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五章2/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3:37:34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杜勃羅夫斯基看到神父與教堂人員迎面而來。腦海中浮現一個不祥的兆頭。於是他不由自主地閃到一旁,躲到樹後。神父等人沒注意到他,還熱烈地彼此交談,從他前面走了過去。

「遠離邪惡,做點好事吧,」神父對妻子說道,「咱們在這兒沒啥好待的。管他結局如何,也沒啥了不起。」神父妻子回答了些什麼,不過弗拉基米爾沒能聽清楚。

往前走近,他看到好多的人──有農民,有家僕,齊聚主人家的院子。弗拉基米爾遠遠就聽到異乎尋常的喧囂聲與說話聲。草棚邊停著兩輛三頭馬車。門前臺階上站著幾個穿制服式禮服的陌生人,好像在說明些什麼事情。

「怎麼回事?」他氣憤地向迎面跑來的安東問道,「這是些什麼人,他們要幹什麼?」

「哎呀,杜勃羅夫斯基少爺,」老頭氣喘吁吁地答道,「法院來人啦,要把咱們交給特羅耶庫羅夫,把咱們從你的關照中剝奪!……」

弗拉基米爾低下頭,他的人把自己不幸的東家團團圍住。「你是咱們的庇護人,」他們大聲喊道,並親吻他的雙手,「除了你,咱們不要別的主子,下個令吧,少爺,法院由我們來應付。咱們死也不會出賣你。」弗拉基米爾瞧著他們,奇妙的情感讓他激動不已。「各位稍安勿躁,」他對眾人說道,「我會跟衙門的人說說」。「說說去,少爺,」人群中有人喊道,「讓那些造孽的人感到羞愧。」

弗拉基米爾走向那幾個官吏。沙巴施金頭戴帽子,兩手叉腰而立,傲然地左顧右盼。縣警察局長,一個高高胖胖的男子,約莫五十歲,有一張紅通通的臉,蓄著小鬍子,他見杜勃羅夫斯基走上前來,便咳了一聲,以沙啞的聲音說道:「那麼,我再把說過的話向你們重複一次:根據縣法院判決,從今以後,你們就歸屬特羅耶庫羅夫老爺,他在這裡的代表就是沙巴施金先生。無論他有什麼吩咐,你們都得一概聽從,還有你們這些娘兒們,要愛他,要敬他,那他就會很喜歡你們。」這幾句刻薄的笑話說罷,警察局長便哈哈大笑,沙巴施金與其他官吏也跟著大笑。弗拉基米爾怒火中燒。「容許請教,這是什麼意思?」他故作冷靜地向樂不可支的縣警察局長問道。「這就是說啊,」這位官員答道,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我們來此是為特羅耶庫羅夫老爺進行接管,並請不相干人等捲鋪蓋走路。」「不過,你們在找上我的農民,並宣佈撤銷地主所有權之前,似乎也該先跟我打個招呼吧……」「可你算什麼人,」沙巴施金目光蠻橫地說道,「前地主杜勃羅夫斯基老爺已經蒙主寵召,我們不認識您,也不想認識。」

「弗拉基米爾是咱們的少爺。」人群中有人說道。

「那兒是誰竟敢如此大膽說話,」警察局長說道,語帶恐嚇,「什麼少爺,什麼弗拉基米爾?你們的老爺是特羅耶庫羅夫──聽到沒,你們這些蠢才?」

「哪有這回事。」同一個聲音說道。

「這簡直是造反了!」警察局長喊道,「嘿,村長,過來!」

村長越眾而出。

「馬上給我找出來,是誰敢如此跟我說話,我讓他好看!」

村長轉向眾人,問道剛才是誰說話,但是眾人默不作聲;隨即在後面幾排人群中傳出絮絮低語,然後聲音開始變大,一下子轉為嚇人的鼓譟聲。警察局長壓低嗓門,想要勸阻他們。「看他作啥?」家僕們大叫,「夥計們!打倒他們!」──於是所有人群便移動起來。沙巴施金與其他人員趕緊奔進穿堂,把門鎖上。

「夥計們,把他們捆綁起來,」同一個聲音喝道,──於是人群開始逼近……「站住,」杜勃羅夫斯基大聲叫道,「蠢蛋!你們幹什麼?你們會害死自己,也會害死我。都回家去吧,讓我靜靜。不用怕,沙皇是仁慈的,我會去懇求他。他不會讓我們受委屈的。我們都是他的子民。要是你們造反,幹了盜匪,叫他如何庇護你們。」

小杜勃羅夫斯基的這一番話,還有他那洪亮的聲音,以及莊嚴的神情,產生了預期的作用。眾人安靜了下來,並各自散去──院子頓時變得空蕩蕩。衙門的人坐在穿堂。終於沙巴施金悄悄地開了門,走出到門階,並卑躬屈膝地連連向杜勃羅夫斯基作揖,感謝他的仁慈庇護。弗拉基米爾一臉不屑地聽他說著,一句話也沒回答。「我們決定,」陪審官又說道,「要是您允許,我們就留在這兒過夜;否則天色已黑,您那些莊稼漢恐怕會在半路對我們襲擊。就勞駕您,吩咐下去,哪怕是在客廳給我們舖些乾草也好。只要一天亮,我們就打道回家。」

「悉聽尊便,」杜勃羅夫斯基冷冷地回答他們,「我已不是這裡的主人了。」說著他就退回父親的房間,隨手把門鎖上。

下一章:第六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