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十四章
刊登日期
2016-06-15 14:48:43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瑪麗亞在房間裡,落座敞開的窗前,在繡花架上做著刺繡。她沒像康拉德(註一)的情人一樣,搞混了絲線,康拉德的情人因為陷入熱戀而心不在焉,繡出一朵玫瑰,用的竟然是綠色的絲線。瑪麗亞的繡花針下,底布準確無誤地重現原稿的圖樣,儘管她的心思並未留意手頭上的針線活,而是飛到遙遠的地方。

忽然從窗外悄悄地伸進一隻手,在繡花架上放了一封信,瑪麗亞還來不及醒悟過來,這人便消失無蹤。這當兒僕人走了進來,叫她去見特羅耶庫羅夫。她內心一陣顫動,把信藏到三角圍巾裡,便忙不迭地往父親書房走去。

那兒不是特羅耶庫羅夫一個人。維列依斯基公爵坐在他身邊。瑪麗亞一出現,公爵站了起來,默不作聲地向她鞠躬致意,一副侷促不安的樣子,這對他是很不尋常的。

「過來這兒,瑪麗亞,」特羅耶庫羅夫說道,「告訴妳一個消息,希望它能讓妳歡喜。這是妳的未婚夫,公爵來向妳提親啦。」

瑪麗亞赫然愣住,臉上一片死般的蒼白。她不發一語。公爵走到她跟前,握住她一隻手,一臉深受感動的表情,問道:她是否願意給他幸福。瑪麗亞默不作聲。

「願意,她當然願意,」特羅耶庫羅夫說道,「不過你知道,公爵,這句話女孩兒家是很難啟齒的。嗯,孩子們,你們就親一下吧,祝你們幸福快樂。」

瑪麗亞站著,紋絲不動,老公爵親吻了一下她的手,突然淚水順著她蒼白的臉頰涔涔滑下。公爵微微皺起眉頭。

「去,去,去,」特羅耶庫羅夫說道,「擦乾眼淚,然後高高興興回來見我們。她們女兒家訂婚時都會落淚的,」他轉向維列依斯基又說道,「這在她們已經成為規矩了……現在嘛,公爵,我們談談正事,也就是嫁妝的事吧。」

這是瑪麗亞求之不得的,她於是利用父親允許之便趕快離開現場。她跑進房裡,鎖上大門,一邊讓眼淚痛痛快快地宣洩而出,一邊想像自己成為老公爵妻子的情景。公爵突然讓她覺得又可惡又可恨……婚姻既像斷頭臺,又像墳墓,讓她驚嚇不已……「不,不,」她連聲說道,心中充滿絕望,「寧願去死,寧願進修道院,寧願投奔杜勃羅夫斯基。」這下子她想到那封信,預感那信是來自杜勃羅夫斯基,於是忙不迭地取信閱讀。信的確是他寫的,卻只有以下幾個字:

「晚上十點。老地方。」


註一:康拉德是波蘭著名愛國詩人密茨凱維茲(Adam Mickiewicz, 1798-1855)的史詩《康拉德‧華倫羅德》(Konrad Wallenrod, 1828)中的男主角。普希金本人很欣賞密茨凱維茲的作品。

下一章:第十五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