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八章1/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3:47:55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雖然之前,對於特羅耶庫羅夫的女兒我們只是幾句話帶過,不過讀者諸君想必已經猜到,她正是本篇小說的女主角。在我們下筆的時候,她芳齡十七,正是花容玉貌的年華。父親對她的愛簡直到了瘋狂的地步,但是與她相處的態度又是按自己天生的脾氣隨興之所至,有時候對女兒任何芝麻蒜皮的刁蠻要求,都會極力滿足,有時候又待之以嚴厲、甚至是殘酷的態度,極盡恐嚇之能事。他相信女兒對自己是父女情深,卻從未贏得女兒對他的信任。女兒不習慣對父親表露自己的情感與思想,因為她從來也無法確切知道,父親將會做何反應。她沒有要好的女伴,在孤獨中長大成人。鄉親的太太或女兒鮮少踏入特羅耶庫羅夫的家門,因為特羅耶庫羅夫日常的談話內容與餘興活動只適合男性客人,不宜女性在場。每當特羅耶庫羅夫宴請賓客時,我們這位大美女也很少在賓客間露面。家裡擁有龐大的藏書,供她使用,大多數是十八世紀法國作家的作品。除了一本《完美的廚娘》外,她的父親什麼書也不讀,根本無法指導她選擇書籍,於是瑪麗亞翻遍各類作品後,自然而然地對小說情有獨鍾。如此這般,她終於完成了自己的教育;而她的教育其實一度是在法國小姐米米的指導下開始的,特羅耶庫羅夫對這位法國小姐極盡信任與好感,但是最後他們的交情發展到眾所皆知的地步時,他只好不聲不響地把她送到別處莊園。法國小姐米米給人留下相當美好的回憶。她是一位善良的小姐,從來也不會濫用她對特羅耶庫羅夫顯然擁有的影響力,這與特羅耶庫羅夫不斷在更換的情婦截然不同。特羅耶庫羅夫本人對她的愛似乎更勝過對其他人;因此之故,那個黑眼珠的小男孩,一個貌似米米小姐南方人外表的八、九歲的調皮鬼,得以在他身邊受教育,而且被視為他的兒子,反觀那一大堆打赤腳的小孩,長得雖然跟特羅耶庫羅夫一樣,像是一個模子打出來的,在他窗前跑來跑去,卻被當成家僕。特羅耶庫羅夫特地寫信從莫斯科為自己的小薩沙聘請一位法國教師,這位法國教師在我們描述故事的當下正好來到波克羅夫斯克村。

這位教師外表討人喜歡,舉止大方自然,讓特羅耶庫羅夫很有好感。他向特羅耶庫羅夫出示學歷證書與特羅耶庫羅夫一位親戚的推薦信,在這位親戚那兒他當過四年的家庭教師。特羅耶庫羅夫把所有資料都細看過,只有對法國人太年輕這一點不甚滿意──雖說教師的不幸頭銜要求耐心與經驗,可他倒不認為,年輕這項可愛的缺點與此有何不相稱,而是他另有顧慮,對此他立即決定向對方說個明白。於是他吩咐把瑪麗亞叫來(特羅耶庫羅夫不會說法語,因此由女兒充當翻譯)。

「過來這兒,瑪麗亞。妳告訴這位先生,就這麼辦──說我錄用他了,但就有一事,要他可別膽大包天地追逐我的那些女孩子,否則我會讓這狗娘養的……把這翻譯給他聽,瑪麗亞。」 瑪麗亞漲紅了臉,轉身向教師,用法語說道,父親希望他謙虛待人,行為檢點。

法國人向她鞠躬答道,就算他得不到別人的好感,也希望贏得理所應得的尊敬。

瑪麗亞把他的答覆逐字翻譯。

「好的,好的,」特羅耶庫羅夫說道,「對他來說,既不需要好感,也不需要尊敬。他的任務就是照顧薩沙,教他文法和地理,把這翻譯給他聽。」

瑪麗亞把父親粗魯的用語作了委婉的翻譯,於是特羅耶庫羅夫就讓法國人到廂房去,那兒為他準備了一個房間。

瑪麗亞對這位年輕的法國人並未絲毫注意,她已養成貴族的習性,對她而言,教師與僕人或者手工藝人都是同一類,而僕人或者手工藝人在她看來都算不得男人。自己給德福日先生造成如何印象,而他又是如何窘迫、如何戰慄,或者他連講話都變調,瑪麗亞一點都沒放在心上。之後連續幾天瑪麗亞不時碰到他,也沒對他稍加留意。豈知發生意想不到的事件,讓瑪麗亞對他有了一新耳目的認識。

下一章:第八章2/2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