅夫斯基的兒子在彼得堡受教育,特羅耶庫羅夫則看著女兒在自己跟前長大。特羅耶庫羅夫常常對杜勃羅夫斯基說道:「聽著,兄弟,要是你們家的弗拉基米爾有出息,我就把瑪麗亞嫁給他,就算他是窮光蛋也無所謂。」杜勃羅夫斯基通常會搖搖頭,答道:「這不成,特羅耶庫羅夫,我們家的弗拉基米爾配不上瑪麗亞。像他這樣的窮貴族,與其做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的管家,倒不如娶個窮貴族人家的小姐,自己當家作主。」

目空一切的特羅耶庫羅夫與家道中落的鄰居之間的友好關係,讓大家都羨慕不已;大家也都很驚奇,杜勃羅夫斯基在與特羅耶庫羅夫同桌共飲時,竟敢直話直說,不怕頂撞主人家的意見。有人想效法杜勃羅夫斯基,逾越規矩,但卻被特羅耶庫羅夫老爺嚇破膽,永遠放棄如此膽大妄為的念頭。於是,唯獨杜勃羅夫斯基一人置身於共同規則之外。豈知一起偶發事件破壞並改變這一切。

有一回,在初秋時節,特羅耶庫羅夫老爺打算前往遠方野外出獵。前一天已下令養狗人員與馬夫須於早上五點前準備就緒。帳篷與炊具已提前送達特羅耶庫羅夫應該用餐地點。主人和賓客先到養狗場,那裡有五百多條的獵犬與伯爾扎亞犬,狗兒過的生活是既舒適又溫暖,簡直可用狗言狗語頌揚特羅耶庫羅夫老爺的慷慨大方。那裡還附設醫院,由校級軍醫季莫什卡負責,專門照料生病的狗兒,此外,還有一個隔間,名貴的母狗都在這兒生產並餵養小狗。特羅耶庫羅夫老爺對這裡良好的設施非常自豪,從不會放過機會向賓客炫耀一番,其實每一個客人至少都已參觀過二十次。他在客人簇擁下,以及季莫什卡與幾個主要養狗人員的陪伴下,來回巡視狗場,他在幾間狗舍前停下腳步,一下子仔細詢問生病狗兒的病情,一下子發表多少還算嚴厲既公正的意見,一下子又把幾條熟悉的狗兒叫到跟前,親熱地跟牠們說說話。賓客為善盡義務,總是會把特羅耶庫羅夫老爺的狗場大肆讚美一番。唯獨杜勃羅夫斯基默不作聲,並頻頻皺眉。他熱衷狩獵,但他的財力只允許他飼養兩條獵犬與一群伯爾扎亞犬。看到規模如此壯觀的狗場他難免有幾分妒意。「你幹嘛皺眉頭,兄弟,」特羅耶庫羅夫問他,「還是你不喜歡我的犬舍?」「不,」他嚴肅地答道,「犬舍太好了,您手底下的人住的未必比得上您的狗兒。」一名養狗人員大感屈辱。「托上帝和老爺的福,我們對自己的住家倒沒啥抱怨,何況事實總歸事實,別的貴族拿他的莊園來換這裡任何一間狗窩,都不是壞事。他會吃得飽一些,住得暖一些。」自己的奴才說話如此無禮,特羅耶庫羅夫聽得卻哈哈大笑,賓客也跟著他哈哈大笑,雖然感覺到,養狗人員的笑話有可能是衝著他們而來。杜勃羅夫斯基臉色煞白,不發一語。正當此時,有人用籃子裝著一窩初生的小狗,拿到特羅耶庫羅夫跟前,他忙著看狗兒,選了兩隻,然後吩咐把其餘的都溺死。這時,不見杜勃羅夫斯基的蹤影,也沒有人對這事稍加注意。

和賓客從狗場回來後,特羅耶庫羅夫老爺坐定進用晚餐,這時沒看到杜勃羅夫斯基,才想到要找他。人們答說,杜勃羅夫斯基回家去了。特羅耶庫羅夫吩咐立刻追趕,務必把他追回。他出獵從來沒有一次不帶著杜勃羅夫斯基,因為這個人鑑定犬隻的品質是經驗老到,眼光精準,而且對於狩獵可能發生的種種爭議,都能處理得妥當無誤。於是僕人騎馬追去,回來時,大家還坐著用餐,他向老爺報告說,杜勃羅夫斯基怎麼也說不動,不願回來。特羅耶庫羅夫平常幾杯水果露酒下肚,脾氣就特別暴躁,這時也大發雷霆,再度派遣同一名僕人前去告訴杜勃羅夫斯基,要是他不馬上返回波克羅夫斯克村過夜,那他,特羅耶庫羅夫,就永遠和他翻臉。僕人騎馬去了,特羅耶庫羅夫起身離席,讓客人散去,自己便上床睡覺。


註一:禁衛軍中尉(поручик гвардии),在舊俄時期,若比照分十四品的文官體制,這項職務位居九品。

註二:陸軍上將(генерал-аншеф),在舊俄時期,若比照文官體制,這項職務高居二品。

下一章:第一章2/2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