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十二章1/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4:33:30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過了幾天,也沒發生什麼值得一提的大事。波克羅夫斯克村居民的生活是一成不變的單調。特羅耶庫羅夫每天外出打獵,至於瑪麗亞只顧讀書、散步和上音樂課──特別是音樂課。她開始明白自己的心思,也承認自己面對這位年輕法國人的種種優點豈能無動於衷,為此她不禁煩惱不已。法國人那方面,並未逾越尊重與禮節的規範,這也消除她內心的驕傲、膽怯與疑慮。瑪麗亞對他越來越信任,並習慣有他的相伴,這習慣是如此迷人,讓她沉醉其中。德福日不在身旁,她就覺得百般無趣;有他在場,她就時時關注著他,什麼事都要詢問他的意見,而且總是與他意見一致。或許,她還算不上墜入愛河,但只要命運中讓她第一次碰上偶然的阻礙或突如其來的壓迫,愛情的火焰就會在她內心爆發。

有一回,瑪麗亞來到大廳,她的教師正在那兒等候她,她發現教師蒼白的臉上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她不禁大感詫異。她掀開琴蓋,唱了幾首歌,但杜勃羅夫斯基推說頭痛,表示歉意,便停止上課,合起樂譜,悄悄遞給她一張紙條。瑪麗亞還來沒來得及回神,就收下紙條,但隨即又感懊悔,然而大廳已不見杜勃羅夫斯基的身影。瑪麗亞回到自己房裡,打開字條,讀到下面兩行字:

「今晚七時請到溪邊涼亭。我有話必須對妳說。」

她大感好奇。她期待著德福日的告白已久,是既充滿希望又感到害怕。她很樂意親耳證實她所猜測之事,但又覺得,按身分這個人根本無法指望哪天能跟她成婚配,要去聆聽他的告白,這對她是有失體統的事。她還是決意赴約,但有一事讓她猶豫不決:她該以什麼方式接受教師的告白,以貴族小姐的憤怒,還是知心好友的規勸?以輕鬆愉快的嘻笑,還是默然無語的認可?這時她頻頻地看著時鐘。天色漸暗,僕人端上燈燭,特羅耶庫羅夫坐定與上門的鄉親打起波士頓牌。桌上的鐘敲打著六時三刻,瑪麗亞悄悄地走到門階,四處張望一下,便往花園奔去。 夜色漆黑,烏雲蔽天──眼前兩步之外什麼也看不到,不過瑪麗亞在黑暗中走的是熟悉的小徑,一會兒便已來到涼亭邊;她在這兒停下腳步,好讓自己調整呼吸,並以若無其事、從容不迫的姿態面對德福日。但是德福日這時已站在她眼前。

「感謝妳,」德福日說道,聲音輕柔、憂鬱,「妳沒拒絕我的請求。要是妳不接受我的請求,我會滿心絕望的。」

瑪麗亞的回答是事先準備好的臺詞:「希望您不會讓我為自己的寬容而後悔。」

他默不作聲,似乎,正在鼓足勇氣。

「迫於情勢……我必須離妳而去,」他終於說出口,「或許,妳很快就會聽說……但在臨別之前我有必要親自跟妳說明白……」

瑪麗亞一句話也沒回答。德福日的這幾句話裡,她聽到了告白的開場,這是她早就預料到的。

「我不是妳所以為的那個人,」他垂下頭,繼續說道,「我不是法國人德福日,我是杜勃羅夫斯基。」

瑪麗亞驚叫一聲。

「別害怕,看在上帝分上,妳不用害怕我的名字。不錯,我正是那個不幸的人,被妳父親剝奪了區區餬口的一塊麵包,也被趕出家傳住屋,只好在大道上攔路搶劫。不過,妳不必怕我──不管是為妳自己,或為妳父親。一切都結束了。我原諒他了。告訴妳吧,是妳救了他。本來我第一個血債血還的壯舉是要衝著他而來的。我曾在他住屋四周來回走動,琢磨著要讓大火在哪兒點燃,從哪兒進入他的臥房,如何截斷他所有逃生的出路──就在那時,妳打從我身邊走過,宛如天上仙境,我的心於是軟化下來。我明白,妳所居住的屋子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任何與妳有血緣關係的人都不應受到我的詛咒。我放棄仇恨,就像放棄一個瘋狂的行動。一連幾天我徘徊在波克羅夫斯克村的花園,期待能從遠處看到妳白色的衣衫。當妳漫不經心地散步時,我會從一個灌木叢溜進另一個灌木叢,跟隨在妳身後,想到我在守護著妳,想到有我在暗中跟著的地方,妳就安全無虞,於是我便感覺無限歡喜。終於機會來了。我住進妳們家裡。這三週時間對我來說是快樂的日子。對這些日子的回憶將會是我悲傷生命中的一大樂事……今天我接到一項消息,於是我再也無法待在這兒。我和妳就在今天分手……此時此刻……不過離去之前我必須對妳開誠布公,以免妳詛咒我,蔑視我。有時不妨想想杜勃羅夫斯基吧。要知道,他的出生是另有使命,他的心曾經深愛著妳,永遠也不會……」

這時輕輕傳來一聲口哨──於是杜勃羅夫斯基住口不說了。他抓起瑪麗亞的一隻手,貼到自己火熱的雙唇。哨聲再度響起。

「抱歉,」杜勃羅夫斯基說道,「有人在叫我,稍遲一分鐘可能會讓我置身死地。」他走了開來。瑪麗亞一動不動地站著,杜勃羅夫斯基回過身來,再度握住她的手。

「要是什麼時候,」他對瑪麗亞說道,聲音溫柔、感人,「要是什麼時候妳厄運當頭,妳又無法指望任何人的協助與庇護,這種情況之下妳能否答應來找我,向我提出任何要求,讓我對妳伸出援手?妳能否答應不會拒絕我對妳的真心誠意?」

瑪麗亞默然而泣。哨聲第三次響起。

「妳會把我毀了!」杜勃羅夫斯基大聲說道。「妳要是不回答我,我就不走──妳答應不答應?」

「我答應。」美人兒細聲說道,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下一章:第十二章2/2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