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十二章2/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4:38:00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瑪麗亞從花園回來,與杜勃羅夫斯基的幽會讓她內心波濤洶湧。她覺得,大家都在跑來跑去,整個屋子忙亂成一團,門階旁停靠著一輛三頭馬車,她從遠處聽到特羅耶庫羅夫的聲音,害怕被人發現她不在家,於是她便趕忙走進屋裡。特羅耶庫羅夫在大廳裡碰見她,這時賓客正團團圍住我們所熟悉的縣警察局長,七嘴八舌地向他發問。局長身穿外出服裝,從腳到頭全副武裝,回答眾人時,神情是一副大忙人的神祕模樣。

「妳到哪兒去了,瑪麗亞?」特羅耶庫羅夫問道,「妳有見到德福日先生嗎?」瑪麗亞費了好大的勁才答說沒有。

「妳能想像嗎,」特羅耶庫羅夫又說道,「警察局長竟然來捉拿他,還口口聲聲對我說,他就是杜勃羅夫斯基本人。」

「一切特徵都吻合,大人。」局長恭恭敬敬說道。

「嘿,老弟,」特羅耶庫羅夫打斷局長說話,「你可以走人,到你知道該去的地方,就帶著你那些特徵吧!我自己沒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就不會把我那法國佬交給你。如何能信得過安東・帕甫奴季依奇說的話,這個人是孬種,又愛說謊。他幻想家庭教師要對他搶劫。何以當天早上這件事他對我隻字未提?」

「法國佬把他嚇壞了,大人,」局長回答,「又逼他發誓不說出去……」

「一派胡言,」特羅耶庫羅夫斷然說道,「現在我會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弄個一清二楚。」「教師在哪兒?」他向一個進來的家僕問道。

「哪兒也找不到,老爺。」僕人答道。

「去給我搜,」特羅耶庫羅夫吼道,不禁開始起了疑心。「把你那些大吹特吹的特徵給我瞧瞧,」他對局長說道,局長忙不迭地給他遞上一頁紙張。「嗯,嗯,二十三歲……這倒吻合,不過這還不能證明什麼。教師怎麼了?」

「找不到,老爺。」再度是同樣的答覆。特羅耶庫羅夫開始惴惴不安,瑪麗亞則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妳的臉色很蒼白,瑪麗亞,」父親對她說道,「把妳嚇壞了吧。」

「不是的,爸爸,」瑪麗亞回答,「我頭痛。」

「回房去吧,瑪麗亞,不用擔心。」瑪麗亞親吻了父親的手,趕緊回到自己屋裡,然後撲倒在床,歇斯底里地號啕大哭。女僕都跑了過來,為她寬衣,用了冷水,又用了各式各樣的香精,好不容易讓她平靜下來,安頓她躺下,於是她才昏昏沉沉入睡。

這時,大家找不到法國人。特羅耶庫羅夫在大廳裡來回踱步,一臉嚴肅地用口哨吹著《勝利的雷聲響起》。賓客相互竊竊私語,局長像是傻瓜一樣被耍,法國人就是找不著。或許,有人通風報信,讓他及時脫身。但是誰報的信?又如何報信呢?這是一團謎。

時鐘敲響十一點,但是沒人有心睡覺。最後,特羅耶庫羅夫怒氣沖沖地對局長說道:

「怎麼了?看來你不會要在這兒賴到天亮吧,我家可不是客棧,如果他真是杜勃羅夫斯基,老兄,憑你的能耐你也逮他不著。你打道回府吧,以後可要機靈點。還有你們也該是回家的時候了,」他又對客人說道,「吩咐備車吧,我要睡了。」

特羅耶庫羅夫就如此毫不客氣地送走賓客!

下一章:第十三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