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二章
刊登日期
2016-06-15 13:11:34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來到城裡,杜勃羅夫斯基在一位熟識的商人家裡逗留,在那兒過了一夜,次日一早他便來到縣法院出庭。誰對他也沒多予理會。特羅耶庫羅夫隨他之後抵達。文書隨即起立,將羽毛筆擱在耳上。法院人員前來迎接,一副卑躬屈膝的樣子,為他搬來一張安樂椅,以表達對他官爵、年齡以及魁梧身軀的敬意。他在敞開的大門口就座,杜勃羅夫斯基則緊貼著牆壁站立,法庭一片鴉雀無聲,書記官以洪亮的聲音開始宣讀法院判決。

儘管我們對自己的產業無可爭議地擁有所有權,但在俄羅斯有人還是可以透過各項手段剝奪我們的產業。我們相信,所有人都很樂見我們將其中一項手段公諸於世,因此,我們將法院判決全文照錄於後。

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縣法院審理禁衛軍中尉安德烈・加甫里爾之子‧杜勃羅夫斯基侵佔原屬陸軍上將基里拉・彼得之子・特羅耶庫羅夫所有、座落於**省基斯杰涅夫卡村之產業一案。該領地擁有男性農奴**名,以及包括牧場與農地之土地共**俄畝。本案顯示:上述陸軍上將特羅耶庫羅夫於去年,一八**年六月九日,向本院遞狀表示,其先父八等文官暨勳章獲得人,彼得・葉菲姆之子・特羅耶庫羅夫,任職於**總督衙門擔任省府秘書(註一)期間,於一七**年八月十四日,自貴族出身之文書法杰依・葉戈爾之子・斯比岑購得位於**地區上述基斯杰涅夫卡村(根據第**次丁口普查(註二) ,該村當時稱為基斯杰涅夫卡移民新村)之地產;根據第四次丁口普查,該地產共計連同農奴家產在內之農奴**名與莊園一處,包括耕地與非耕地、林地、草場、名為基斯杰涅夫卡之小河沿河漁場,以及隸屬該地產之所有農業用地與所有人之木造房屋一棟,亦即法杰依・葉戈爾之子・斯比岑於其父,貴族出身之警察葉戈爾・杰連季之子・斯比岑過世後,繼承所得之所有領地,未留一丁一畝,以總價二千五百盧布,於當日在**審判暨執行法院完成買賣手續。原告之父並於當年八月二十六日,經由地方法院辦妥該地產權過戶手續,取得所有權。後於一七**年九月六日,其父蒙上帝寵召,與世長辭,然而原告,陸軍上將特羅耶庫羅夫,自一七**年,幾乎自少年時起即服務軍職,且多數時間遠征國外,故其無從獲悉其父過世之訊息,亦不知其父身後所留之產業。現今其解甲歸田,返回父親領地,這些領地分別位於**與**等省**、**與**等縣各村莊,農奴共達三千人,其卻發現,諸領地中,之前所述丁口數**之農奴(根據最近之第**次丁口普查,該村農奴共**人)連同土地與所有農業用地,竟遭上述禁衛軍中尉杜勃羅夫斯基非法佔有,是故原告在訴狀中一併呈遞由賣方斯比岑出具給其父之土地賣契原件,並聲請收回上述遭杜勃羅夫斯基侵佔之領地,交還特羅耶庫羅夫本人全權處置。關於杜勃羅夫斯基侵佔土地並從中牟取利益一事,聲請對此進行適當調查後,依法科予應有之罰鍰,並以此補償特羅耶庫羅夫之損失。

**地方法院按訴狀進行調查後發現:上述有爭議產業之現今業主,禁衛軍中尉杜勃羅夫斯基,向當地貴族陪審官呈遞辯解狀,指稱:其目前所有座落於上述基斯杰涅夫卡村之領地,包含農奴**名及土地與農業用地,乃於其父,砲兵少尉加甫里爾・葉甫格拉夫之子・杜勃羅夫斯基過世後,繼承所得。而這筆領地又係其父自原告之父,前省府秘書、後晉升為八品文官之特羅耶庫羅夫之手中購買所得,並於一七**年八月三十日,由原告之父出具委託書,經由縣法院認證,交予九品文官格里戈里・瓦西里之子・索包列夫辦理各項手續。該委託書規定,地產契約應由委託人交予被告之父,因為委託書載明:原告之父,特羅耶庫羅夫,已將按買賣契約購自文書斯比岑之田產,包括農奴**名及土地,悉數售予被告之父,杜勃羅夫斯基,此外,按合約議定之售價,三千二百盧布,業已自被告之父全數收悉,並無分文退回,故請受委託人索包列夫將地契交予被告之父。同時,委託書記載,由於已付清所有款項,被告之父作為法定業主,對於其所購買之田產得行使所有權與管理權,直至出售該項產權為止,今後賣方,特羅耶庫羅夫,與其他任何人,對該項產業,均不得提出所有權之要求。然而,受委託人索包列夫於何時與何地將地契交予其父──被告安德烈・杜勃羅夫斯基並不得而知,因當時被告尚屬年幼,而其父過世後,該項地契又無從尋獲,據推測,應於一七**年房屋失火時,地契連同其他文件與房屋一併燒毀。有關此次火災該村居民皆有所知。自特羅耶庫羅夫出售或委託索包列夫之日起,亦即自一七**年起,以及自被告之父於一七**年過世後迄今,他們,杜勃羅夫斯基家族,擁有這項產權,毋庸置疑,有關此事附近居民皆可作證。作證居民共五十二人,彼等於查詢時供稱,據記憶所及,該項產業約七十年前起確為上述杜勃羅夫斯基家族所有,毫無疑議;不過,根據何項文件或契約,彼等概無所知──至於本案該項產業前述原買主,前省府秘書彼得・特羅耶庫羅夫是否曾擁有該項產業,彼等無從記起。杜勃羅夫斯基家族之房屋於三十年前該村深夜一場大火時付之一炬;另外,外人認為,該項有爭議產業,據估計,從那時起每年總受益不下於二千盧布。

對此,陸軍上將基里拉・彼得之子・特羅耶庫羅夫表示異議,於今年一月三日向本院遞狀指稱,前述禁衛軍中尉安德烈・杜勃羅夫斯基在本案偵查過程雖提出其先父加甫里爾・杜勃羅夫斯基交予九品文官索包列夫購買該項產業之委託書,然而,其非但未能出示地契原本,更未能按民法十九條與一七五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法令之規定,提出完成該項交易之任何明確證據。再者,根據一八一八年五月**日之法令,由於委託人,被告之父,業已亡故,該項委託書今日已完全視為無效。此外,爭議性產權之歸屬,按規定,有契約者按契約判決,無契約者則按調查處理。

針對屬於原告之父之該項產業,原告已提出相關契約文書以茲證明,是故應依上述各項法令,收回上述杜勃羅夫斯基所侵佔之產業,並按繼承法歸還原告。另外,針對上述兩造地主,被告非法侵佔不屬自身之產業,並獲取不屬自身之不當收益,則於清查金額之後,應依法向地主杜勃羅夫斯基如數追回,並以此補償原告特羅耶庫羅夫。**縣法院審閱本案並依據引用之相關法令後,作出判決如下:

由本案可見:針對上述現由禁衛軍中尉安德烈・加甫里爾之子・杜勃羅夫斯基佔有、座落於基斯杰涅夫卡村、擁有按最近第**次丁口普查男性農奴共**名,及土地與農業用地之有爭議產業,陸軍上將基里拉・彼得之子・特羅耶庫羅夫呈遞貴族出身之文書法杰依‧斯比岑於一七**年出售該產業予省府秘書、後為八品文官之原告先父之契約原本;此外,由契約上之簽字可知,買主,特羅耶庫羅夫,同年經由**地方法院認證擁有該項產權,而該項產業也已遺贈給原告。儘管禁衛軍中尉安德烈・杜勃羅夫斯基表示異議,並出示由已故買主特羅耶庫羅夫交予九品文官索包列夫辦理轉移產權至被告之父杜勃羅夫斯基名下之委託書,然而依**法令,以此方式之交易,不但不動產產權之確立,甚至連暫時擁有,都被不允許;更何況,委託書隨著出具人之過世,已完全喪失效力。再說,自本案進入訴訟程序之始,亦即一八**年,迄今,杜勃羅夫斯基方面未曾提出任何明確證據,以茲證明確實於何地何時完成該項有爭議產業之土地買賣。故本庭認定:依據所出示之買賣契約,上述產業,含農奴**名、土地與農業用地,按其現狀,確認當屬陸軍上將特羅耶庫羅夫所有;茲責成**縣法院撤銷禁衛軍中尉杜勃羅夫斯基對該產業之支配權,並按繼承規定將產業遺贈予特羅耶庫羅夫先生所有。此外,陸軍上將特羅耶庫羅夫聲請向禁衛軍中尉杜勃羅夫斯基追索其侵佔原告繼承之田產所獲之收益。然而,據當地老住戶供稱,該項產業多年來為杜勃羅夫斯基家族管理,並未有任何爭議;而本案亦未顯示,對於杜勃羅夫斯基家族侵佔其產業一事,特羅耶庫羅夫先生方面在此之前曾提出任何訴訟。關於本案,依法規定如下:凡在他人土地上播種或圍建宅院者,若有人提出非法侵佔告訴,並經調查屬實,則該土地連同播種作物、圍欄與建築物等悉歸還法定所有人。

據此,陸軍上將特羅耶庫羅夫聲請向禁衛軍中尉杜勃羅夫斯基追索之告訴,應予駁回,因原屬其所有之產業業已判決悉數歸還其所有,並未排除任何物件。所有物件歸還陸軍上將特羅耶庫羅夫,不得有任何遺漏,有關索賠一事倘若有其他任何明確、合法事證,得另行向法院提出告訴。本項判決依據法律規定與訴訟程序應事前向原告與被告雙方宣讀,原告與被告雙方經由警局傳喚到庭聽取判決,並簽字表示服從或不服判決。

本判決書由出席本庭各方簽字。

書記官宣讀完畢,陪審官起立,深深一鞠躬向特羅耶庫羅夫致意,要他在遞上前去的文件上簽字,特羅耶庫羅夫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從他手中接過鵝毛筆,在法院判決書下方簽上「完全服從」。

輪到杜勃羅夫斯基。書記官遞給他文件。只見杜勃羅夫斯基垂下頭,一動也不動地站著。      書記官再度要他簽下完全心服或明確不服,要是自認良心無愧,可以寫上有意於規定期限內向有關機關提出上訴。杜勃羅夫斯基默不吭聲……突然,他抬起頭,雙眼火光閃動,跺了一下腳,猛然把書記官推倒在地,再一把抓起墨水瓶,扔向陪審官。眾人一陣驚恐。「怎麼!連上帝的教堂也不尊敬!滾,賤胚!」然後,轉向特羅耶庫羅夫:「聽過這樣的事嗎,大人,養狗人竟把狗帶進上帝的教堂!讓狗在教堂裡滿屋跑。等著瞧,我會教訓你一頓……」守衛聞聲趕來,強力將他制服,帶到外面,送上雪橇。特羅耶庫羅夫在法院全體人員陪同下,跟著走了出來。杜勃羅夫斯基突然精神失控,也大大影響特羅耶庫羅夫的情緒,原本是勝利的喜悅,現在卻大感掃興。

法官們本來還期待他能表示一下謝意,豈知他連一句客套話的賞賜都不給,當天就回波克羅夫斯克村去了。這時杜勃羅夫斯基臥倒在床,幸好縣裡的大夫還不算是不學無術的庸醫,及時用上水蛭給他放血(註三),並敷上斑螯膏藥(註四)。黃昏時分,他的病情開始減輕,並甦醒了過來。次日,他就被送回幾乎不再屬於他的基斯杰涅夫卡村。


註一:省府秘書(провинциальный секретарь)按當時文官體制,屬於十三品。

註二:丁口普查(ревизия),有人譯為「人口調查」。在俄國十八世紀與十九世紀上半葉期間,對全國城鄉地區進行過這樣的人口普查共十次,最後一次是在一八五七年。這樣的調查其實僅針對男性人口,因為當時政府向人民徵收「人頭稅」(подушная подать)是按男性人口計算。根據調查結果列冊登記的當然只有男性人口。因此,本篇法院判決書中提到貴族領地上的農奴數目時,也僅計算男性人口。也因此,譯者決定在此將ревизия一詞譯為「丁口普查」。

註三:水蛭,又名「螞蟥」,屬環節動物門蛭綱類動物,靠吸食人類或動物血液維生,但自古以來在中國、印度、埃及等地卻利用牠的吸血功能與唾液中的水蛭素作為醫療用途,據說,可運用於治療血瘀、心肌梗塞、腦中風等。水蛭療法曾於十九世紀初流行於歐洲。

註四:斑螯,又名「斑貓」、「龍蠔」、「地膽」、「西班牙蒼蠅」等,屬鞘翅目芫青科斑螯屬昆蟲,號稱是世界上最毒的甲蟲,但也具醫學用途,據說,可以運用於疔腫拔根、癰疽拔膿,以及治療惡瘡、贅疣、頑癬、癌腫等。

下一章:第三章1/2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