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囊廢的浪漫情史

標題
第一章
刊登日期
2015-12-13 21:22:54
作者
愛欣朵夫
譯者
查岱山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我父親磨坊的水車輪子又開始咕嚕咕嚕地轉動起來,好似非常快樂興奮的樣子。涓涓的融雪不停地從屋頂上滴落下來。小麻雀嘰嘰喳喳地跳來跳去吵個不停。我坐在門檻上,抹抹惺忪的睡眼;溫暖的朝陽曬在臉上好不舒服。這時,老爸從屋裡走了出來,他可是天還沒亮就已經在磨坊裡東忙西忙地熱呼著,睡帽還歪歪斜斜地戴在腦袋上。他瞪著我說:

「你這個窩囊廢,又只會坐在那裡曬太陽,伸你的懶骨頭了,讓你老子我一個人賣老命地忙個不停。我可不能再白養你了。春天已經到了,你也應該到外頭的世界去闖一闖,想想辦法去給自己掙口飯吃吧。」

「好吧,」我沒好氣地答道,「既然我是個窩囊廢,那也好,我就出去到外頭的世界闖一闖,試試我的運氣吧!」不過老實講,我內心暗地裡其實還蠻高興的,因為不久之前我自己原本就盤算著,要出去到外頭見見世面。沒看到那黃鵐鳥嗎,在秋天的時候不斷地哀鳴:「莊稼郎,莊榢郎,給個工作賞口飯吃吧!」如今到了風光明媚的春天可是洋洋得意了,牠在樹梢的叫聲變成:「莊稼漢,莊稼漢,活兒你就自個兒幹了吧!」於是我便走進屋內,從牆上取下我的小提琴――我可是拉得一手好提琴呢。臨走前我老爸還給了我一些小錢供我路上使。於是乎我就邁開步伐,經過長長的村莊小路往外走去。一路上我看到前前後後,左邊右邊我那些親朋好友們,不管是昨天還是前天,明天還是往後,他們每天都得外出工作,犁田種地。而在下我呢,卻可以漫步遨遊在廣闊自由的天地之中。我的內心真是暗暗地竊喜。我驕傲滿足地向四面八方的那些可憐人們打招呼,說再見。可惜沒人搭理我。不過我內心愉悅的感覺卻像是永恆的禮拜天一樣。最後我走到曠野之中,拿起心愛的小提琴,在鄉間道路上一邊拉著提琴,一邊高聲唱道:

上主的恩寵何等奇妙
送你到遠方任你逍遙
主的神蹟必將處處顯耀
在山水田野與林梢

懶惰的人鎮日悶在家中
晨光無法將他喚醒
他像嬰兒賴在搖籃裡面
只知煩惱憂愁心沈重
小溪從山中往下奔流
雲雀在天空高展歌喉
讓我與牠們一同歡唱
唱出滿腔歡樂忘憂傷

把我們一切交付上主
隨同小溪雲雀與林疇
大地蒼天都會受祂眷顧
我也將一切向祂託付

編註:上面這首詩「Wem Gott will rechte Gunst erweisen」後來被改編為歌曲,在德國廣為流傳。

我唱完歌然後四處觀望的時候,看到一輛華麗的馬車駛近我的身旁。這輛馬車跟在我身後應該有好長一段時間了,而我居然沒有察覺,因為我心中充滿了琴韻與歌聲,而這輛馬車又行駛得很慢。車上有兩位貴婦探出頭來聽我的琴音與歌唱。其中一位貴婦比另一位更加年輕貌美;不過老實說,她們兩位我都很欣賞。我歌唱完之後,年齡稍長的那位貴婦讓馬車停住,十分嫵媚地對我說:「喂,快樂的小伙子啊,你歌唱得很不錯嘛。」我一聽,慌不及待地答道:「如果要服侍兩位貴夫人的話,我還會唱更多更美妙的歌曲呢。」接著她又問道:「你這大清早的要到哪兒去呢?」我一聽立刻滿臉的羞愧,因為要去哪裡連我自己都還不知道呢。於是便硬著頭皮瞎謅:「我要去維也納。」聽我這麼說,她倆人便用外語交頭接耳了一番,我也聽不懂她們說些什麼。比較年輕的那位美女不斷地搖頭,另一位卻笑個不停,最後對我喊道:「小伙子,跳到馬車後頭來吧。我們正好也要去維也納。」這下子還有誰會比我更快樂呢!趕緊點點頭,敬個禮,一躍而上,跳到馬車後頭。馬車夫響起皮鞭,我們便順著大路飛馳而去,帽子邊風聲呼呼作響。

身子後頭的村莊、庭園跟教堂鐘塔漸行漸遠,前頭迎面而來的是陌生的村莊、宮殿與山巒;馬車兩邊飛馳而過的是繽紛的莊稼、樹叢與草原;藍天之上有無數的雲雀飛翔歌唱。我不好意思高聲吶喊,但是內心卻禁不住地不斷歡呼,整個人在馬車踏板上手舞足蹈,歡欣雀躍,差一點把我手臂下夾著的小提琴都要甩出去了。可是隨著豔陽逐漸高照,遠處地平線上沈重的正午白霧逐漸升起,四周極目望去一片空虛沈悶,緩緩起伏的麥田是那麼地落寞寂寥,這時候我才驀然思念起我的故園村莊,我的老爸和我們家的磨坊;在那兒一切是那麼地靜謐清涼,還有那林蔭圍繞的水塘……。而現在這一切都漸行漸遠,慢慢地拋在我腦後。此刻我的內心忽然有種說不出來的落寞的感覺,好像必須立刻掉頭回去似的。我把小提琴放在外袍和背心之間,滿懷心思地坐在馬車踏板上面,黯然入夢。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馬車已靜靜地停在幾棵高大的菩提樹下。菩提樹的後頭有石柱,石柱中間有一排階梯通往一座華麗的宮殿。從菩提樹的旁邊望過去,可以看到維也納教堂的幾座鐘塔。那兩位貴婦顯然早就下車了,馬匹也被牽到別處。我忽地一驚,因為我突然發現自己是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坐在那裡。於是我立刻跳起身來,走進宮殿裡。這時我聽到樓上窗子裡傳出笑聲。

在這座宮殿裡頭我遇見的事可稀奇了。先是,當我在寬敞而涼爽的前廳四面觀望的時候,有人用木棍輕敲我的肩膀。我迅速轉身,看到一位高大的男士站在那兒。他身穿一套華麗的制服,上面有一條鑲著金絲銀線的寬帶從肩膀斜斜的垂到腰際,手裡握著一根上半節鑲銀的木杖,臉上有個特長、又鷹勾的貴族鼻子,大大的臉,裝模作樣,像極了一隻抖動全身、羽毛蓬鬆的公火雞。他問我在這兒幹什麼。我被他嚇了一大跳,驚駭之餘半個字也吐不出來。接著又有好幾位僕役在階梯那兒跑上跑下的,卻什麼話也不說,只是上下地打量著我。然後有位丫鬟(這是我後來才聽別人說她是丫鬟)一個勁兒地朝我走過來,對我說,我是個很有魅力的年輕小伙子,好心的主人家讓她來問我,願不願意在這裡充當園丁的工作。我摸摸我背心的口袋,呃,我的那幾文錢呢?天啊,那幾文錢一定是我在馬車後頭歡欣跳躍的時候,從口袋裡頭蹦了出去,找不到了。如今我身上只剩下那把小提琴,別無分文。而先前提到的那位拿著一根木棍的先生,在我面前走過去的時候曾表示,像這樣的一把小提琴,就算一毛錢賣給他,他都不要。因此我在內心驚惶之餘,慌忙地對那位侍女說我願意。一邊說,一邊眄著眼從旁偷睇著那個令人心生畏懼的大漢,看他像個教堂鐘塔的大鐘擺似地不斷來回踱步。這會兒他又大搖大擺,不可一世地從後面走了過來。最後,這裡的園丁終於過來了。他留著一口大鬍子,嘴裡咕噥著,好像在說什麼小無賴、鄉巴佬之類的。他領著我朝花園那兒走去,一路上還沒忘記給我長篇大論地說教:要我規規矩矩地守本分,勤勤勉勉地去工作,千萬別遊手好閒、四處亂逛,搞些無益的勾當或幹些荒唐的把戲。如果我聽得進去,假以時日說不定我終於會走上正道,有點出息。之後他還講了許許多多的大道理,虧他說得口沫橫飛、天花亂墜,只是我都當作馬耳東風,一下子全都忘光了。事實上,當時情況怎麼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可是一頭的霧水,完全不知所措,因此不論聽到什麼,我只能一個勁兒地說:「是,是」,因為此刻的我,感覺自己彷彿一隻翅膀被淋濕了的小鳥,無法展翅飛翔。不過,謝天謝地,我可暫時有口飯吃了。

在花園裡的日子可美了,天天有熱食可以享用,每個月還有錢可拿,買了酒還有得剩。只可惜我的工作並不輕鬆,有點忙不過來。不過,園裡的小樓亭閣、青翠的樹木、碧綠的迴廊我都好喜歡。如果我也能夠像那些少爺們、小姐們,沒事就悠閒地來園子裡散步聊天、打情罵俏,或引經據典地談古說今,那就更加美好了。每次園丁領班外出不在,只有我一個人在園子裡的時候,我立刻拿出短短的煙斗找個地方坐下去,滿腦子想的是,如果我是一位風度翩翩的紳士,在花園裡遇見了那位領我進入這座宮殿做事的美麗淑女時,我一定要陪她散步,到時候我該當對她說些怎麼樣的花言巧語才能夠討她的歡心呢?又或者,在炎熱鬱悶的下午,我一屁股躺臥下去,四周寧靜無比,只聽到嗡嗡的蜜蜂聲音,仰望晴空,白雲朵朵,朝向我的故鄉飄去,身邊的青草、花朵浪湧似地起伏搖曳。這時我腦海中會出現那位美麗淑女的身影,而往往就在這瞬間那位美女真的在遠處出現了,手中拿著一把吉他或是一本書,娉娉婷婷地走過花園,那麼的文靜、高挑,儀態萬千的,像極了可愛的天使。我看得不禁目瞪口呆,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醒著還是在作夢。

有一次,我經過花園裡的亭榭準備上工去的時候,口中輕聲哼唱著:

不論我身在何處
田野、森林或溪谷
下山來到妳妝前
美麗多嬌好姑娘
我要對妳訴衷腸

歌才唱到這裡,忽然看到蔭涼的亭榭裡,在半開半掩的百葉窗與窗邊擺著的花卉中間閃動著一雙美麗、盈盈秋水般的明眸。我嚇了一大跳,不等把歌唱完,頭也不敢回地拔腿就跑去工作。

晚上,當時正好是禮拜六,我因為明天就是禮拜天了,心裡好是盼望歡喜,手中拿著小提琴站在花園工寮的窗口,腦子裡想著的盡是那雙翦水般的雙瞳。這時突然那位小丫鬟在暮色之中踏著細碎的腳步走了過來。「嬌柔的美姑娘要送你一點小禮物,你可以祝她健康而飲用。」一邊說著一邊把一瓶葡萄美酒放在窗台上,接著像隻蜥蜴似地立刻消失在花朵與樹籬之間。

我呆立在那瓶美酒前面良久良久,腦子裡還沒回過神來,搞不清楚到底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說之前我拉小提琴已經拉得很開心了,現在的我可更加起勁地一邊拉琴,一邊唱歌,引吭歌頌那位婀娜多姿的美嬌娘,唱遍了我會唱的各種情歌,一直唱到園裡所有的夜鶯都被我的歌聲驚醒,唱到明月與群星照亮了美麗的庭園。真的,那一夜實在是個奇妙無比、美好醉人的夜晚。

隔天早晨我又叼著煙斗坐在花園裡沈思冥想,腦子裡轉來轉去的盡是一些成語、俗話,什麼:襁褓中的嬰兒,沒人知道他未來是否成龍成鳳;瞎貓有時可能碰到死耗子;最後展開勝利笑顏的人,笑得最得意;意外之事所在多有;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當時我心中就這樣胡思亂想的,然後仔細地上下打量著我自己,突然覺得,不管怎麼橫看豎看,自己看起來終究都只不過像個小混混罷了。從那天開始,我一反平日愛睡懶覺的習慣,每天一大早就起床,園丁領班和其他的工人此時還好夢正酣呢。清晨的花園是那麼地美麗,百花爭妍、噴泉淙琤,玫瑰花叢和整片的花園在晨曦照耀之下閃閃發光,像是黃金寶玉遍地,只有那高大的櫸木,樹梢高處是那麼地靜謐、清涼、肅穆,有如教堂一般地莊嚴神秘,還有幾隻小鳥在沙地裡啄食。在宮殿之前,正好就在那美麗淑女臥房窗戶的下面,有一株鮮花怒放的小樹叢。每天曙光初現的時候,我就會走到那兒去,躲在附近樹枝的後頭朝著窗戶裡面張望。因為如果要在外頭公然地觀望,我可沒這份膽量。每次在那裡,我都會看到那位絕色的美女,穿著雪白純潔的長袍,半睡半醒地走到窗前,神態慵懶迷人。她一會兒梳理著她那棕色秀麗的長髮,眼光注視著樹叢和庭園;一會兒她又會彎下身子,整理她窗前的花叢;有時她雪白的玉臂也會抱著一把吉他,對著花園彈唱著美如天籟的歌曲。有時,我只要想到她當時所唱的那些歌曲,我都會覺得蕩氣迴腸,又多多少少有些憂鬱感傷……。唉,好像這一切都已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往事了!

就這樣子大約過了一個禮拜光景,直到有一天,她剛好又站在窗前,四周靜悄悄的,突然有一隻可惡的蒼蠅,好死不死地飛到我的鼻孔裡頭,害我打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大噴嚏,之後又忍不住地噴嚏打個不停。她把大半個身子探出窗外,瞧見我躲在樹叢後窺視的狼狽尷尬模樣。我羞愧得恨不得鑽到地洞裡去躲起來,之後我連續好幾天都不敢再到那兒去。

好一陣子之後,我終於又鼓起勇氣前去那兒,可是這一回窗戶是關著的。接著有四個、五個、六個早晨,我坐在樹叢後面,可是她再也沒有出現在窗前。我覺得日子好難捱,百無聊賴。最後我下定決心,每天早晨公開的、大剌剌地沿著宅邸所有的窗口走動,可是我那位可愛的美嬌娘卻還是一直芳蹤杳然,不見人影。每次在走了一段路之後,我總會看到另外一位貴婦站在窗口。以往我還從來不曾仔細地看過她,現在看到,她實在是濃妝豔抹,體態豐腴,一副貴婦人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朵鬱金香。我每次看到她就深深一鞠躬,向她請安致敬,除此之外我也不知該說些什麼,而她則每次都點頭答謝,並且客氣異常地向我眨眼致意。只是有一次,就只那麼一次,我相信我看到那位美麗的淑女站在窗簾的後面,偷偷地看著我。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我都沒再見著她。她再也沒到花園這兒來,也不再走近她的窗口。領班罵我是個懶骨頭,我聽了心裡老大地不高興。現在事事都不順遂,即使偶而我只想張望一下上帝創造的自由天地,這時連我自己的鼻子彷彿都礙著我的目光似的。

一個禮拜天的下午,我躺在花園裡頭,瞧著我煙斗噴出來的藍色煙霧,心裡自怨自艾,惱火自己怎麼沒有學會另外一種手藝,否則明天禮拜一我也可以像其他的工人那樣偷個懶、翹個班。這時候,其他的年輕小伙子們早已穿戴花俏地到附近城郊的舞場去「擦地板」了,紅男綠女們在溫馨的氣氛中翩翩起舞,徜徉於稀落的房舍與流浪的手搖風琴演奏者之間。而我呢,好像躲在幽靜花園池塘裡蘆葦叢中的一隻孤單小麻雀。池塘那兒綁著一條小船,我坐在上頭晃蕩著。城裡教堂祈禱的鐘聲傳到花園裡頭,在我身邊有幾隻天鵝緩緩地游來游去。我心裡慌得要命。

這時我突然聽到遠處傳來各種各樣的聲響,有快樂的交談聲與歡笑聲,聲音越來越近,接著我看到紅色、白色的衣裳、帽子和羽毛穿梭在綠蔭樹叢之間。轉眼,一群光鮮亮麗的年輕紳士與淑女,從宮殿那兒踏過草坪朝我這兒走過來。天哪!我認識的那兩位貴婦淑女也在她們中間,於是我趕忙站起身來想要離開。這時,兩位貴婦中較為年長的那位發現我在那兒:「唉呀,多巧啊,你在這兒可正好」,她笑容可掬地對我大聲說道,「你就用船把我們送到池塘的對岸去吧。」於是小姐們一個接著一個,小心翼翼又有點緊張害怕的跨上小船;男士們則在一旁幫忙扶持,同時裝出一副膽大不怕水的模樣自我炫耀。等到所有的女士們在船上兩側的長板凳上坐穩之後,我用力一撐,把船推離岸邊。男士當中有一位站在船頭的最前面,他偷偷地晃動船身。女士們嚇得花容失色,還有幾位甚至驚聲大叫。那位美麗的姑娘手中拿著一株百合花,平穩地坐定在小船上,靜靜的,面帶微笑地望著清澈的水波,一面把百合花輕觸水面。在水面倒映的白雲與綠樹之中,她嬌美的笑靨清晰可見,像極了一位美麗的天使,輕盈地飄過蔚藍的天際。

正當我凝視著她的時候,我認識的那兩位貴婦中,較年長、風趣的那位,突然心血來潮,要我在行船途中為她高唱一曲。一聽此言,坐在她旁邊那位鼻上架著副眼鏡的文弱男士立刻轉過身來,輕吻了一下她的玉手,對她說:「我真要感謝妳提出這麼有意義的建議。一首民謠,由一位平民在自由的原野、森林中歌唱出來,這不啻一朵阿爾卑斯山的小杜鵑花就綻放在阿爾卑斯山上一樣──神話中的魔法號角只不過是些標本罷了──這才是民族靈魂中的靈魂。」不過我答道,我不知道該唱哪些美好的歌曲才能取悅像各位這樣的紳士淑女。這時,一個尖酸刻薄的女侍,她手中提著一個裝滿了杯子、瓶子的籃子緊靠在我身邊,她倒開口說話了:「你不是會唱一首很好聽的歌兒,歌裡唱的是『美麗多嬌的好姑娘』嗎?」「對、對,你就儘管唱這首歌好了。」那位貴婦一聽立刻就大聲地這麼說。我一張臉羞得通紅。這時候那位美嬌娘的目光也離開水面,朝我望了過來,看得我神魂顛倒。於是我不加思索,下定決心,引吭高歌:

不論我身在何處
田野、森林或溪谷
下山來到妳妝前
美麗多嬌好姑娘
我要對妳訴衷腸

在我花園與苗圃
美麗鮮花開處處
為妳編串美花圈
千思萬緒藏不住
花圈代我祝平安

姑娘高貴又美麗
讓我不敢訴心意
鮮花有時漸凋謝
只有真愛永堅貞
長在我心恆久真

表面看似我歡暢
汲汲營營為哪樁
一朝我心片片碎
辛勤耕耘歌不停
一抔黃土葬我情

編註: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以上面這首詩為詞,寫了 Brahms: Gesänge, Op. 17 III Der Gärtner (The Gardener)

歌聲方歇,船已來到彼岸,男男女女們都下船上岸。男士當中有好幾位比較年輕的,我注意到當我唱歌的時候,他們露出奸巧的表情,用不屑的口吻低聲對女士們嘲諷我。那位戴眼鏡的先生臨走的時候握了握我的手,對我說了些話,不過我已經忘了他當時說了些什麼。我認識的兩位貴婦中,比較年長的很和善地看著我;那位美姑娘在我唱歌的時候一直閉著雙眼。現在她也下船離去,一句話都沒對我說──之前我歌還沒唱完,眼淚已經在我眼眶裡打轉。這首歌令我的心都要碎了,我感到無比地羞愧與痛苦。我猛然驚覺,她是如此天仙般地美貌,而我卻是一貧如洗,被世界所嘲笑、遺忘──當他們眾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樹叢的後面時,我再也忍不住了,仆倒在草地上,放聲痛哭。

下一章:第二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