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第十七章2/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5:04:29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看來,你不認我這個老爺,好吧,」他答道。「那你在我家花園裡做什麼?」

「偷馬林果。」男孩回答,一臉漠然。

「好啊,奴僕與主子一個樣,有什麼樣的牧師,就有什麼樣的教區(註一),難道馬林果會長在我家的橡樹上?」

男孩默不作聲。

「老爸,要他把戒指交出來。」薩沙說道。

「你閉嘴,薩沙,」特羅耶庫羅夫答道,「別忘了,我還準備跟你算帳呢。回自己房裡去。嘿,你這斜眼的,我覺得你是個鬼靈精。交出戒指,回家去吧。」

男孩鬆開拳頭,表示手裡什麼也沒有。

「要是你對我從實招供,我就不會鞭打你,還會給你五戈比買核桃吃。要不我會讓你嘗嘗你想都想不到的滋味。哼!」

男孩不發一語,低頭而立,裝成一副十足傻子的模樣。

「好吧,」特羅耶庫羅夫說道,「把他關到什麼地方好好看管,不要讓他逃跑,否則我要讓家裡每個人都脫層皮。」

斯捷潘把他帶到鴿舍,關到裡面,並派養鴿的老婆子阿佳菲亞好好看管。

「現在到城裡去叫來警察局長,」特羅耶庫羅夫目送男孩被帶走後,說道,「還要越快越好」。

「這下子毫無疑問了。她跟那該死的杜勃羅夫斯基保持聯繫。莫非瑪麗亞真的向他求救?」特羅耶庫羅夫想著,在房裡來回踱步,並忿忿地吹著口哨《勝利的雷聲響起》。「看來,我終於找到他的最新線索,他休想逃過我們的手掌心。我們要好好掌握這次機會。聽,鈴響了,感謝上帝,這是警察局長到了。」

「來人呀,把逮到的那男孩帶上來。」

這時,一輛馬車駛進院子,我們都已熟悉的警察局長,一副風塵僕僕的,走進屋來。

「好消息哪,」特羅耶庫羅夫對他說道,「我逮到了杜勃羅夫斯基啦。」

「那太感謝上帝,大人,」局長說道,一臉喜色,「那他人呢?」

「不是杜勃羅夫斯基本人,而是他的一個手下。他可以幫助我們逮到匪首本人。瞧,人這就帶來了。」

局長原本期待的是滿臉殺氣的強盜,豈知見到的是一個外表瘦弱的十三歲男孩,不禁大感詫異。他大惑不解地看向特羅耶庫羅夫,等待解釋。特羅耶庫羅夫於是說起今晨發生的事,不過卻未提及瑪麗亞。

局長仔細地聽著特羅耶庫羅夫的敘述,不住地瞧了瞧這位小壞蛋,這時只見他做出一副呆傻的樣子,對周遭一切毫不在意。

「大人,請容許我跟您單獨談談。」局長最後說道。

特羅耶庫羅夫帶他到另一個房間,並隨手把門關上。

半小時之後,他們再度回到大廳,小囚犯正在這兒等候對他命運的判決。

「老爺原想將你送到城裡的大牢,」局長對他說道,「把你用鞭子抽打一頓,再把你流放遠方,可我卻為你挺身而出,求他寬恕你。把他鬆綁!」

有人為男孩解開繩索。

「跟老爺道謝去吧,」局長說道。男孩走到特羅耶庫羅夫跟前,親吻了他的手。

「回家去吧,」特羅耶庫羅夫對他說道,「以後可別往樹洞裡偷馬林果了。」

男孩走出門來,高高興興地跳下門階,頭也不回地拔腿狂奔,越過原野,往基斯杰涅夫卡村而去。跑抵村子,他在村邊第一間半塌的木屋前停下腳步,敲了敲窗戶。窗戶掀了開,現出一位老婆婆。

「奶奶,給點麵包,」男孩說道,「咱從早都沒吃點東西,要餓死啦。」

「呵,是你呀,米佳,你上哪兒去啦,小鬼頭?」老婆婆答道。

「等會兒再說,奶奶,看在上帝分上,來點麵包吧。」

「那進屋來吧。」

「沒時間啦,奶奶,咱還得跑一趟別的地方。麵包,看在基督分上,來點麵包吧。」

「真是坐不住的傢伙,」老婆婆嘟囔著,「喂,這塊拿去吧。」說著從窗子遞出一塊黑麵包。男孩貪婪地咬了一口,嘴裡嚼了嚼,瞬間便飛奔而去。

天色開始變暗。米佳走過幾處烘穀房與菜園子,來到基斯杰涅夫卡村的樹林。有兩棵松樹矗立著,就像林子前沿的衛兵,米佳在這兒停下腳步,先四下張望,再吹起口哨,哨聲尖銳、斷續,他便側耳傾聽;傳來輕柔、持續的哨聲,與他應和,於是從樹林裡走出一個人,朝他走了過來。


註一:「有什麼樣的牧師,就有什麼樣的教區」(каков поп, таков и приход),俄國諺語,表示「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下人」。

下一章:第十八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