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十三章
刊登日期
2016-06-15 14:48:13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過了若干時日,也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然而第二年的初夏,特羅耶庫羅夫的家庭生活卻出現很多的變化。

離他莊園三十俄里處有一個富裕的領地,屬於維列依斯基公爵所有。公爵久居異國,他所有產業由一位退役少校管理,因此波克羅夫斯克村與他們的阿爾巴托沃村之間並無任何來往。然而於五月底公爵從國外回來,回到他有生以來從未見過的自己的村莊。他過慣閒散的生活,耐不住幽居鄉野的寂寥,於是在返鄉後的第三天便來到曾經相識的特羅耶庫羅夫家裡共進午餐。 公爵五十上下年紀,但樣子卻老得多。生活漫無節制讓他的健康大大受損,也在他身上留下無以抹滅的痕跡。儘管如此,他外表看起來還是很體面,風度翩翩的,由於他習慣出入上流社會,也因此培養出和藹可親的氣質,尤其在對待女士方面。他永無止境地追求娛樂與消遣,也永無止境地感覺生活無趣。特羅耶庫羅夫對他的來訪極為滿意,認為這是一個見過世面的人向他表示敬意。特羅耶庫羅夫按照慣例招待他參觀自己的各項設施,並把他帶到犬舍。但是公爵幾乎讓狗圈的味道給嗆死,於是用灑過香水的手絹掩住鼻子,趕忙走了出來。他並不喜歡舊式的花園,以及那兒經過修剪的椴樹、八角形的池塘與筆直的林蔭小道。他喜歡英格蘭式花園,喜歡所謂的大自然風貌,不過還是對特羅耶庫羅夫表示誇獎與讚嘆。僕人過來報告,飯菜已上桌。他們便吃飯去。這趟散步讓公爵感到疲憊,走起路來一拐一拐的,並對自己上門造訪感到懊悔。

不過在大廳迎接他們的是瑪麗亞,她的美貌讓這個老不修震驚不已。特羅耶庫羅夫要客人坐在她旁邊。有她在場,公爵特別來勁,心情愉快,講了好幾個引人入勝的故事,成功地吸引了她的注意。飯後,特羅耶庫羅夫提議騎馬蹓躂,但是公爵表示歉意,一邊指著自己的絲絨軟靴,一邊笑稱自己有痛風的毛病;為了不離開身邊迷人的姑娘,他說倒不如搭乘敞篷馬車去兜風。馬車套好,兩個老人和一位美少女,三人一起登上車,便出發了。談天說地一路不停。瑪麗亞聽著這位世俗男子討人歡心的阿諛讚美之辭,滿心愉快,忽然維列依斯基轉頭向特羅耶庫羅夫問道,這棟燒毀的房子是怎麼一回事,房子是不是屬他所有?……特羅耶庫羅夫眉頭緊蹙,火燒的莊園在他心裡勾起了種種回憶,讓他大感不快。他答說,這塊土地現在歸他,而以前屬於杜勃羅夫斯基。

「屬於杜勃羅夫斯基,」維列依斯基重覆說道,「怎麼,就是那個鼎鼎大名的強盜?」

「他的父親,」特羅耶庫羅夫回答,「這位父親也是個大強盜。」

「我們這位里納爾多(註一)究竟身在何處?他是活著,還是落網了?」

「他還逍遙法外呢,只要警察局長還跟盜賊鬼混在一起,他就無法被逮捕歸案;順便一提,公爵,杜勃羅夫斯基光顧過你的阿爾巴托沃村嗎?」

「沒錯,去年他好像把什麼燒毀或洗劫一空……要是能和這位浪漫英雄好好結識一番,想是挺讓人好奇的,瑪麗亞,您說是嗎?」

「有什麼好讓人好奇的!」特羅耶庫羅夫說道,「瑪麗亞認識他,他整整給瑪麗亞上了三週的音樂課,感謝上帝,上課費用他分文未取呢。」這時特羅耶庫羅夫就開始說起他這位法國教師的故事。瑪麗亞如坐針氈,維列依斯基則聚精會神地聽完故事,覺得這一切充滿蹊蹺,便改變話題。兜風回來之後,他吩咐備妥馬車,即使特羅耶庫羅夫極力挽留他過夜,他還是在喝完茶之後馬上離去。不過離去之前他邀請特羅耶庫羅夫帶著瑪麗亞到他家作客──自視甚高的特羅耶庫羅夫居然一口答應,因為他看重對方公爵的身分、兩顆星星的官階,以及三千農奴的家業,認為維列依斯基公爵的地位在某種程度上與他旗鼓相當。

維列依斯基公爵來訪的兩天過後,特羅耶庫羅夫便帶著女兒到他家作客。走近阿爾巴托沃村,見到一間間農舍清爽乾淨、開朗明亮,主人宅邸石砌而成,按英格蘭城堡風味建造,他不由得大為讚賞。宅邸前面延伸一片綠意盎然的草地,放牧著一頭頭瑞士乳牛,牛頸上鈴鐺叮噹響著。宅院四周環繞著開闊的花園。主人在門口臺階迎接客人,並向美少女伸手過去。他們走進富麗堂皇的大廳,那兒桌上擺設著三套餐具。公爵帶領客人走到窗前,於是他們眼前展現一片美景。窗前流過伏爾加河,河上走著滿載貨物、風帆緊鼓的駁船,另外隱約可見點點漁船,這種漁船被稱作「要命鬼」(註二)是再貼切不過了。河的對岸是連綿的山岡和原野,幾座村落點綴,讓附近一帶顯得充滿生氣。然後他們又細細觀賞畫廊,這兒都是公爵購自各國的繪畫。公爵向瑪麗亞解說形形色色的繪畫內容,以及畫家生平,並指出畫中各項優缺點。他對畫作品頭論足,他的語言並非是老學究型行家的那種陳腔濫調,而是洋溢著感情,富於想像。他娓娓道來,瑪麗亞聽得心曠神怡。接著大家走到餐桌就座。對於自己這位安菲特律翁(註三)的美酒與他廚師的手藝,特羅耶庫羅夫給予十分公道的肯定;瑪麗亞與這人有生以來才見過兩次面,但與他對話過程竟不覺有絲毫的侷促或扭捏。午飯過後,主人建議客人到花園走走。他們在一個大湖岸邊的涼亭中喝著咖啡,湖中佈滿小島。忽然,管樂齊鳴,接著,一艘搖著三對槳的船停靠到涼亭邊。於是他們乘舟遊湖,沿著各島而行,他們參觀了其中幾座島嶼。一座島上有個大理石雕像,另一座島上有個僻靜的洞穴,又一座島上有個紀念碑,上面刻著一段神祕題辭,在瑪麗亞心中激發了特屬少女的好奇,由於公爵僅是客客氣氣地含糊其詞帶過,瑪麗亞這份好奇並未充分滿足。時間不知不覺地流逝,天色漸暗。公爵藉口天涼露重匆匆返家,這時茶炊已經等候著他們。公爵請瑪麗亞在他這個老單身漢家裡不妨當家作主,自己動手。她給大家沏了茶,聆聽著這位親切的演說家滔滔不絕地說東道西。突然,傳來炮響,一片煙火照亮天空。公爵遞給瑪麗亞一條披肩,並招呼她與特羅耶庫羅夫到陽臺去。屋子前面,暗夜之中迸發出七彩繽紛的火焰,旋轉飛舞,升向高空,像花穗,像棕櫚,又像噴泉,然後紛紛落下,像雨滴,又像星星,火花滅去,再重新迸發出火焰。瑪麗亞心花怒放,像個孩子。看到瑪麗亞驚聲讚嘆,維列依斯基公爵滿心歡喜,而特羅耶庫羅夫對公爵也是大為滿意,因為他認為公爵的tous les frais(註四)是為了向他表示敬意,並有意討他的歡心。

晚餐之精緻絲毫不遜於午餐。客人各自進到為他們備妥的房間,第二天清晨他們便道別這位殷勤的主人,並互相承諾很快將再會面。


註一:里納爾多(Rinaldo Rinaldini)是德國作家烏爾庇烏斯(Christian August Vulpius, 1762-1827)的小說《里納爾多‧里納爾地尼:盜匪首領》(The History of Rinaldo Rinaldini: Captain of Banditti, 1824)中的主角。

註二:「要命鬼」(душегубка)為表面字義,其實表示「狹長而不平穩的小船」。

註三:安菲特律翁(Amphytrion)是古希臘一位具傳奇色彩的國王,以親切、好客著稱,如今他的名字已成普通名詞,表示「慷慨好客的人」。

註四:法文,表示「這一切的努力」。

下一章:第十四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