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七章
刊登日期
2016-06-15 13:45:24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翌日,火災的消息傳遍周圍地區。眾人議論紛紛,各式各樣的揣測與假設都有。有人言之鑿鑿,杜勃羅夫斯基的人在喪宴上喝得爛醉,不慎讓屋子失火;有的人責怪那幾個官差,慶祝新居到手而喝得醺醺然;很多人堅信,杜勃羅夫斯基本人與縣法院的一班官差,以及所有家僕都一起被燒死。有幾個人揣摩真相後認定,這場災難的始作俑者是杜勃羅夫斯基本人,他被仇恨與絕望逼得鋌而走險。特羅耶庫羅夫第二天就來到火災現場,親自調查。結果發現,縣警察局長、縣法院陪審官、司法稽查官、書記官,以及弗拉基米爾‧杜勃羅夫斯基、保姆葉戈羅芙娜、家僕格里沙、車夫安東與鐵匠阿爾希普,都已不知去向。所有家僕都供稱,屋頂倒塌時,這班官差都已燒死火場。他們燒焦的屍骨後來也被發現。村婦瓦西麗莎和盧柯麗婭表示,她們在火災前幾分鐘還看到杜勃羅夫斯基與鐵匠阿爾希普。據所有供詞顯示,鐵匠阿爾希普還活著,而且,很可能,即使他不是唯一的,也是這場火災的禍首。至於杜勃羅夫斯基,也有很重的嫌疑。特羅耶庫羅夫派人把事件的詳情送交省長,於是新的劇情又登場了。

沒多時,另外一些消息為人們的好奇與閒聊提供新的材料。在某個地方出現一幫盜匪,附近各地是一片驚恐。為對付他們,政府採取了多項措施,結果都是軟弱無力。搶劫事件接二連三發生,手段一次比一次高明。無論是道路,還是村莊,都不太平。幾輛滿載劫匪的三頭馬車在光天化日之下,橫行全省各地,攔截路客與郵車,長驅直入各村落,打劫地主家園,再一把火將他們家園付之一炬。匪首的聰明智慧、膽氣過人,以及某種的慷慨大度,竟是人人稱頌。人人傳誦他的奇聞軼事;人人嘴邊都掛著杜勃羅夫斯基的大名;人人都堅信,率領這幫膽大包天的草寇的,不是別人,正是他,杜勃羅夫斯基。只有一事讓大家納悶不已:他們對特羅耶庫羅夫的領地居然放過一馬;盜匪既沒打劫過他的一間草棚,也沒攔截過他的一輛貨車。特羅耶庫羅夫狂妄自大,一如往常,他認為,自己領地能成為唯一的例外,應歸功於自己能於全省上下樹立起的威名,以及他在自己各村落建立的優異的警察機構。起初鄉鄰私下對特羅耶庫羅夫的狂妄都竊笑不已,並每天期待不速之客光顧波克羅夫斯克村,那兒他們可是有好處可撈,但最終不得不同意,也不得不承認,就連盜匪對特羅耶庫羅夫都具有令人費解的敬意……特羅耶庫羅夫是洋洋得意,每當聽到杜勃羅夫斯基打家劫舍的新消息,便要對省長、縣警察局長和連長等大肆嘲弄一番,說杜勃羅夫斯基竟然老是能從他們手中全身而退。

這時,十月一日降臨──這是特羅耶庫羅夫村裡教堂的節日。不過,在描述這項節日,以及爾後發生的事件之前,我們必須向讀者介紹幾位新的人物,或者說是在小說開頭一筆帶過的人物。

下一章:第八章1/2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