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十一章1/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4:25:00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現在,欲知後事如何,得請讀者容許我們對之前已經發生、卻未及交代的若干情節,先做說明。

在某驛站,我們之前曾經提過的站長屋裡,角落坐著一位過路客,神情謙卑有禮,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顯示他是個平民知識分子或是外國人,也就是在這驛道上說話沒有分量的人物。他的輕便馬車停在院子裡,等待上油。車裡放著一個手提箱,乾癟癟的,證明家境並不富裕。這位過路客既不要茶水,也不要咖啡,只是頻頻望著窗外,吹著口哨,這可讓隔壁的站長太太大感不滿。

「這下子上帝派來一個專吹口哨的,」她悄聲說道,「瞧他一個勁兒地吹,就讓他吹到脹破吧,這個該死的異族人。」

「怎麼啦?」驛站長說道,「這有啥關係,讓他吹吧。」

「有啥關係?」站長太太沒好氣地反駁,「難道你不知道這是啥兆頭嗎?」

「啥兆頭?還不是吹口哨會把錢財吹走。呵!帕霍莫芙娜,我們家要吹啥,沒啥,反正錢嘛,沒有就是沒有。」

「你還是打發他上路吧,西多雷奇。你這麼喜歡留他呀。給他馬匹,讓他滾去見鬼吧。」

「讓他等會兒,帕霍莫芙娜,馬廄裡才有三頭馬車的馬匹三組,第四組還在休息呢。說不定,有來頭的過路客隨時上門;我可不願拿自己的腦袋為這個法國人擔風險。聽,這不就是。那邊有人來了。呵,還跑得真快!不會是個將軍吧?」

一輛馬車停靠在門口臺階前。僕人從車夫座位跳了下來,打開車門,隨即一位身穿軍大衣、頭戴白色軍帽的年輕人進了屋裡,逕自朝驛站長走來。僕人跟在後頭,手提一只錦匣,進門後放在窗臺上。

「換馬。」軍官說道,一副命令式的口氣。

「這就來,」驛站長回答,「請出示驛馬使用證。」

「我沒有驛馬使用證。我到外地去……難道你認不得我是誰嗎?」

驛站長於是一陣忙亂,奔去催促車夫。年輕人開始在屋裡踱來踱去,不經意走到隔壁,便小聲問站長太太,那位路客是什麼人。

「天曉得,」站長太太回答,「一個法國人。已經五個小時啦,一直等候馬匹,老是吹著口哨。煩死啦,這該死的。」

年輕人於是用法語跟路客聊了起來。

「您往哪兒去?」年輕人問他。

「附近一個城市,」法國人答道,「再從那兒去見一位地主,他沒跟我打過照面便聘我當家庭教師。我想要今天到職,但驛站長先生似乎另有盤算。在這地方很難弄到馬匹,軍官先生。」

「那您要找的是本地哪位地主?」軍官問道。

「特羅耶庫羅夫老爺。」法國人答道。

「特羅耶庫羅夫?這位特羅耶庫羅夫是何許人呢?」

「Ma foi, mon officier...(註一)我聽說這個人風評不佳,都說他這位老爺心高氣傲,恣意妄為,對待家僕冷酷無情,誰跟他都受不了,大家一聽到他的名字都會渾身哆嗦,他對待家庭教師粗暴無禮,已有兩位教師被他活活鞭打而死。」

「這哪行啊!您還敢到這樣的怪物那兒做事。」

「這有什麼辦法呢,軍官先生。他給我提出很好的薪水,一年三千盧布,而且該有的都有。說不定我會比別人運氣好。我有年邁母親,一半的薪水要寄給她過日子,再從剩下來的錢裡,我積蓄個五年,就有一筆小資產,夠我將來獨立過活,──到那時啊,bonsoir(註二),我就到巴黎做生意去啦。」

「特羅耶庫羅夫家裡有人認識您嗎?」他問道。

「沒人,」教師答道,「他是透過一個朋友寫信把我從莫斯科聘請來的,那個人的廚師是我的同胞,把我推薦給他。該讓您知道,起先我沒打算當教師,而是準備做個糕點師傅,但是有人告訴我,在你們國家教師這個身分好賺多了。」

軍官陷入沉思。

「您聽我說,」他停止沉思並說道,「要是有人向您出價一萬盧布現金交換您未來的職務,不過您得馬上打道回巴黎,您意下如何?」

法國人滿臉錯愕,看了軍官一眼,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馬匹已經備妥,」驛站長走了進來,說道。僕人也說準備好了。

「馬上就走,」軍官回答,「請你們先出去一下。」驛站長與僕人走了出去。「我不是說著玩的,」他又用法語說道,「我可以給你一萬盧布,我只要你離開此地,還要你的證件。」說著,他打開一個匣子,拿出幾疊鈔票。

法國人眼睛睜得大大的。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要我離開……要我證件,」他驚訝地重覆說著,「這是我的證件……不過您這是說笑吧,您要我證件做什麼?」

「這就不干您的事了。我問您,您同意不同意?」

法國人始終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還是把自己的證件遞給年輕軍官,軍官很快地把證件瀏覽一遍。

「您的護照……很好。推薦信,我瞧瞧。出生證明,好極了。好,這就是您的錢,就請回吧。再會了……」

法國人站著一動也不動,像是雙腳埋入土中。

軍官轉過身來。

「我忘了最重要的事。我要您保證,這事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您能保證嗎?」

「我保證,」法國人回答,「但是我的證件,沒有證件我該怎麼辦才好?」

「到最近一個城市您就去報案說,您遭到杜勃羅夫斯基打劫。那兒他們會相信您的話,還會發給您必要的證明。再會了,願上帝保佑您早日回歸巴黎,也看到您母親平安無恙。」 杜勃羅夫斯基走出屋子,登上馬車,便疾馳而去。


註一:法語,表示「說實話,軍官先生……」。

註二:法語,表示「再見了」。

下一章:第十一章2/2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