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勃羅夫斯基

標題
關於《杜勃羅夫斯基》2/2
刊登日期
2016-06-15 15:15:26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普希金研究一七七三年「普加喬夫之亂」發現,農民起義,反抗農奴制度,卻容易淪為暴民,難逃失敗的命運;他也目睹一八二五年「十二月黨人起義」的失敗,看到貴族知識份子追求自由、反對封建的奮鬥,因缺乏廣大人民群眾做後盾,輕而易舉地遭瓦解。雖然杜勃羅夫斯基為表示對司法不公的抗議,打劫貪官污吏與為富不仁的地主,還稱不上起義,但普希金似乎在小說中表達:只有貴族與農民兩個階層合作,在貴族知識份子領導下,俄國人民追求平等、自由的努力才有機會獲得成功。

話雖如此,我們從普希金筆下可以發現,如何面對社會缺乏公理正義的現象,當時俄國知識份子與農民兩個階層態度並不一致,兩個階層走向合作一途仍有很長的距離。小說第五章中,陪審官沙巴施金、縣警察局長等人代表特羅耶庫羅夫,前來接收杜勃羅夫斯基家產與領地,杜勃羅夫斯基的家僕與農民憤怒、鼓譟,準備捆綁沙巴施金、縣警察局長等人,卻遭杜勃羅夫斯基大聲喝止:「……你們幹什麼?你們會害死自己,也會害死我。都回家去吧……不用怕,沙皇是仁慈的,我會去懇求他。他不會讓我們受委屈的。我們都是他的子民。要是你們造反,幹了盜匪,叫他如何庇護你們。」這時的杜勃羅夫斯基還對沙皇體制抱有希望,並未想到走上梁山一途。後來,小說第六章中,火燒房舍,杜勃羅夫斯基吩咐鐵匠阿爾希普去將沙巴施金、縣警察局長等人放出,鐵匠卻故意將大門反鎖,讓沙巴施金、縣警察局長等活活燒死。這時杜勃羅夫斯基除了落草為寇,已無其他退路了。不過,貴族知識份子與農民理念畢竟不同,因此,故事最後的第十九章中,杜勃羅夫斯基宣佈:「你們在我領導下都已發財致富……藉此隱身某個偏遠省分,可保安全無虞,並在那兒依靠誠實勞動過日,……不過,你們都是些無賴,或許你們不願放棄自己的老本行。」說完,杜勃羅夫斯基便與追隨他打家劫舍多時的農民分道揚鑣,遠走海外。

接著,簡單談談小說中的人物刻劃。首先是男主角杜勃羅夫斯基。根據小說描述:「匪首的聰明智慧、膽氣過人,以及某種的慷慨大度,竟是人人稱頌。人人傳誦他的奇聞軼事;人人嘴邊都掛著杜勃羅夫斯基的大名」、「杜勃羅夫斯基並不是什麼人都侵犯,他只對有名的財主下手,還會留一些給他們,絕不會搜刮得一乾二淨,而且從來沒人控訴他有動手殺人一事」、「……尤其是年輕小姐。她們其中許多人還把杜勃羅夫斯基視作浪漫英雄,對他暗生好感,特別是瑪麗亞」,杜勃羅夫斯基具「俠盜」形象,神似當時流行於西歐(尤其是法國)的盜賊小說中的「高貴的強盜」,他似乎多了幾分法國風,卻少了幾分俄國味。

至於女主角瑪麗亞,年輕、美麗,有思想、有個性,勇敢追求愛情,但也讓讀者覺得食古不化。她堅持遵守對上帝的誓言,不願離開維列依斯基公爵隨杜勃羅夫斯而去,讓小說結局留下莫大的遺憾。瑪麗亞讓人想起普希金筆下另一位女主角塔琪雅娜(《葉夫蓋尼‧奧涅金》),都是作者心目中俄羅斯婦女美麗與美德的化身。

特羅耶庫羅夫則是小說中刻畫最成功的人物。他是家世顯赫的貴族,個性專橫霸道,缺乏教養,對待農奴嚴苛殘忍。在普希金筆下,他雖是負面人物,但並非一無是處。他平日慷慨好客,也有意把併吞的產業歸還給老杜勃羅夫斯基。他形象鮮活生動,人物真實,難怪十九世紀俄國著名文學批評家別林斯基表示,「以特羅耶庫羅夫為代表的俄國貴族的舊式生活,被表現得令人吃驚地準確。」

另一特殊的人物是鐵匠阿爾希普。普希金對他著墨不多,但他個性堅毅、果決,具領袖氣質,造型突出。例如,是他帶領農民鼓譟,準備反抗陪審官沙巴施金、縣警察局長等人。另外,他趁著夜色,手持斧頭潛行房外,有意斬殺沙巴施金等人,雖然被杜勃羅夫斯基撞見,企圖未能得逞,但隨後他故意將房門反鎖,讓大火燒死沙巴施金等,也成為逼使杜勃羅夫斯基上梁山的最後一根稻草。這裡顯示阿爾希普的果決與狠勁。但是,他不惜冒著熊熊烈火搶救屋上受困的小貓,又顯示他的悲憫之心。火燒惡人、搶救小貓之後,他對惶恐的眾人大聲說道:「咱家在這兒已無啥事可幹。祝大家幸福,也請諸位包涵咱家過去的不是」,便揚長而去。鐵匠阿爾希普草莽英雄的豪邁之氣,躍然紙上,頗有後來普希金筆下農民起義領袖普加喬夫(《上尉的女兒》)的氣概。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