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囊廢的浪漫情史

標題
第九章
刊登日期
2015-12-15 12:02:56
作者
愛欣朵夫
譯者
查岱山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群山巍巍虎踞龍蟠
何人早起四處盤桓
我心悠悠眾山獨攬
喜悅歡欣不覺開顏
塊壘滌盡長嘯淡然
信口高呼四野迴旋
願我奧國國祚綿延

故鄉故土我今走遍
翠鳥輕啼綠溪蜿蜒
林木環繞款款問安
多瑙河水谷中閃閃
巍峨教堂遠望莊嚴
睥睨群山我等仰瞻
有時不見典型不遠
願我奧國國祚綿延

我站在一座高山之上,從這兒,第一次可以看到奧地利的國境。我歡喜雀躍,舉帽揮動,高唱歌曲最後一段。這時,我身後突然響起美妙的管樂器加入伴奏。我立刻轉身,看到三位穿著藍色長袍的年輕小伙子,其中一位吹奏著雙簧管,另一位吹奏黑管,第三位頭戴一頂老舊的三角小帽,吹奏著法國號──他們就這樣突然給我伴奏起來,樂聲響遍了森林。我也不遑多讓,立刻拿出我的小提琴來,一面拉琴,一面用清新的嗓音高聲歌唱。這時,三人若有所思地面面相覷。那個吹奏法國號的,首先把鼓著的腮幫子洩了氣,把法國號給放下。最後,三個人都停下來靜靜地瞧著我。我很驚訝地停住,也瞧著他們。「我們以為」,法國號手終於開口說道,「因為閣下穿著好長的一件燕尾服,我們以為閣下是一位英國的旅客,在這兒步行,欣賞美麗的大自然風景。於是我們想為您演奏,賺點旅費。可是我覺得,閣下本身也是位樂手呢。」「嚴格講是收稅員」,我答道,「剛從羅馬直接來到這裡。由於好久都沒有分文的收入了,所以一路上靠著這把小提琴掙口飯吃。」「現在拉小提琴可賺不了幾文錢」,此時吹法國號的已退回林子裡,在那兒,他們先前生了個火。這時,他用他的三角帽煽火,一面繼續說,「反倒是用吹奏的樂器比較好賺錢。比方說,有些紳士們正在靜靜地吃午餐,我們出其不意地走到拱形的前廳,然後嗚哩哇啦地吹將起來──保證立刻就會有侍者跑過來,塞點錢或吃的東西給我們,把我們打發走,以免我們吵到客人。不過,閣下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點東西啊?」

此時林裡火光熊熊,早晨的空氣清新無比。我們圍坐在火堆旁的草地上。其中兩位樂手,從火堆那兒端來一個鍋子,裡面有咖啡,而且已經加了牛奶。又從大衣口袋裡拿出麵包來。他們邊把麵包浸在咖啡裡吃,邊喝咖啡,吃喝得津津有味。我看著也覺得樂趣無窮。那法國號手說,「我就是受不了這黑色的汁液」,然後把疊成兩大片的奶油麵包分一半遞給我,接著取出一瓶葡萄酒,「閣下要不要來上一口?」我猛灌了一大口,立即又把酒瓶放下,整張臉都扭曲起來,因為那酒的味道實在辛辣無比。「這是本地的土釀」,法國號手說,「不過閣下的德國口味可能已經被義大利口味慣壞了。」

之後他在他的行囊裡翻找了半天,終於在許多雜物之間,找到了一張古老破舊的地圖。地圖上還有皇上的玉照,身穿全套禮服,右手握著權杖,左手捧著上有十字架,象徵帝王權力的金球。他小心翼翼地把地圖放在地上攤開來,其它的人攏靠過來,然後共同商量,下一步該往哪裡去。

「假期快結束了」,其中一人說道,「我們必須立刻從林茨(Linz)左轉,這樣我們才能及時地趕到布拉格(Prag)。「真的要這樣嗎?」法國號手大叫,「你去那裡要吹奏給誰聽啊?一路上只有森林、農夫,沒有高尚的音樂口味,也沒有像樣的免費住處!」「唉,開玩笑!」另一個回道,「我覺得農夫才是最可愛的,他們最瞭解人間疾苦。有時,就算我們吹錯了,吹走音了,他們也不會太在意。」「這是因為,你欠缺『point d’honneur』──榮譽感」,法國號手反駁,「odiprofanumvulgus et arceo──俗人俗事可憎,必須加以阻止──拉丁格言是這麼說的。」「不過,教堂沿路一定會有的」,第三個人這麼認為,「我們可以去找神父啊。」「我順從的僕人啊!」法國號手說道,「神父是不會給我們錢的,只會對我們說教,勸我們別遊手好閒,到處晃蕩,要我們在學問上多下功夫,特別是,他們會指望我們成為他們未來的同僚,去當神父。算了,算了。Clericusclericum non decimat──一個教士不會為難另個教士──。還會有什麼大不了的困難呢?那些教授大人們還不是會到卡爾礦泉地去療養休息,他們也沒有把日子看得那麼嚴肅嘛。」「沒錯,應該知道,distinguendumest inter et inter──適合甲的不一定適合乙」,另一個應道。

我現在才知道,他們是布拉格大學的學生,對他們不禁油然起敬。尤其是聽他們說拉丁語好像行雲流水那般,真佩服地五體投地。「閣下也是大學生嗎?」法國號手問我。我很謙虛地回答,我原本是很想念大學的,可是沒有錢念。「那可一點關係也沒有」,法國號手大聲說道,「我們也是既無錢,也沒有有錢的朋友。可是聰明人就要自己想辦法。Aurora musisamica, 這句話用德語來說就是,吃過那麼豐盛的早餐,你就不該把時間浪費掉。當午間的鐘聲從一個鐘樓傳到另一個鐘樓,從一座山傳到另一座山,再傳到城裡頭來的時候,所有的學生們都鬧鬧哄哄地從陰暗的學堂裡跑了出來,在陽光下穿越過巷道。這時候,我們就去找教會的廚房師傅,給自己找張擺滿食物的餐桌。如果桌上沒有食物,起碼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裝滿食物的鍋盆。我們也不用多問,只管邊吃,邊用拉丁語高談闊論。閣下知道了嗎?我們就是這樣一天過一天地讀書。最後,等假期來到的時候,其它的人乘車或騎馬回到父母的懷抱,而我們則穿著大衣,大衣底下藏著樂器,穿過大街小巷,走出城門。整個世界都為我們而敞開。」

不知怎的,聽了他的這一席話,我覺得心有戚戚焉。原來像他們這麼有學問的人卻也如此落魄。我顧景情傷,想到自己比他們更是不如,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法國號手張大了眼睛望著我。「別這麼難過,沒關係的」,他繼續說道,「我去旅行的話,根本不必先預定好馬匹,準備了咖啡和鋪好的乾淨的床鋪、睡帽和擦鞋僮。最好的方式就是一大清早就出發,頭頂上有候鳥高飛遷徙,我們壓根也不知道,哪家的煙囪今天會為我們冒煙,更不曉得晚上會不會有好運道等著我們。」「就是啊」,另一個人這麼說,「不管我們到了哪裡,只要拿出我們的樂器,所有的人都高興。如果我們中午的時候來到鄉間的大戶人家那裡,在弄堂裡吹奏起音樂,這時女僕們就在門口跳起舞來,而紳士先生們則會叫人把大廳的門稍微打開,好讓樂聲能傳進去;而碗盤的聲音和烤肉的香味,則透過門縫傳到外頭快樂的樂聲裡;坐在桌前的淑女們,彎過頭來看外頭的樂手,脖子都要扭到了。」「的確如此」,法國號手兩眼發光,大聲叫道,「讓其它的人去啃書本,做學問。我們要趁這個時候,好好研究老天爺在外頭給我們打開的這本大畫冊吧!是的,閣下要相信我們。像我們這樣的人,才會成為有用的人,知道要跟那些農夫們說些什麼,並且用拳頭敲著講臺,讓底下那批凡夫俗子聽了感動、悔悟得心都要撕裂了。」

聽他們這麼講,我的心也樂活起來,巴不得立刻跟他們一起去讀大學。我聽他們說話好像百聽不厭,因為我喜歡跟有學問的人交談,可以從他們那裡獲益良多。可惜的是,我們沒法子好好地繼續交談下去,因為其中一位大學生,擔心假期快結束了而恐慌不已。於是,他小心翼翼地調整他的黑管,把樂譜攤開,放在膝上,開始練習一段很難演奏的彌撒音樂樂章。回到布拉格後,他要與別人共同演奏此一樂章。他就這樣坐在那裡手指按動,吹將起來。可是他有時吹得荒腔走板,讓人聽得毛骨悚然。有時連自己的講話聲都聽不見。

突然,法國號手用他低沈的貝斯聲音大叫:「棒啊,我有主意了」,一面快樂地敲著身旁的地圖。另一個大學生就暫時停止他認真的吹奏練習,不解地望著他。「聽著」,法國號手說,「離維也納不遠的地方有座宮殿,宮殿裡有位門房是我的堂兄!好同學們,我們就到他那裡去,向他請安問好。他一定得想辦法幫我們安排下一步該怎麼走,好打發我們。」當我聽到他這麼講,馬上跳了起來。「他是不是會吹巴松管?」我大叫,「身材高高大大,有個貴族似的大鼻子?」法國號手點頭說是。我高興已極,雙手擁抱住他,害得他的三角軟帽都掉到地上。於是我們立刻決定,全體一塊兒搭乘多瑙河上的驛船,順著多瑙河,前往美麗伯爵所住的宮殿。

我們抵達河岸旁時,船已準備妥當,就要起碇開航了。船隻停靠處有一家酒店,粗粗胖胖的酒店老闆很愉快地站在酒店門口,把門口都塞滿了,他講了許多吉利好聽的話向船上的人送行;同時,酒店的每一扇窗口,都有個女子探出頭來,親切地向船夫們點頭致意。這些船夫已把最後的一些貨物搬上船去。一位中年的紳士,穿著一件灰色的外套,脖子上繞著一條黑色的圍巾,也要搭船。他站在岸邊,很熱切地跟一位年輕高挑的小伙子講話。這小伙子穿著一條長長的皮褲,殷紅色的短襖,騎著一匹高大標緻的英國駿馬站在紳士前面。我感覺很奇怪的是,這兩個人不時會轉過頭來看著我,好像在談論我的樣子──最後那紳士哈哈大笑,高挑的小伙子抽了一下響鞭,然後策馬迎著晨風,迅速地朝著明亮的原野奔馳而去,好像在跟天上的雲雀賽跑一樣。

這時,我和那些大學生們已把船錢湊齊。船夫看到法國號手把我們掏空口袋湊出來的零零碎碎的銅板點交給他的時候,一邊搖頭,一邊忍俊不住地大笑出來。而我呢,看到多瑙河就在我眼前,不禁高聲歡呼。我們迅速跳到船上,船夫發出一個信號;於是,我們就在晨曦之中穿越群山和草原,順流而下。

森林裡面有鳥兒振翅高飛,河的兩岸傳來遠近村莊教堂敲響的清晨鐘聲。高空之中,偶而聽到雲雀在高唱。船上也有一隻金絲雀在鳴唱著應和。此情此景真令人心花怒放。

金絲雀是同船一位漂亮的少女所養的。她把鳥籠緊靠在身邊,在另一邊臂下夾著一小包的衣物。她就這樣靜靜地自顧自地坐在那裡,似乎心滿意足的,一會兒看著她裙下露出來的新的旅行鞋子,一會兒望著眼前滾滾的河水。早晨的陽光照射在她白晰的額頭,額頭上垂下梳理整齊的瀏海。我感覺,那幾位大學生好想跟她搭訕聊天,因為他們老是在她身旁晃過來,晃過去的。那個法國號手又時而清清喉嚨,時而整整領帶,又理理三角帽子。可是他們始終提不起勇氣跟她講話。而每當他們靠近她時,她就垂下眼睛,讓他們難以啟齒。

特別是那位穿著灰色外套的中年紳士,坐在船的另一邊,讓他們更覺腼腆,因為他們覺得這位紳士很像是位教士。他看著面前擺著的一本每日祈禱書,書裡面有金邊,還有很多彩色的聖人圖像,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亮。他也不時抬起頭來,欣賞兩岸美麗的景致。不過,他也把船上的各種動靜看在眼裡,也看出那三位大學生的身份,所以不久,他就開使用拉丁文來跟其中一位大學生交談。這時,全部三個大學生都一起趨前,脫帽向他致敬,並用拉丁文回答他的問話。

這時候,我坐到前面船頭那裡去,愉快地把兩腳垂到水面上。船在水面疾駛,浪花在我腳下洶湧飛濺,激起層層的泡沫。我兩眼注視著遙遠的藍天,看見一座座的鐘塔、宮殿,從遠處翠綠的河岸迎面而來,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楚,然後又逐漸消失在腦後。假如我有翅膀,那該多好!我心想。然後按捺不住,於是拿出我心愛的小提琴,把所有我以前在家鄉和在美嬌娘的宮殿裡學會的曲子,一首一首地演奏著。

突然有人在我背後拍拍我的肩膀。原來是那位教士先生。他已經把他的書本放下,聽我拉提琴聽了好一陣子。「喂」,他面帶笑容的對我說,「喂喂,你這位藝術家先生啊,你拉琴拉的連吃喝都給忘記啦。」然後他要我把小提琴收起來,跟他一塊兒吃些小點心。他領我走進船上一間可愛的小亭子裡,是船夫用新的樺木和小樅樹木頭在船的中間搭建起來的。他讓船夫在裡頭擺了張桌子,我,三位大學生,就連那位年輕的姑娘也在場。我們將就的坐在桶子上和包裹上,圍桌而坐。

教士先生從一個包紮得很仔細的紙袋裡,拿出一大塊烤肉和奶油麵包,又從一個盒子裡,拿出好幾瓶葡萄酒,以及一個銀質、裡面鍍金的杯爵出來。他把葡萄酒倒進去先嚐了嚐,聞了一下,再品嚐了一口,然後交給我們每一個人。大學生們在桶子上坐得筆直,由於過份地敬畏,吃喝得很少。那位姑娘小嘴也是淺嚐即止,然後羞澀地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那三位大學生。不過她越看,膽子彷彿變得越大了。

最後她告訴教士先生,她是第一次離家外出工作,現在正要前往新主人的府邸。我聽了臉孔登時變得通紅。因為她講的府邸,正是我心上人──那位美嬌娘的府邸。換句話說,她就是我未來的丫鬟囉!我心想,然後朝她細看,看得我幾乎頭昏眼花。「在那座府邸,不久要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那位教士說道。「是啊」,那姑娘回道,她很想多知道一點有關這事的消息,「據說那是一場已經發生很久的秘密戀情,伯爵夫人本來一直都不贊成的。」教士先生口中「嗯,嗯」地應著,把酒杯又斟滿,若有所思地啜著酒,我把雙臂遠遠地分開,撐在桌上,想要把這段談話聽個仔細。教士先生也注意到了,「我大可告訴你們」,他又開口了,「兩位伯爵夫人委託我一路打聽,那位未婚夫是否已來到這一帶地方。在羅馬的一位夫人寫信說,他早已離開羅馬。」我聽他提起羅馬的那位貴夫人,不禁滿臉通紅。「大人您認不認識那位新郎呢?」我很困惑地問道。「不認識」,教士先生回答,「不過據說他像是隻快樂的鳥兒一般。」「對啊,對啊,」我急忙地說道,「只要可能,他都會衝出籠子。到了外頭自由的天地,他就會快樂地歌唱。」「然後在異鄉四處流浪」,教士先生平靜地繼續說道,「夜間他到處蹓躂,到了白天就睡在人家的大門口。」聽了這番話,我心裡好難過,「可敬的先生」,我氣急敗壞地對他說,「他們提供你的消息可不對啊。那位未婚夫是位有道德感,瘦瘦高高的,充滿希望的年輕小伙子。他在義大利住在一座古老的宮殿裡,生活闊綽,交往的對像是伯爵夫人,有名的畫家,身邊圍繞著許多的宮廷侍女。他身上有錢時,出手大方,眉毛都不皺一下。還有,他……」「好了,好了。我不曉得你對他那麼熟悉」,我話才講到這兒,教士先生就把我打斷,然後笑得好開心,幾乎都喘不過氣來,連眼淚都流了出來。「我可是聽說過」,此時又聽到那位少女在講,「那個未婚夫是位闊氣有錢的好人家呢。」「唉,老天爺啊,是這樣,是那樣,還不都是路邊消息,全都是路邊消息罷了!」教士先生大聲地喊道,然後還是忍不住大笑不止,最後笑得咳嗽咳個不停。當他休息了會兒稍微喘過氣來,他就高舉酒杯大聲說道:「恭祝新郎新娘白首偕老!」我真的搞不懂,教士先生說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可是因為在羅馬發生的事情,讓我覺得很羞愧,不敢當著大家的面告訴他,我就是那位失蹤的、幸福的未婚夫。

酒杯又很快地在眾人手中傳來傳去。教士先生一面喝酒,一面很和氣地跟大家談天,因此很快地,大家都對他起了好感。最後大家快樂地打成一片,彷彿水乳交融。就連那幾位大學生也放膽地打開話匣子,敘述他們遊山玩水之事,後來甚且拿出樂器,開始快樂地演奏起來。水面陣陣的涼風吹拂過涼亭上的枝椏,夕陽已把林木染成金黃色,而森林裡的號角聲也在河岸迴響。這時,教士先生在悠揚的樂聲中越來越快樂,不斷講述著他青少年時代的故事:他談到他也曾在假日的時候遊山玩水,雖然有時又飢又渴,但總是保持著快樂的心情。事實上,整個大學時代的生活,就像是個漫長的假期,夾在狹隘、晦暗的學校歲月以及嚴肅的公職生涯之間。這時大學生們又喝了一輪,接著振奮起精神,快樂地合唱了一首歌曲,歌聲響遍了群山幽谷。

空中鳥兒一群群
振翅齊飛往南行
流浪眾生喜前進
舉帽旭日耀眼明
迤邐而行出城門
樂聲悠揚心誠悃
我吹我奏訴離情
別後從此任浮沉
布拉格城路難行
誰人安坐爐灶近
陶然忘機享太平

夜靜攜手進都城
華燈初上照窗明
窗內但見幢幢影
富貴人家享太平
浪蕩街頭奏樂音
飢渴交迫腸肚鳴
奏樂豈能療饑貧
店主見憐瓊漿擎
杜康一盅療酒病
最是解憂忘傷情
仁慈之人仁人心
慰藉我等出店門

凜冽北風陣陣寒
漫天蓋地嘯林間
我眾迤邐野外遠
大雪驟雨濕衣衫
衣衫風吹舞片片
破履勉強腳上穿
勁風當頭舉步難
引吭高歌聲不斷
幸福人兒居安善
高坐家中爐灶邊
永享太平樂陶然

我、船夫和那少女,雖然我們三人不懂拉丁文,可是每當他們唱到最後拉丁文的歌詞部分時,我們都放聲地一起合唱,尤其是我,唱得最快樂,最大聲,因為我這時候已經看見我的收稅小屋,接著是那座宮殿府邸,在夕陽餘暉中,慢慢地從樹梢之間顯露出來了。

下一章:第十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