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囊廢的浪漫情史

標題
第十章
刊登日期
2015-12-15 12:07:26
作者
愛欣朵夫
譯者
查岱山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船終於靠岸了。我們立刻跳上岸去,接著,像鳥籠突然打開後的鳥兒一樣,各飛東西。教士先生匆匆地向我們說了聲再見,然後大步朝宮殿的方向走過去。那三位大學生則相反地急忙往一處偏僻的小叢林那兒邁步而行。到了叢林那裡,他們迅速地把自己的大衣拍乾淨,然後在一條從旁流過的小溪那兒盥洗,並且彼此互相幫忙刮鬍子。最後,那位新上任的侍女,帶著她裝著金絲雀的籠子,臂下夾著一個包袱,朝著宮殿山下的一家酒店走去。我向她介紹過,酒店的女老闆是個好人,她可以在她那兒換上一件比較漂亮的衣服,之後再到宮殿裡去晉見。我則在這美麗的黃昏裡感覺心花怒放。等他們大家都離開了,我不加思索地立即跑向那座富貴人家的花園那裡。

途中,我經過我的收稅小屋,它依然安然無恙地立在那裡。美麗花園裡,那幾棵大樹的枝葉,在風中發出蕭颯的聲音。以前有隻金絲雀,每當黃昏日落的時候,牠總是站在窗前的那棵栗子樹上唱著歌。現在牠依舊站在那裡歌唱,好像自從我離開以後,世界沒有任何的改變似的。收稅小屋的窗戶是開著的。我滿心喜悅地跑了進去,把腦袋探進窗戶裡。屋內一個人都沒有,可是壁鐘還是在那兒滴滴答答地響著。辦公桌擺在窗口,長煙斗放在一個角落裡,跟從前沒有兩樣。我再也按捺不住,於是從窗口跳進屋裡,一屁股坐到辦公桌前,桌上擺著那本大大的賬簿。這時,陽光透過窗前栗子樹的枝葉,金黃又帶有一點綠色的光線,照到打開的賬簿裡的數目字上,小蜜蜂們又在敞開的窗口兒嗡嗡嗡地飛來飛去,外頭還有隻黃鵐鳥也在湊熱鬧,站在樹枝上快樂的鳴唱──突然,房間的門打開了,一個年紀老老的,個子高高的收稅員,身穿我當時穿的那件上面有金色點點的、華麗的紅色睡袍走了進來。他意料之外地看到我,嚇了一跳,在門口站住,把鼻梁上的老花眼鏡拿了下來,然後氣吁吁地瞅著我。我驚駭的程度絕對不少於他,立刻跳了起來,一句話也不敢說地就奪門而出,跑到花園裡,腳底下還不斷地被那些討厭的馬鈴薯的藤蔓絆住。看來,這個收稅員老先生聽從了門房的建議,種了馬鈴薯,而不像我以前那樣種花。我一面跑時,一面還聽得到他站在大門口,在我身後不斷地咒罵。可是我老早就已經爬到花園的圍牆上頭坐在那裡,一顆心怦怦地狂跳,一邊眺望著花園裡頭。

園裡花香撲鼻,樹影晃動,鳥鳴啾啾。而廣場和廊道都杳無人跡。被夕陽餘暉染成金黃色的樹梢,在我面前搖曳生姿,好像它們在歡迎我似的。透過樹縫之間,我看到在遠處谷地的多瑙河水閃耀晃動的光影。

突然我聽到花園離我不遠之處有人唱起歌來:

喜樂之情有時終
大地彷彿在夢中
群樹搖曳令心動
我心忘機眼矇矓
往昔時光惹傷情
念此心中微微驚
猶如閃光透我胸

歌聲是如此地美妙動聽,有如天韻,可是聽起來又是如此地熟悉,好像我曾經在夢中聽過似的。我沉思良久……,「是桂朵先生在唱歌」,我高興地脫口大喊,然後從牆上一躍而下。這首歌就是那個夏天的夜晚,他在義大利酒店的陽台上唱的同一首歌。那也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

他還繼續唱著,我就循著歌聲,跳過苗圃和樹籬,來到最後一片玫瑰花叢之中;突然,我像著了魔似地站住不動。因為在夕陽氤氳之中的天鵝小塘的右邊,坐著的是一位令人夢寐難忘的美嬌娘!她穿著一身華麗的服飾,烏黑的秀髮上帶著一圈由白玫瑰和紅玫瑰串成的花環。她美目低垂,坐在一張石凳上,一面唱歌,一面揮動著馬鞭,輕擊著她面前的綠草地,模樣就跟當日我跟我的美嬌娘坐在船上,而我對她唱著「美麗多嬌的好姑娘」那首歌的時候一樣。她的對面坐著另一位年輕的女士,她白嫩圓潤的粉頸上披著棕色的捲髮,背對著我,在吉他的伴奏下唱著歌。池塘的水面上,有幾隻天鵝悠閒地繞著圈子游動。這時候,美嬌娘突然抬起頭看了一眼來,立刻尖聲驚叫了出來,因為她在完全意外的情況之下看到了我。另一位女士馬上轉過身來,捲髮在臉前不停地擺動著。接著,她仔細地瞧著我,忽然爆出按捺不住的大笑聲,從長板凳上跳起來,用她的小手拍了三下。立刻有一大群的小女孩,穿著雪白的短洋裝,配戴著綠色與紅色的蝴蝶結,從玫瑰花叢中鑽了出來。我還真搞不清楚她們之前是躲在哪裡的。她們手中各自拿著一條長長的花環,很快地圍著我繞成一圈,一面開始唱著歌:

我們獻給你少男的花環
花環上有紫羅蘭
我們引領你跳舞歡唱
慶祝新婚真舒暢
美麗青翠的少男花冠
如絲般的紫羅蘭

那是首古老的、歌頌傳奇射手的民謠。一會兒,我也認出這些少女中的幾位來,她們是附近村莊裡的小女孩。我用手輕捏她們紅通通的腮幫子,想從她們圍起來的圈子中溜出去。可是這些鬼靈精的女孩們就是不肯讓我出去。我真不知道她們的用意究竟何在,只好呆若木雞地站在那裡。

這時,突然有個身穿著高級獵裝的年輕的小伙子,從樹叢那兒走了出來。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來的人竟然是李奧哈特先生!那些小女孩們終於打開她們圍起的圓圈,然後像中了魔咒似地,全體以單腳站立著,另一隻腳朝後伸向天空,同時用雙臂把花環高舉在頭頂上方。李奧哈特先生用手扶著那位美嬌娘的手,而美嬌娘她還是靜靜地站著,眼睛偶而會朝我看過來。李奧哈特先生把她領到我面前,說道:

「愛情──關於這一點所有的學者意見都一致──是人心最勇敢的特質之一。不管是什麼階級、地位所築成的壁壘,愛情都可以用它火熱的眼光把它給熔化。對愛而言,世界太狹窄了,永恆也太短暫了。是的,愛情就像一襲詩人的大衣,任何一位充滿幻想的人,在這冷冰冰的世界上都要穿上它,以便能遨遊於古希臘的阿卡迪亞樂土。至於兩個相愛的人兒,他們相隔得越遠,旅途上的風就越會吹動他們閃閃發光的大衣,使得衣擺在他們的身後,形成更大的弧形飄動著,也越會使得大衣的褶襉變得更誇張,更令人驚訝;他們的法衣在他們身體的後面,會變得越來越長,使得局外人在外頭行走時,再怎樣小心,也還是會踩到他們法衣的衣擺。喔,彌足珍貴的收稅員先生,也是未婚夫的你!閣下穿著這件大衣,就算是飄泊到了羅馬的提伯爾河岸,站在你面前的未婚妻,她的小手依然會緊抓著你大衣的下擺,不論你如何地抖動、拉琴、局促不安,你終究會回到她美目寧靜的視線中──如今事到臨頭,你們這兩位親愛的傻人兒呀!把幸福的大衣圍繞著你們,讓你們四周完全不同的世界沈沒下去吧。好好地彼此相親相愛,好像一對可愛的小白兔,過著你們幸福的生活吧!」

李奧哈特先生的長篇大論才剛說完,方才在唱歌的另一位年輕的女士,朝著我走了過來,很迅速地把一頂用新摘的愛神花編好的花冠,戴在我的頭上。她一面把花冠固定在我的頭髮上,一面把她的小臉貼近我的臉唱道:

為何我對你厚愛
為何裝扮你好看
因你琴弦動我懷
心花為你開爛漫

唱完歌,她往後退了幾步。「你還認不認得當時把你從樹上搖下來的兩個強盜呢?」她說道,一面向我行了個屈膝禮,同時溫柔愉快地看著我,使得我不禁心花怒放。她說完,也不等我回答,圍著我走了幾圈。「說真的,還是以前那副模樣,絲毫沒有沾染外國人的紈袴習氣。不過,天啊,瞧瞧這個鼓鼓的包包!」她突然對我那位美嬌娘大聲喊道,「小提琴,內衣,剃頭刀,行李,亂七八糟地塞成一團!」她板著我的身子轉了幾轉,然後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而我心目中的那位美嬌娘,卻還是一直靜靜的,由於有點兒害羞,也有點兒徬徨,連頭都不敢抬起來。好幾次我感覺,她對於這種聒噪不休,亂開玩笑有點微慍。最後,她突然眼淚奪眶而出,把她的臉深埋在另一位女士的胸口。這位女士起初有點兒訝異地望著她,繼而很貼心地把她抱緊。

我呢,不知該怎麼辦,只會傻傻地站在那兒。因為我越仔細端詳那位陌生女子,越覺得對她很眼熟。她不是別人,正是那位年輕的畫家桂朵先生!

我一時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正當我想詳細問她的時候,李奧哈特先生走到她面前,跟她悄悄地說話。「難道他還不知道嗎!」我聽到他這麼問。她搖搖頭。李奧哈特先生考慮了片刻。「不行,不行」,他最後這麼說,「他必須趕快弄清楚一切;否則的話,不知又會惹出多少的是非和混亂。」

「收稅員先生」,他轉過身來對我說,「我們現在的時間不多了,拜託你現在趕快把你心中的疑團都說出來,免得你後來又是發問、又是驚訝、又是搖頭的,讓那些人舊話重提,惹出新的捏造虛構和揣測。」講到這裡,他把我拉進樹叢的深處,而那位女士則拿起美嬌娘擱下的馬鞭,在空中揮動。她所有的捲髮都散落在她小小的臉龐上,不過透過捲髮,我還是能夠看到,她的額頭一片飛紅。「事情是這樣子的」,李奧哈特先生說,「芙羅拉小姐,方才她在這裡,假裝對整個的故事她什麼都沒聽到,也什麼都不知道,而其實,她的一顆小小的芳心,之前很快地就與某人交換了。接著有另外一個人出現,他用轟轟烈烈的方式把他的心獻了出來,同時也想要贏得她的芳心。可是她的芳心早許配給了某人,而某人的心也給了她。而這某人不願收回他的心,同時也不願把她的心交還給她。於是世界大亂──你大概沒看過小說吧?」我說沒看過。「現在你可是自己在演出一部小說呢。簡單地說:當時這顆心那顆心地亂成一片。那位某個人──就是我自己──最後只得自己拿定主意。我在一個溫暖的夏夜,騎上我的駿馬,讓美姑娘裝扮成桂朵先生,騎上另一匹駿馬,然後動身,一路朝南方騎去,以便把她藏在我位於義大利的一座偏僻幽靜的宅邸裡,等那因為這麼多心,而鬧得亂哄哄的風波平息了,再作打算。可是在途中,我們的行蹤被發現。在國外的那座酒店裡,你睡在門口正好像警衛似的。

芙羅拉小姐在陽台上,突然瞥見跟蹤我們的人。「是不是那個駝背的先生呢?」「他是個眼線。我們因此偷偷地遁入樹林之中,讓你一個人坐上預定的馬車前行。這麼做騙過了跟蹤我們的人,沒料到也騙過了我在山上宅邸裡的手下。他們原本時時刻刻都在等待變裝為男士的芙羅拉小姐的到來。由於過份的殷勤,反倒攪亂了他們的判斷力,誤把你當成芙羅拉小姐。就連在此地宅邸裡的人,都以為芙羅拉小姐住在山上。有人打聽你的下落,有人寫信給你──你不是曾經收到過一封信嗎?」聽到這裡,我閃電一般地從口袋裡掏出那張紙條。「是這封信嗎?」「是寄給我的」,芙羅拉小姐這麼說。到現在為止,她一直裝作都沒在聽我們說話,此時一把從我手中搶過那張紙條,很快地瀏覽了一遍,然後把它塞到胸前。「現在」,李奧哈特先生說,「我們必須趕快回宮殿裡去了,因為大家都在等我們呢。最後,理所當然的,就像一部好的小說那樣子:真相大白,悔恨,和解。我們大家又快樂地生活在一起,後天就要舉行婚禮了!」

他話還沒說完,灌木樹叢那兒突然傳過來震天價響的鼓樂聲,有大鼓、長短喇叭,還有號角,中間還夾雜著炮仗聲和萬歲的歡呼聲。那些小女孩們重新開始跳起舞來。從四處的樹叢之中,探出一個個的腦袋,乍看之下好像是從泥土地裡頭長出來似的。在鬧哄哄的嘈雜聲中和彩帶飛揚的情況下,我雀躍無比,從一邊跳到另一邊。因為天色已暗,隔了好半天,我才辨認出一張張往昔熟悉的臉孔。老園丁在打鼓,那三位穿著大衣的布拉格大學生,夾雜在人群當中吹奏著音樂,他們旁邊站著那位門房,如癡如醉地手指飛按,吹著他的巴松管。我事前完全沒料到會遇見他,於是飛跑過去,熱烈地擁抱住他,害得他吹得都走調了。「真是的,真是的,這個傻瓜就算是跑遍了天涯海角,他還是個傻瓜!」他大聲地對那三位大學生喊道,然後又興沖沖地繼續吹奏下去。

在這一片鬧哄哄的情況底下,那位美嬌娘悄悄地離開,像隻受驚的小鹿飛快地跑過草地,奔向花園的深處。我正巧看到她離去,於是急忙跟在她後頭追趕。那些樂手忙著演奏,誰也沒有注意到我。之後他們以為,我們已經動身前往府邸那兒去了。於是整個的樂隊,一面繼續熱熱鬧鬧地吹吹打打,一面同樣地移往府邸的方向而去。

我和美嬌娘幾乎同時來到位於花園斜坡上的避暑小屋前。小屋的窗子是開著的,往窗外可以極目遠眺深處的河谷。太陽早已落入群峰的後方,只剩下微微的紅光輝映著溫暖寧靜的黃昏。四周越是靜謐,遠處多瑙河的淙淙流水聲聽得越發清楚。我兩眼一眨都不眨地深情望著女伯爵。她因為奔跑,小臉熱得通紅,站在我面前,我彷彿都聽得到她的心跳聲。可是突然之間,跟她單獨在一起,我這會兒由於敬畏崇拜,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後,我終於下定決心,握住她雪白的小手──這時她也趁勢很快地把我拉近她,雙手環抱著我的頸子。我也用雙臂緊緊的擁抱住她。

一會兒後,她又很快地掙脫我的雙臂,羞澀地倚到窗口,讓清涼的晚風冷靜她滾燙發紅的面頰。「喔」,我高喊,「我的心都快要爆炸了,可是我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好像是一場美夢!」「我也一樣」,美嬌娘這麼說。「去年夏天」,頓了會兒她繼續說道,「我跟女伯爵從羅馬回來的時候,很巧地碰到芙羅拉小姐,我們就帶著她同行。可是你的音信卻完全杳然。那時我根本料不到,事情會這樣地發展!直到今天中午,那位好心機靈的馬童上氣不接下氣地趕到中庭,帶來消息,說你搭乘驛船來了。」說著說著,她靜靜地面露笑容。「你還記得嗎,那一天,你最後一次看到我站在陽台上?情況完全跟今天一樣,也是個寧靜的黃昏,在花園裡面有音樂演奏。」「到底是誰過世了呢?」我著急地問她。「誰呀?」美嬌娘這樣問道,有點驚訝地看著我。「貴夫人您的夫婿啊」,我答道,「他當天跟妳一塊兒站在陽台上的啊。」她一張小臉登時變得通紅。「你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怪東西呀?」她大聲說道。「他是女伯爵夫人的公子,剛從外地旅行回來。當天正巧也是我的生日,於是他領我走到陽台上,讓我順便一塊兒接受眾人的歡呼慶賀。呃,難道當時你就因為這事而出走的嗎?」「天啊,當然啦!」我大叫,然後用手重拍前額。她則搖搖頭,笑得好甜美。

看到她這麼快樂,這麼親密地站在我身邊跟我談心,我感到高興極了,巴不得就這樣聽她講話到天明。我可真是心滿意足,於是從口袋裡掏出一大把香脆的杏仁,這可還是我從義大利帶回來的呢。她也拿了幾粒,跟我一起嚼著杏仁,兩個人就這樣一邊聊,一邊望著寂靜的遠方。「你有沒有看到」,過了一會兒,她開口說道,「遠處那座在月光下閃閃發亮的白色小宅邸,那幢宅邸伯爵已經送給我們了,還包括花園和葡萄園呢。我們將來就住在那兒。伯爵早就知道你我已經兩心相許,而且他對你十分地厚愛。因為當時他把芙羅拉小姐從女子學院誘拐逃走時,如果沒有帶著你一起走,他們倆在得到女伯爵老夫人的諒解前,可能已經被抓到了。如果那樣,事情發展可就大不相同了。」「天啊,美麗尊貴的女伯爵」,我大叫出來,「這麼多想也沒想到的事情,可把我攪得天旋地轉、頭昏腦脹;妳說的可是李奧哈特先生?」「正是,正是」,她把我的話打斷,「李奧哈特是他在義大利的時候用的化名;那邊的群眾就是因為他的喜事而大肆慶祝。現在他要娶我們女伯爵老夫人的掌上明珠芙羅拉小姐。另外還有一件事情,你幹嘛一直稱我為女伯爵呢?」我張大了眼睛,不解地望著她。「人家根本不是什麼女伯爵」,她繼續說道,「我們尊貴的女伯爵老夫人,只是接我到府邸來跟她一起住,因為我自小就是個孤兒。我的叔叔,就是那位門房,收養了我,把我帶來這裡。」

聽到這裡,我頓時感覺心頭彷彿一塊大石頭落地那樣輕鬆!「上主保佑我們的門房」,我心情激動地說道,「他居然是我們的叔叔!我一向就覺得他大大地與眾不同!」「他也非常地器重你呢」,她答道:「他老是說:如果你的態度能更加莊重點兒就更好了。你從現在起,服裝也要穿得更體面才好。」「好啊,好啊」,我快樂地高聲喊道,「英國紳士燕尾服,草帽,燈籠褲和馬刺靴!我們婚禮後,立刻動身前往義大利去,去羅馬,那兒有藝術噴泉,我們帶著那三位布拉格的大學生和門房叔叔一道去!」她靜靜地微笑著,深情喜悅地看著我。遠處不斷傳來動人的樂聲,從府邸發射的許多的煙火穿過靜謐的夜空,火光照亮了花園。遠處多瑙河淙淙的流水聲不絕於耳。一切都太完美了!太完美了!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