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三章2/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3:27:40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弗拉基米爾漸漸奔近應該從那兒拐向基斯杰涅夫卡村的驛站。他憂心忡忡,有不祥的預感,他害怕見到父親時,他已不在人世。他想到在鄉間等待著他的那種淒慘生活──荒涼偏僻、杳無人煙、貧困簡陋,還有為那一竅不通的活兒胡亂奔忙。來到驛站,他進門去找驛站長,問看看有沒有空閒的馬匹。驛站長問了他去哪兒,便說道,基斯杰涅夫卡村派來的馬匹已經等候他四天三夜了。不多時老車夫安東便前來拜見弗拉基米爾,安東過去曾經帶他去看馬廄,並為他照料小馬。安東一看到他時,不禁老淚縱橫,拜倒在地,並告訴他,老爺還活著,便跑去套馬。早餐端了上來,弗拉基米爾予以婉拒,便匆匆上路。安東載著他走在鄉間土道上──於是兩人便聊天起來。

「請你說說,安東,我父親跟特羅耶庫羅夫究竟是怎麼回事?」

「上帝才曉得怎麼回事,弗拉基米爾少爺……聽說,老爺跟特羅耶庫羅夫鬧彆扭,特羅耶庫羅夫便一狀告上法院──其實啊,他的話常常就是法官的判決了。要去搞懂老爺們的心思可不是咱們奴才的事,不過,說真的,咱們老爺可犯不著去硬槓特羅耶庫羅夫,鞭子打不斷斧頭的。」

「這麼說來,你們這位特羅耶庫羅夫大爺可以為所欲為了。」

「那還用說嘛,少爺,聽說,陪審官在他看來不值一文錢,縣警察局長得聽他使喚。老爺們都得登門向他請安,俗話說得好,有了餵食槽,豬就會自動上門。」

「他要侵吞我們的產業,這是真的嗎?」

「唉,少爺,咱們也這樣聽說。前幾天,波克羅夫斯克村聖堂的工友在咱們村長家的洗禮上說:『你們也該玩夠了,看特羅耶庫羅夫老爺就要把你們抓到手掌心啦。』鐵匠米基塔就跟他說:『得了,薩維里奇,你就別讓老友難過,也別讓客人掃興。特羅耶庫羅夫老爺的歸特羅耶庫羅夫老爺,杜勃羅夫斯基老爺的歸杜勃羅夫斯基老爺。咱們大家都是上帝和沙皇的;更何況,你總不能把別人的嘴巴縫上釦子吧。』」

「這麼說,你們都不願轉手給特羅耶庫羅夫管轄?」

「讓特羅耶庫羅夫老爺管轄!上帝保佑,但願別那樣。他那兒常常連自己的人都不好過,還要把別家的人弄到手,到時他不但要把人剝一層皮,連身上的肉都要揪了下來。不行,但願上帝保佑杜勃羅夫斯基老爺健康長壽,要是上帝要把他帶了去,那麼,除了咱們的主人你,咱們誰都不要。可別把咱們給賣了,反正咱們已經跟定你。」話聲剛落,安東揮動鞭子,抖動韁繩,馬匹飛馳而去。

老車夫如此忠心耿耿,讓小杜勃羅夫斯基深受感動,他便不再作聲,又陷入沉默。過了一個多小時,忽然,格里沙的的一聲呼喊把他喚醒:「這就是波克羅夫斯克村!」小杜勃羅夫斯基舉起了頭。他的馬車走在一個大湖的岸邊,湖中流出一條小河,遠遠地蜿蜒在數座小山丘之間;其中一座山丘上,在綠意盎然的小樹林上方高高聳立著一棟石造巨宅的綠色屋頂與塔樓;另一座山丘上,是一座有五個圓頂的教堂和一座古意盎然的鐘樓;四處散落著農家木屋,以及家家戶戶的籬笆與水井。小杜勃羅夫斯基認出這些地方;他還記得,就在這座山丘上他曾與特羅耶庫羅夫家的小瑪麗亞一起嬉戲,小瑪麗亞小他兩歲,當時已看出是一個美人胚子。他原來有意向安東打聽小瑪麗亞的消息,但一種羞澀的心情又讓他打消此意。

馬車駛近這位大地主家的屋宇時,他看到白色衣裙閃動在花園的林木之間。這時,安東揮鞭打馬,受到一種虛榮心作祟,這種虛榮心不分鄉間車夫或城裡車夫皆然,他驅車全速飛馳,越過橋樑,跑過村莊。出了村子,他們往山上奔去,於是弗拉基米爾看到一片樺樹林,以及左邊空曠土地上一棟紅色屋頂的灰色小屋;他的心不禁激烈跳動起來;他一眼望去,基斯杰涅夫卡村與父親的破落屋舍赫然出現在眼前。

十分鐘過後,他的馬車駛進主人家的庭院。他環顧四周,內心的激動無以名狀。已有十二年他沒見到自己的家鄉。他在家時才在籬笆邊栽種的那些小白樺樹,如今已長大成枝葉繁茂的高大樹木。院子曾經點綴著三片整齊的花圃,花圃間還穿過一條寬闊的道路,並特意清掃得乾乾淨淨的,如今卻變成一片草地,沒人除草,草地上拴著一匹馬,正在吃草。幾條狗兒原要放聲吠叫,但一認出是安東,便不作聲,搖動起毛茸茸的尾巴。家僕從下人的木屋蜂湧而出,團團圍繞在少爺身邊,鬧哄哄一片,歡欣之情溢於言表。他費了好大的勁才穿越熱情的人群,跑上老舊的臺階。葉戈羅芙娜在門廊處迎接他,哭泣著擁抱自己一手撫養長大的孩子。「妳好啊,妳好,奶媽,」他連聲說道,並緊緊地把善良的老太婆擁抱入懷,「我老爸怎樣?他在哪兒?他狀況如何?」

這時,一個身量高大的老頭兒吃力地拖動雙腿,走進大廳,他面容蒼白削瘦,身穿長罩衫,頭戴尖頂帽。

「你好啊,親愛的弗拉基米爾!」他說道,聲音微弱;於是弗拉基米爾火熱地一把抱住自己的父親。歡樂之情給病人帶來的震撼過於強烈,他頓時全身乏力,兩腿發軟,要不是兒子扶著,他已跌倒在地。

「你幹嘛下床?」葉戈羅芙娜對他說道,「兩腿都站不住啦,人家往哪裡去,你也非要跟著去。」

大家把老頭兒安頓上床。他一股勁地和兒子聊天,但腦中思緒混亂,說話語無倫次。接著,他便緘默不語,陷入昏睡。他的狀況讓弗拉基米爾大為震驚。他就睡在父親的臥房,並吩咐讓他一個人留在父親身邊。家僕遵從指示,於是大家便轉向格里沙,把他帶到下人的房屋,並按鄉下人的作風大肆款待,極盡一切之殷勤與熱忱,又是問東與問西,又是致敬與歡迎,把他搞得精疲力盡。

下一章:第四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