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十五章
刊登日期
2016-06-15 14:51:23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皓月當空,七月的夜晚一片寧靜,偶爾清風徐來,整片花園便輕輕地傳來沙沙聲。

像一個輕盈的影子,美少女走近預定的約會地點。還不見任何人的蹤影,突然杜勃羅夫斯基便從涼亭後面出現在她眼前。

「一切我都知道了,」他對瑪麗亞說道,聲音輕柔、哀傷,「請記住妳的誓言。」

「你要保護我,」瑪麗亞回答,「可是你不要生氣,你的保護又讓我害怕。你要如何幫助我呢?」

「我可以讓妳擺脫那個可惡的人。」

「看在上帝分上,不要去動他,別想去動他,要是你愛我的話──我可不想成為可怕事件的罪魁禍首……」

「我不會動他的,妳的心意對我是神聖的。他托妳的福才保住老命。我不會假借妳的名義幹下任何壞事。妳必定是純潔無暇的,即使我有任何罪過的時候。可是我要如何從鐵石心腸的父親手中把妳拯救呢?」

「還有希望。我希望我的淚水和絕望能打動他。他人雖固執,卻很愛我的。」

「別空想啦,這些淚水在他看來都是司空見慣的恐懼與排斥,當女孩兒家出嫁不是出於熱情,而是出於精打細算的利害關係,反應都是如此。如果他固持己見,違反妳的心願而擅自決定妳的幸福,如果他要強行把妳送入洞房,把妳的命運交入老丈夫之手,妳又當如何?……」

「那,那就沒辦法了,你就來找我吧,我做你的妻子。」

杜勃羅夫斯基內心為之顫動,蒼白的臉上浮現深深一層紅暈,但旋即又變得比先前更蒼白。他低下頭,久久不發一語。

「妳就鼓足勇氣,懇求父親吧,投到他的腳下,向他說明,與這樣年邁體衰、荒淫好色的老頭子相伴,妳的未來將會是一片淒慘,妳的青春將會枯萎凋零;妳就狠下心跟他好好說明白:告訴他,要是他還是如此鐵石心腸,那……那妳只好訴諸可怕的手段,以求自保……告訴他,財富不能帶給妳片刻的幸福;奢華安慰的是貧窮,而且還常常讓人無法適應,因此這種安慰也只是一時半刻而已。不要向他退讓,不要害怕他的怒火、他的威嚇,只要還有希望的影子,哪怕是一絲絲,看在上帝分上,切莫退讓。到時要是已經沒有別的辦法……」

這時杜勃羅夫斯基雙手掩面,他似乎一時喘不過氣──瑪麗亞則哭泣著……

「可悲呀,我的命運真可悲呀,」他痛苦地嘆息,說道,「我願為妳奉獻生命,只要能從遠處看看妳,能摸一下妳的手,都可讓我陶醉不已。可是當有機會把妳貼緊我熱血澎湃的心口,並且訴說:我的天使呀,讓我們同生共死吧!可憐的我卻必須逃避這幸福,我必須費盡全力把它推得遠遠的……我沒有勇氣拜倒在妳腳下,為這項我不配得到的莫名恩賜感謝上天。喔,我該多麼痛恨那人才是……可卻感覺,我的內心現在沒有仇恨的空間了。」

他輕輕地擁抱瑪麗亞苗條的身軀,輕輕地讓她貼近自己心口。瑪麗亞充滿信任地將頭倚靠在這位年輕強盜的肩膀。兩人都默默無語。

時間飛逝。「該是回家的時候了。」瑪麗亞終於說話。杜勃羅夫斯基宛從夢中乍醒。他抓住瑪麗亞的手,把一枚戒指戴到她手指上。

「要是妳下定決心投奔於我,」他說,「那就拿戒指到這兒來,把它放進這棵橡樹的樹洞,我會知道該怎麼辦。」

杜勃羅夫斯基親吻了她的手,便消失在林木之間。

下一章:第十六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