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囊廢的浪漫情史

標題
第四章
刊登日期
2015-12-15 11:53:46
作者
愛欣朵夫
譯者
查岱山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別了,磨坊!別了,宮殿和門房!現在,只有陣陣風聲在我帽子旁吹響。左邊右邊,一個個的村莊、城市和葡萄園飛馳而過,看得我目眩神搖,眼花撩亂。在我後頭,那兩個畫家坐在馬車裡;在我前面有四匹駿馬,還有位穿著體面的馬車夫。我高高在上地坐在馬車夫的座位旁,不時被顛簸地半天高。

後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子的:在抵達乙鎮之前,我們來到一個村莊,村子裡有位瘦瘦高高、表情陰鬱的的先生,身穿一套綠色的呢袍,迎著我們走過來,對著兩位畫家不斷地鞠躬哈腰,然後領著我們進入村莊裡頭。在村子裡驛站前的一棵高大的菩提樹下,停放著一輛豪華的驛馬車,馬車已套上了四匹駿馬。在路上,李奧哈特先生對我說,我的個子長大了,身上的衣服看起來已經太小了一點。因此,他立刻從他的行囊中拿出一些衣物,要我馬上給換起來。我拗不過他,於是穿上那套全新的燕尾服和背心,看起來分外體面。美中不足的是,衣服太長、太寬了點,穿在身上有些鬆垮垮、飄飄然的。另外,還有一頂全新的帽子也給了我,在陽光底下閃閃發光,好像上面塗抹了一層新鮮的奶油似的。接著,那位瘦瘦陰鬱的先生,牽著兩位畫家馬匹的韁繩,兩位畫家跳上了馬車,我則坐在馬車車夫的座板上頭。驛站站長才剛把腦袋伸出驛站的窗戶探望的時候,馬車已經飛馳而去。車夫快樂地吹響了他的號角,我們就這樣精神奕奕地前行,直奔義大利而去。

老實說,在馬車上,我的日子過得可還真愜意。我像隻鳥兒似地在飛翔,卻不用自己費力地鼓動翅膀。整天除了坐在位子上,其餘啥事也沒有;頂多遇到酒館時,偶爾下車去拿一些吃的、喝的到馬車上,因為這兩個畫家也不同旁人搭訕。白天的時候,他們把窗戶緊緊閉上,好像怕太陽把他們曬黑了似的。只有桂朵先生偶而會把他俊俏的小腦袋伸出窗外,很客氣地跟我聊聊天,或者開開李奧哈特先生的玩笑。而李奧哈特先生對這一點很受不了。每次我們聊得久一點,他就老大地不悅。有幾回,我對這位主人幾乎要鬧彆扭,發脾氣。其中有一次,我在星光點點的美麗夜晚,坐在位子上,拉起小提琴來;然後另一次,是不久之後,為了睡覺之事。那也實在是太奇怪了。我原本很想仔細地瞧瞧義大利的風光的,因此每隔一刻鐘,我就把眼睛張得老大老大的。可是我這樣往前看,還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前面的十六條馬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晃得我眼花撩亂,最後居然不省人事地昏昏入睡。管他白天、夜晚、下雨或日曬,管他到了提洛省還是義大利,我睡得東倒西歪,一會兒前仰,一會兒後蹌,有的時候甚至倒栽蔥似地跌向馬車地板,連帽子都從腦袋瓜上飛走,嚇得桂朵先生在車廂裡驚叫起來。

就這樣子──我自己也搞得迷迷糊糊的──我們通過了半個北義大利,那邊的人稱之為倫巴第(Lombardei)。在一個美麗的黃昏,我們靜靜的地停在一家鄉下酒店前面。預約替換的馬匹在前頭的驛站,要好幾個鐘頭後才會到。兩位主人於是下車,讓人領他們到一間特別的客房以便稍事休息,同時可以順便寫幾封書信。我對此感到很高興,立即走進飯廳:總算可以舒服自在地吃喝一頓了。餐廳看起來有點兒邋遢。女侍們走來走去,頭髮凌亂,圍裙隨隨便便地搭掛在皮膚泛黃的頸脖上。一張圓桌那兒,圍坐著幾個身穿藍色套頭上裝的男侍者,正在吃晚飯,還不時地斜眼睇瞅著我看。他們都綁著粗粗短短的辮子,看起來蠻尊貴的,像一群年輕的小紳士那樣子。「你終於」,我一邊想,一邊盡情地繼續吃喝,「你終於來到這個國度了。從前有許多怪裡怪氣的人,帶著捕鼠器、晴雨計和圖畫來找我們那兒的神父,那些怪人原來都來自此地。一個人只要離開自家的火爐到遠方去的話,真的什麼樣的事情都會經歷到的啊!」

我正在這樣地一面吃喝,一面胡思亂想的時候,原先坐在飯廳一個陰暗角落裡,自顧自喝著一杯葡萄酒的矮個子男人,突然從他的那個角落裡站了起來,像隻蜘蛛似地朝我走過來。他的個子真矮,又有點駝背,但是腦袋瓜子大得嚇人,有個特大的羅馬人的鷹勾鼻,兩頰還有幾綹稀稀落落的紅色鬍鬚。灑了粉的頭髮紛亂成一堆一堆的,好像被狂風掃過了一般。此外,他身穿一件過時褪色的燕尾服,一條粗絨布料的短褲,和一雙褪色泛黃的長統襪。他曾經去過德國,自認德語說得呱呱叫。他坐到我旁邊,問東問西的,一面不停地吞雲吐霧抽著煙。他用蹩腳的德語問我是不是侍從?我們何時到的?我們是不是要去羅馬?可是這些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更別說我實在聽不太懂他的洋涇濱德語,於是我用法語問他「Parlez- vousfrançais?(你講法語嗎?)」因為我實在是有點怕了他。他一個勁兒地搖著他的大腦袋,這可正中我的下懷,因為我也不會講法語。不過,這一點也毫無幫助,他已經吃定我了,還是繼續地問個不停。我們越聊越糊塗,誰也搞不懂對方到底在說些什麼。到後來我們兩個人講得面紅耳赤,我幾乎覺得,那位先生要用他的鷹勾鼻來啄我呢。那些女侍們一直在聽著我們的雞同鴨講,聽到後來忍俊不住地哈哈大笑起來。趁這機會我立刻放下刀叉,逃到酒店門外去。在這陌生的異地,我覺得,自己與我那說德語的舌頭,彷彿落入萬丈深淵似的,而各種各樣的怪蟲,沙沙作響地圍繞著我這異鄉孤獨客,對我虎視眈眈,想要吞噬我。

外頭是溫暖的夏夜,可以好好地蹓躂蹓躂。從遠處葡萄園那兒,不時傳來幾聲葡萄工人的歌唱,間或天邊有閃光劃過。大地彷彿在月色中晃動,還有微風輕輕拂過。有時我覺得,屋前榛樹叢的後頭,彷彿掠過一個黑暗的身影,透過枝枒朝我窺伺,之後一切又復歸沈寂。這時,桂朵先生正好步出酒店房間的陽台。他沒看到我,然後姿態優美地撥弄著一把大概是他在房間裡找到的老式「齊忒」琴。一面彈琴,一面信口唱著:

人間歡樂有時終
大地彷如睡夢中
夢裡群樹多搖曳
我心茫然失所依
往昔時光常相憶
濛濛細雨憂我心
閃閃天光縈我胸

我不知道他後來有沒有繼續唱其它的歌謠,因為當時我在屋前的一條長板凳上伸伸懶腰,躺了下去,在這和煦的夜晚裡,疲倦地沈沈入睡。

當我在睡夢中被驛馬車響亮的號角聲驚醒時,我大概已熟睡了好幾個鐘頭,腦子裡還迷迷糊糊的。蘑菇了半天,我終於起身。群山那兒已曙光初現,清晨涼冽的空氣讓我全身不禁打了個寒顫。這時我才突然想起,往常這個時候,我們早就上路走遠了。哈哈,今天總算輪到我來叫醒他們,嘲笑他們了。我在外頭叫桂朵先生起床的時候,我倒想看看,他是如何地伸出他滿是睡意,披著捲髮的腦袋來呢。於是,我走進屋裡的小花園,緊站在兩位主人房前的窗下,在紅色的晨光中又伸了伸懶腰,然後神情愉悅地唱道:

糾糾雄雞喔喔啼
朗朗白日已不遠
陽光照亮過三竿
擁被輾轉正好眠

窗戶是開著的,可是房裡仍然一片靜默。只有陣陣微風吹拂過攀爬到窗口的葡萄藤蔓。「奇怪了,這又是怎麼回事?」我驚訝地大叫,一面跑進屋子裡,穿過安靜的通道,往房間那兒衝過去。到了那裡一看,心頭不禁一酸。因為我用力拉開房門時,看到裡頭已經一片空蕩蕩的,沒有燕尾服,沒有帽子,也沒有長靴了──只有桂朵先生昨晚彈的那把齊忒琴還掛在牆上。在房子中間的一張桌子上頭,擺著一個漂亮的、裝滿錢的袋子。袋子上頭貼了張字條。我把字條拿近窗口,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字條上用斗大的字寫著:送給收稅員先生!

天啊,如果我找不到我那兩位可愛風趣的主人先生,要這些錢有何用呢?我把袋子深深地塞進我外衣的口袋裡,沈重的袋子碰的一聲,彷彿掉入深井一般,讓我的人也隨之踉蹌了一下。接著我奔跑出去,放聲大叫,把屋子裡男女僕役都吵醒了。他們也弄不清楚我到底要什麼,以為我發瘋了。不過當他們後來看到上面的房間已空空如也,吃驚的程度可不在我之下。只有其中一位女侍──我是從她比手劃腳的動作推論出來的──她注意到,桂朵先生昨晚在陽台上唱歌時,突然之間發出一聲尖叫,然後步履踉蹌地衝回房間裡,去找另外那位先生。女侍後來晚上睡覺時,醒過來一次;她聽到外頭有馬啼聲,於是透過小房間的窗戶往外瞧,看到昨天跟我講了一大堆話的那個駝背先生,騎著一匹白馬,在月色中穿過田野,向前急馳而去。他騎在馬鞍上隨著馬匹的奔跑,整個身子好幾尺高好幾尺高地上下起伏。女侍看到,嚇得用手不斷地畫十字,因為當時那幅景象,看起來好像是個魔鬼騎著一匹只有三條腿的馬一樣。聽她這麼描述,我可慌了手腳,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候,我們的馬車已配好馬匹,等在門口好久好久了。驛馬車夫不耐煩地吹響著他的號角,人幾乎要氣炸了的樣子。因為他必須遵照規定的時間,趕到下一個驛馬站,而這一切都是驛馬車時刻表,事先一分不差地排定好的。我又繞著整個酒店屋子跑了一圈,呼喊兩位畫家先生。可是沒有任何人回答我。屋子裡的人都跑出來,聚在一處呆望著我,驛馬車夫嘴裡咒罵著,馬匹則不耐地嘶鳴跺蹄。我則像個沒頭蒼蠅,完全不知所措的。最後只得趕快跳上馬車。酒店僕役把門碰的一聲重重關上,而我就這樣隨著馬車奔向遙遠廣闊的天地。

下一章:第五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