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囊廢的浪漫情史

標題
第六章
刊登日期
2015-12-15 11:57:05
作者
愛欣朵夫
譯者
查岱山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早上我醒過來的時候,第一道曙光已經照亮了我上方的綠色床幔了。我一時還弄不清楚,我到底身在何處。感覺上,我人還在馬車裡不斷地向前行。我好像也夢到一座籠罩在月色中的城堡和一個老女巫,跟她的一個臉色蒼白的小女兒。

最後,我一骨碌地從床上跳下來,穿上衣服,然後四面打量著這間房間。這時我才發現,屋裡有扇貼著壁紙的門,昨晚我根本就沒發現。門是半掩著的,我把它推開,看到門後是一間小小可愛的房間,在濛濛的晨光中顯得有點神秘。在一把椅子上頭,亂七八糟地堆了些女人穿的衣服。椅子旁邊有張小床,上面躺著個女孩,就是昨天晚上侍候我吃晚餐的婢女。她還在熟睡,頭枕在她雪白的臂彎裡,一頭烏黑的捲髮散落在臂彎上。幸好她不知道門是開著的,否則怎敢安睡!我自言自語地說道,然後退回我的房間,把門順手關起來,並且拴上,以免那女孩醒來後會嚇一跳,同時會害羞。

外頭還是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音。只偶而會有隻早起的林鳥,站在我窗前牆縫裡長出的一棵小樹上,唱著早安曲。「不行」,我說道,我可不能讓你笑話我,讓你一隻鳥兒孤獨地在大清早殷勤地歌頌上主!於是,我立刻拿起昨晚我放在小桌子上的小提琴,走出房間。城堡裡還是一片死寂,在那陰暗的長廊裡,我走了好久,才來到外頭廣闊的天地之間。

當我步出城堡後,便來到一座很大的花園裡。花園是建在好幾個寬廣的平台上,這些平台一級比另一級低,一直連到下頭半山腰那兒。不過這裡的花園並沒有好好地照料。花園裡的小徑都被荒草掩沒,矮樹叢的造型也沒人修剪,看起來好像張牙舞爪的妖怪,伸出長長的鼻子或戴著高高的尖帽,在朦朧的晨曦中,叫人看了還真的會害怕呢。在一座乾涸的噴水池上有幾個殘破的雕像,上頭還掛著些衣物。園裡好幾個地方還種了些蔬菜,間或還看到幾株野花。只是到處都是蔓草雜生,裡面有花花綠綠的蜥蜴爬來爬去。從幾棵大樹望過去,眼中所見一片的荒蕪,再往遠處看過去,極目所見就是重重的山巒了。

我在晨曦之中,在這荒蕪的園子裡閒逛了一會兒之後,忽然看到下層的平台上面,有個個子高高瘦瘦、臉色蒼白的年輕男子,穿著一件咖啡色的長袍,雙手交叉在胸前,大步地走來走去。他裝作沒看見我的樣子,一會兒坐到一張石椅上頭,一會兒又站起身來,從口袋裡掏出一本書,大聲地朗讀著,好像在講道一樣。一會兒又仰望天空,然後用右手托住腦袋,一副多愁善感的模樣。我這樣盯著他瞧了大半天,最後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搞不懂他幹嘛要做出這些怪模怪樣,於是我快步地朝他走過去。他正好嘆了口大氣,看到我走向他,嚇得跳起來。他一臉的尷尬,我也一樣。我倆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只一逕地相互打躬作揖,最後,他快步地溜進樹叢裡消失不見。這時,太陽已高掛林梢,我一個箭步跳上石凳,興致盎然地拉起小提琴來,琴音響徹遠近幽靜的山谷。那位腰掛鑰匙串的老婦,為了找不到我吃早飯,已經慌慌張張在整個城堡裡找了半天了。這時她已找到我下面的平台上,看到我有模有樣地在拉小提琴,大感驚訝。城堡裡那位高瘦陰沈的老者也來到這裡,同樣面露驚訝的表情。最後,那些女僕們也都跑過來了,大家都很驚奇地站在上面看著我。於是我越發得意地展現我的技巧,飛快而巧妙地拉動琴弓,演奏出各種樂段與變奏,直到我累得拉不動為止。

在這城堡裡,情況蠻特別的。沒有人提起要繼續上路。而城堡也根本不是酒店,而屬於一位有錢的伯爵。這是女僕後來告訴我的。有時,我會向那位老婦探聽伯爵叫什麼名字,住在哪兒。這時,那位老婦都會抿著嘴笑一笑,就像我來到城堡的第一天那樣,然後對我擠眉弄眼的,看起來好像瘋婆子一樣。有的時候天氣太熱,我喝完整整一瓶葡萄酒。那位女僕在拿第二瓶酒給我的時候,就一定會吃吃地傻笑。有時候,我會突然想抽個煙斗,於是比手劃腳地向她們示意。而每一次她們都會莫名其妙地大笑不止──最最讓我感覺奇怪的,是一種夜間的樂聲。每每就在深夜的時候,我的窗下會聽到樂聲。不時地,會有某個人輕聲彈著吉他。有一次我覺得,在吉他聲響的時候,有人朝上面說:「噓、噓!」我立刻起床把頭探出窗外。「喂,喂,外頭是誰?」我朝樓下喊著。可是沒有人回答,我只聽到樹叢中有人快步離去的聲音。庭院裡有條大狗,聽到我的聲音狂吠了幾聲,之後一切又回歸沈寂。從那次以後,夜間的音樂就再也沒聽過了。

除此之外,我在城堡裡過的生活,可是我一向夢寐以求的生活呀。以前那位門房說的可真的一點兒也不錯。他當時對我說過,在義大利,葡萄乾只要一張口就會有。而我在這寂寞的城堡裡過的日子,就像一位中了魔咒的王子。不論我走到哪裡,碰到的人個個對我畢恭畢敬,雖然他們都知道,我口袋裡可是一文不名。我只消像童話故事裡的主角一樣,說聲:「桌子,開飯吧!」立時桌上便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美食,有米飯、葡萄酒、甜瓜和奶酪。於是我便大快朵頤,吃得盡興。睡覺的特大床鋪豪華舒適,沒事就到花園裡散散步,奏奏樂,偶而也幫忙整理一下花園。我也常常躺在花園裡的長草叢裡,一躺就是好幾個鐘頭。那位瘦瘦高高的年輕人(他原來是個大學生,也是那位高瘦陰沈的老先生的親戚,目前在這裡度假),穿著他的長袍,遠遠地繞著我兜圈子,一面走,一面像個魔術師似的,唸著魔法書中的咒語,每次我邊聽,眼皮就越來越重,之後就睡著了。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一直到我對這些山珍海味感到厭倦。由於無所事事,我的四肢彷彿都鬆散掉了。我覺得再這樣懶惰下去,我整個人都會垮掉。

有一天下午天氣鬱悶,我坐在山坡上的一棵大樹樹頂。我坐在枝頭搖晃著,看著遠處下方幽靜的山谷。蜜蜂在我耳畔的樹葉之間嗡嗡飛鳴。除此之外,四周一片死寂。遠近山上不見一個人影。在我下方的林間草地上,有乳牛在吃草。更遠處,忽然有驛馬車的號角聲,越過森林密佈的山巔傳了過來。號角聲時而微弱細小,時而響亮清晰,歷歷可聞。聽到這號角聲,我心頭突然想起一首古老的歌曲,那首歌是我當時還在故鄉父親的磨坊工作時,跟一位流浪的手工藝匠學會的。於是我便唱道:

若要天涯去流浪
帶著最愛同舟航
眾人歡呼喜洋洋
異鄉異客心感傷

暗綠枝頭何所知
美好時光易消逝
群樹之後故鄉遠
不見桑梓我心怨

最愛夜望眾星閃
星光伴我思故園
夜鶯歌聲繫我情
鳴唱最愛家門前

清晨降臨我心喜
靜靜起身遙相寄
故園山河多美麗
天祐吾國福無際

編註:奧地利作曲家 Hugo Wolf 用這首詩作的曲「Heimweh」(鄉愁)

我一面高唱,一面覺得遠方的號角在與我的歌聲應和。在歌聲中,群山間迴響的號角聲越來越近。最後,我聽到馬車聲已經來到山上的城堡之中。我趕忙從樹上跳了下來。這時,那位老婦也拿著一個打開的包裹,從城堡裡朝我這兒走過來。「這兒有東西是寄來給你的。」她一面說,一面從包裹裡拿出一張小小的、可愛的信封遞給我。信封上沒寫姓名地址。我立即打開信封,霎時,我整張臉羞得像芍藥花那麼通紅,一顆心跳得好像要從喉嚨裡蹦出來似的,連那位老婦都注意到了。因為這封信是我心愛的那位美嬌娘寫的。我從前在地方官那兒看過她寫的字條,她的字我認得。她的信很簡短:「一切事情都已好轉。所有的障礙都消除了。我偷偷地利用機會搶先告訴你這個好消息。來吧,趕快回來。這裡好荒涼。自從你離開我們後,我幾乎都活不下去了。奧蕾莉。」

看完信後,我驚喜交集,不禁流下淚來,心中有著無盡的快樂。那位老太婆又那麼討厭地偷笑我,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我像支箭似地飛快地跑到花園中最幽靜的一個角落裡,仆身倒在一棵榛樹下的草叢裡,把那封短信再讀了一遍,把信的內容一個字一個字地背起來,然後又一遍一遍地讀,直到陽光透過樹葉在閃動、跳躍,照射在字母上面,使得字母彷彿變成了金黃色、淺綠色和紅色的花朵,在我眼前交織、晃動。難道她根本還沒有結婚嗎?我心想。當時我看到的那位站在她身旁的軍官,是她的哥哥不成?還是他已經死了,或是我瘋了?還是──「這些都已經無所謂了!」最後我大喊,然後跳起身來,「現在一切都明白了,她愛我,她真的愛我!」

我從樹叢裡爬出來的時候,太陽已經西下。天空染成了紅色。林間小鳥快樂地歌唱,山谷閃耀著金光,可是我內心感到的美好、感到的快樂,超過這些一千倍、一萬倍。

我大聲地朝城堡裡喊叫,要她們今天把我的晚餐搬到花園裡來。那位老婦,那位高瘦陰沈的老頭,那些女僕們,她們都要跟我一起到花園裡來,跟我一起坐在樹下的餐桌前。我把我的小提琴拿出來,一邊演奏,一邊吃吃喝喝的。大家都好快樂。那個老頭抹著他臉上惱人的皺紋,酒一杯接一杯地喝著。那位老婦則嘴裡嘀嘀咕咕地講個不停,天曉得她在說些什麼。女僕們開始在草地上互擁著跳起舞來。最後,那位臉色蒼白的大學生也很好奇地走了過來,對這熱鬧的場景不屑地瞥了幾眼,然後就想裝出一副高貴的模樣走開。我可不甘心,立即跳起身來,趁他沒注意,一把將他的長袍抓住,然後拚命抓著他轉來轉去,逼他一起跳華爾滋舞。他此時也不遑多讓地,很溫柔,又用很時髦的腳步跟我跳起舞來。他的步伐是那麼地殷勤,那麼努力,跳得他汗珠不停地從額頭滴落下來,而長袍的後擺也不斷地繞著我們轉動飛舞,像個車輪似的。他一面跳一面卻翻著白眼,很怪異地瞅著我,使我對他感到恐懼害怕起來,慌忙地鬆開手擺脫他。

那位老婦非常想要知道那封信裡到底寫了些什麼。還有,我怎麼會突然變得那麼欣喜若狂的。可是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說起來可是話長了,我跟她也解釋不清。我就指著天上正好飛過去的一群白鶴,對她說,我也要離開了,要一直往前走,走得遠遠的!─聽到我這麼說,她把乾澀的眼睛睜得老大,像蛇妖的雙眼,一會兒看著我,一會兒看著那位高瘦陰沈的老先生。接著我發覺,每次我一轉頭,他倆就把腦袋偷偷地湊在一塊,非常著急地交換意見,且不時地斜眼瞄著我看。

我覺得事有蹊蹺。腦子裡不斷地想,他倆是不是想把我怎麼樣?想到這裡,我就安靜下來不吭氣。這時,太陽早已下山了。於是我向眾人道了聲晚安,滿腹心事地回到我的臥房。

我的內心又是歡喜,又是不安。就這樣子在房間裡來回走了好久。外頭起風了,把片片的烏雲吹過城堡的高塔。在夜暗之中,連最近的山頂也看不清楚。這時我感覺,我彷彿聽到下頭的花園裡,有人講話的聲音。接著,聲音似乎越來越近,有人在交談,但是刻意地把聲音壓得很低。有個身影穿著大衣,大衣裡頭藏著一個小燈籠。突然,燈籠發出一道長長的光芒。這時,我認出來,其中一人是城堡裡的老管理員,另一位是老管家婆。燈光照亮了老婦的面孔,我以前從來沒像現在這樣,覺得這張面孔是那麼地恐怖。在燈光中,我也看到一把長刀,握在她的手中。同時我還看到,倆個人都抬起頭朝我的窗子看。接著,那位老管理員又把大衣拉攏起來,四周立刻又陷入一片漆黑寧靜。

這倆人到底想幹什麼?我心想。這麼晚了幹嘛還跑到花園裡來?我全身不由自主地打起顫來,腦子裡想的,淨是以前聽說過的謀財害人的故事。還想到女巫跟強盜的故事,據說他們會殺人,為的是吃人的心肝。腦子裡正在這樣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的腳步聲,先是沿著樓梯上來,接著來到長廊,躡手躡腳地靠近我的房門。同時,好像間或還聽到有人偷偷摸摸彼此耳語的聲音。我立刻跳到房間另一角落的一張大桌子的後頭。只要一有什麼動靜,我就可以舉起桌子,全力往門口衝過去。可是在夜暗中,我不小心把一張椅子撞翻,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剎那間,外頭變得一片安靜。我躲在桌子後頭屏息傾聽,眼睛眨也不眨地死盯著房門,好像想用眼睛透視那一扇門一樣,看得我眼珠子似乎都要從眼眶中迸出來似的。等我冷靜下來之後,屋子裡安靜得可以聽到蒼蠅在牆壁上游動的聲音。這時我發覺,有人從外頭小心翼翼地將鑰匙輕聲插入鎖孔。我正想要抬著桌子往外衝,這時,鑰匙在鎖孔裡緩緩地轉了三道,然後,又被小心地抽了出去。之後那人輕輕地穿過廊道,走下階梯。

我這時才敢大口喘氣。「完了」,我心想。「他們把你反鎖起來,要等你熟睡之後再來下手。」我迅速地把房門檢查了一下,沒錯,已經被鎖住了。另一扇通往臉色蒼白的小婢女臥室的門也被鎖上了。打從我住到城堡那天起,這種事情還從來沒有發生過。

現在,我在異鄉成為囚犯了。那位美姑娘也許正倚在窗口,從寧靜的花園往大路上望過去,看看我是否一面拉著琴,一面走到收稅的小屋前。浮雲快速地掠過天空,時光飛逝──而我卻困在此處不能離去。啊!我心多麼哀傷,不知該當如何是好。每當外頭有點風吹草動的聲音,或是地板上有隻老鼠爬行,我就感覺,好像是那位老婦正躡手躡腳地穿過貼著壁紙的那扇暗門窺伺,手中還握著那把長刀潛行,進入我的房間似的。

就這樣滿懷憂懼的,我坐在床上良久良久。突然之間,我又聽到我的窗下響起我好久都沒再聽到過的夜間音樂。當第一聲吉他樂聲響起來的時候,我感覺像是一道曙光照亮了我的靈魂。我大力推開窗戶,朝著下面輕聲喊道,說我是醒著的。 「噓!噓!」下面有人這麼回答。我不假思索地把那封短信藏在身上,拿起小提琴,從窗戶縱身往外跳出去,同時抓住牆縫中長出來的一棵小樹,準備順著破裂的牆壁往下滑。可不巧有幾塊爛磚鬆動了,我整個人就掉了下去,越溜越快,好不容易兩腳碰的一聲著地,連腦子裡都聽到轟然一聲。

我才以這副狼狽的模樣落到花園之中,就有一個人用雙臂一把抱住我,抱得好用力,把我嚇得大叫。那位朋友立刻用手指掩住我的嘴,然後牽著我的手,領我走出樹叢,來到空曠的地方。這時我很驚訝地認出來,原來是那個瘦瘦高高的年輕大學生,他頸脖上有條寬帶子掛著把吉他。我急急忙忙地告訴他,我想離開這園子。可是他好像早就知道我的心意,於是領著我穿過許多隱密的小徑,來到下方高大花園圍牆的一道大門前。可是這道大門是緊緊鎖上的。不過這個年輕大學生似乎早有準備,掏出一把大鑰匙,然後小心翼翼地將鎖打開。

等我們來到樹林之中,我正想要問他到附近的城鎮是否有捷徑,他突然對著我單膝跪下,高高地舉起一隻手,然後開始大聲地賭咒發誓,聽起來肉麻兮兮地嚇死人。我搞不懂他到底想幹嘛,只聽到他一個勁兒地用義大利語喊著:Idio und cuore und amore und furore!(我的神啊,心肝啊,愛情啊,熱火啊!)到後來,他居然雙膝跪地,不斷跪行,朝著我越來越近,我突然全身起雞皮疙瘩,我想他八成是瘋了,嚇得拔腿就跑,連頭都不敢回,跑到樹林裡頭。

這時,我聽到那個學生在我身後狂叫。不久之後,從城堡那兒也傳來粗魯的聲音,彷彿在回應。我心想,他們也許會來追我。路我又根本不認識,夜又是那麼地暗,我很容易就會落在他們的手中。因此我就爬上一棵高大的樅樹樹頂,以便等待良機。

從樹頂這兒,我可以聽到城堡裡頭的人,一個接著一個驚醒起來,幾盞風燈在城堡上頭出現,帶紅色的燈光雜亂地照射著城堡的圍牆,然後又從山上照入夜暗之中。我只有把我的命運交付上主了,因為那些混亂嘈雜的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近。最後,那位學生手拿著火把,一馬當先地衝到我躲藏的那棵樹下,長袍的後擺在風中不停地飄動。然後眾人一個接一個地轉向山的另一邊離去,聲音越來越遠,最後只剩下風聲,在寂靜的林間吹拂。於是我迅速地從樹上爬下來,上氣不接下氣地奔向山谷與夜色之中。

下一章:第七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