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關於《杜勃羅夫斯基》1/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5:13:06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杜勃羅夫斯基》是普希金於一八三二年十月至一八三三年二月間寫作的長篇小說。其實它不算是完成的作品,因為普希金對小說中若干問題並未做最後定案,因此普希金在一八三七年初過世之前,都未出版本作品。親友在整理他的遺稿時發現這篇作品,將它交給出版社略作潤飾,並加上名稱《杜勃羅夫斯基》,於一八四一年首度公諸於世。由於本篇故事算是完整,讀者並不感覺它是未完成的作品。

本篇小說的構想最初來自一個現實人生的故事,是普希金於一八三二年十月間由他的朋友拿秀金(П. В. Нащокин)口中得知。故事主角是一位家境不算富裕的白俄羅斯貴族,名叫奧斯特洛夫斯基。他與鄰居打官司,由於政府官吏與法官的貪贓枉法,判決不公,讓他落得一無所有,於是他落草為寇,率領草寇先是報復性地搶劫貪官污吏,後來則是到處打家劫舍。這人最後遭逮捕入獄。構想的另一項來源同樣是一八三二年十月於科茲洛夫縣地方法院針對上校克留科夫與中尉穆拉托夫的一項法律訴訟所作的判決書,普希金修改其中人名與地名,引用於小說《杜勃羅夫斯基》的第二章。

當然,普希金對於本部小說的理念,遠遠超越上述故事。首先,《杜勃羅夫斯基》的許多類似情節已見諸他之前的一些作品,尤其是《別爾金小說集》的〈小姐與村姑〉。只不過此時的普希金嘗試擴大散文小說創作的視野,希望從描繪個別人物與故事的短篇小說發展為反應俄國社會與歷史的長篇小說,因此將不少熟悉情節做更多元化與複雜化的處理。

我們不妨看看〈小姐與村姑〉與《杜勃羅夫斯基》有哪些類似情節:背景都發生於俄國偏遠省分;故事都是以描寫兩個鄰近貴族老爺的衝突為開端;上下兩輩在思想上都發生衝突,〈小姐與村姑〉中是阿列克賽與父親,《杜勃羅夫斯基》中是瑪麗亞與父親;〈小姐與村姑〉中的老別列斯托夫與《杜勃羅夫斯基》中的老杜勃羅夫斯基、老特羅耶庫羅夫都喜歡狩獵;兩家老爺有過節,兩家子女卻偷偷相戀;兩篇小說中,相交男女都有一方冒名掩飾自己真實身分;相交男女都利用一棵老橡樹的樹洞,偷偷通信。

不過,兩篇小說還是有很大的差異。〈小姐與村姑〉中,因突發事件,人物關係發生大轉折,兩家長輩的衝突煙消雲散,兩家兒女的戀情也喜劇收場;《杜勃羅夫斯基》中,也有幾次的突發事件,造成人物關係大轉折,但劇情都是轉喜為悲。例如:老杜勃羅夫斯基與老特羅耶庫羅夫原來關係友善,卻為突發、卻也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反目成仇,造成老杜勃羅夫斯基傾家蕩產,小杜勃羅夫斯基也因此流落江湖,落草為寇;特羅耶庫羅夫良心發現,有意將田產歸還老杜勃羅夫斯基,來到他家,老杜勃羅夫斯基不解其意,反而因此急怒攻心,中風而亡;由於傳信人之間的誤解,瑪麗亞通報信息延誤,造成小杜勃羅夫斯基救援不及,瑪麗亞被迫下嫁維列依斯基公爵,男女主角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美夢頓時破滅。

當然,普希金對於《杜勃羅夫斯基》的理念不僅於此。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初起,普希金希望能開創寫實主義長篇小說寫作的新方向。他將興趣投注於當時俄國社會、歷史與人民問題的研究,因此才有長篇小說《杜勃羅夫斯基》、歷史著作《普加喬夫史》(一八三四)、長篇小說《上尉的女兒》(一八三六)等作品的誕生。

根據普希金的觀點,俄國當時的社會問題,如貴族階層的分裂、貴族地主與農民階層的衝突等,日益加深,而這些問題應追溯至一七六二年的俄國宮廷政變與之後葉卡捷琳娜二世(或譯為:凱薩琳大帝、凱薩琳女皇等)的多項改革。一七六二年一月,俄國伊莉莎白女皇過世,彼得三世即位,他的妻子葉卡捷琳娜卻於六月底發動政變,罷黜彼得三世,並於七月間將他毒死,自立為沙皇,也就是葉卡捷琳娜二世。一七七三年至一七七五年間,俄國發生普加喬夫叛亂,這項農民叛亂雖遭鎮壓,卻刺激葉卡捷琳娜二世實施中央集權,抓緊對地方的管理,並以擴大貴族階層的權力與領地方式,加強對農奴階層的控制,因此造成貴族農奴主與農奴之間衝突日益擴大。另外,大貴族難免利用權勢欺壓與兼併小貴族,於是發生貴族階層分裂的問題。這些問題都反映在《杜勃羅夫斯基》的情節中。

本篇作品中,特羅耶庫羅夫老爺是世襲貴族,富甲一方,雖然已是陸軍上將退役,對待省裡的大小官員仍頤指氣使,對待農奴則專橫霸道。老杜勃羅夫斯基則是退役禁衛軍中尉,雖然家道中落,面對財大勢大的特羅耶庫羅夫,仍然維持俄國古老貴族的傲氣,寧折不屈,後來身家產業全遭特羅耶庫羅夫併吞,因此憂憤而亡。這也是小杜勃羅夫斯基貧無立錐之地,被逼上梁山的背景。杜勃羅夫斯基與特羅耶庫羅夫兩家關係正是俄國貴族階層分裂的寫照。

杜勃羅夫斯基落草為寇,黨羽大都是他領地上的農民、家僕、手工藝人(鐵匠、裁縫等),也就是廣義上的農民(或說是農奴)。農民不願接受特羅耶庫羅夫管轄,寧願追隨杜勃羅夫斯基打家劫舍,一方面是基於對杜勃羅夫斯基家族的忠心,另一方面則是基於對專橫霸道的特羅耶庫羅夫的反感。正如老車夫安東對杜勃羅夫斯基所言:「哪能讓特羅耶庫羅夫老爺管轄!……他那兒常常連自己的人都不好過,還要把別家的人弄到手,到時他不但要把人剝一層皮,連身上的肉都要揪了下來。不行……除了咱們的主人你,咱們誰都不要……反正咱們已經跟定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