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囊廢的浪漫情史

標題
傳譯德國經典文學的真善美-專訪《窩囊廢的浪漫情史》譯者查岱山
刊登日期
2015-12-11 18:12:34
作者
愛欣朵夫
譯者
查岱山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2014的農曆年剛過完,我們和查岱山老師相約在輔大校園裡,請老師分享他和德國浪漫作家愛欣朵夫(Joseph Eichendorff)經典作品《窩囊廢的浪漫情史》的深刻緣分。此時此刻其實也正是書中主角離家冒險的季節––在春雪漸融的西歐清晨裡,這名被父親怒斥為「窩囊廢」的無名青年下定了決心:「我就出去到外頭的世界闖一闖,試試我的運氣吧!」

談談第一次接觸到《窩囊廢的浪漫情史》的感受?

大約民國五十八年,我讀輔大德文系三年級的時候,有一門課叫「德國小說」,我們的老師齊德芳神父(Franz Giet)選用這本小說當指定教材,我們花了一個學期的時間把其中最重要的部分讀完。這是我們第一次接觸到所謂的「德國小說」,而且又是浪漫派作家的作品,我們當時讀,當然有些似懂非懂,有時候也覺得情節有些荒謬,但很喜歡主角那種浪漫任命的情懷,覺得他很少會為自己的前途憂心––主角居然在被父親罵了之後,立刻決定離開家,到外面闖蕩江湖,絲毫不擔心。這就是浪漫時代的特質:他不為前途擔心,想要遠離故鄉,到遠方去。一路上歌唱,走進森林,旅途中有美麗的風光,然後發生愛情故事,遇到喜歡的女孩子,就一心一意想要追求。這對當時久處聯考壓力,乍入大學獲得解脫的我們,真有相逢恨晚、惺惺相惜之感。時隔四十多年後,自己已過耳順之年,回頭再翻譯這本小說時,往日青少年的情懷彷彿重新咀嚼一番,別有滋味。

最喜歡書中的哪一個部分?

在第一章第四頁窩囊廢搭上順風馬車前往維也納的途中,他在興奮歡唱之後,突然一股落寞的感覺襲上心頭。當年我自己讀大學首次離家住在宿舍時,內心除了有種解放與新奇的感覺之外,午夜夢迴時也常會有種淡淡的落寞與「鄉愁」。遊子思鄉古今中外皆然。

另外,愛欣朵夫也常運用「浪漫式的嘲諷」(romantische Ironie)的手法。也就是說用詼諧的方式把原本應該是很浪漫的場景打破。比如第一章第九頁,窩囊廢躲在花園樹叢後偷窺他的夢中情人,卻有隻可惡的蒼蠅飛進他的鼻孔,害他噴嚏打個不停,讓心愛的人看到他的狼狽模樣,很是可笑。

而愛欣朵夫用了非常多詩歌,來描寫主角旅途中的風光,我覺得都是非常好的。可以說是「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小說裡面好像可以看間美麗的圖畫。此外書中很多是唱歌,感覺「詩中有歌,歌中有詩」,歌曲當中又有各種景致、情感在裡頭。

談談這本書的翻譯過程?

這本書的特色是詩歌非常多,且在德國大部分都譜成歌曲了,是德國民謠很重要的來源,像其中第一首就是我們以前讀書就學過的歌。因此我翻譯的時候,就要考量到,「詩」如果要能唱,節奏、音節就要符合,並且要押韻。另一方面也要考慮詩歌裡頭的思想內涵,必須用很精簡的方式表達出來。所以翻譯的時候,在詩歌的音樂性方面花了很多功夫。

在書名方面,這本書德文原著的名稱是Aus dem Leben eines Taugenichts,其中Taugenichts的意思用閩南語的「沒路用的人」來翻譯很傳神,是本書開頭主角的爸爸罵主角的用語。之前的譯者鄭壽麟教授把Taugenichts翻譯成「飯桶」,但當時齊德芳神父就覺得主角其實並不能稱為「飯桶」––儘管主角看起來不是非常積極、上進,但是他是個多才多藝、情感豐沛的人。所以我後來翻譯這個小說的時候,就一直在想這個詞的翻譯問題。我就想到我小時候常被我父親罵「你這個窩囊廢!」現在這個用語比較少用了,但是「窩囊廢」既不是笨蛋也不是飯桶,用來形容主角還蠻貼切的。

這本書對當代人的意義是什麼?

我不太確定現代的年輕人,閱讀十九世紀浪漫文學中的愛情的發展,他們是不是真的能體會,但是我認為,無論如何,不論在什麼時代,青少年追求愛情的特質是一樣的。只是現今的世界太過於物質化、科技化,感情的這一塊彷彿成了速食,少了扣人心弦的醞釀與期待。其實浪漫式的愛情還是可貴的,值得追求的。

我認為,人類不論國籍,對真善美的追求都是一樣的。而一個作品如果同時有真、善、美,就可以流傳後世。說它「真」,表示說這種感情的描寫是很真實的:說它「善」,因為裡面這個主人翁其實是個很良善的人:而說它「美」,看主角出外流浪的過程,碰到自己心儀的女孩子,又覺得自己失戀了,跑到義大利去⋯⋯。這整個過程中對風光的描述,都真的很美,好像在你眼前一樣。所以這本小說,符合真善美的要求,所以它直到現在還受到讀者歡迎與重視。

採訪及撰文/吳璠

下一章:譯者序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