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英雄

標題
畢巧林日記 梅麗公爵小姐 五月十三日 2/2
刊登日期
2016-08-18 13:06:06
作者
萊蒙托夫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現在說另一個……」

「另一個念頭就是,我要您告訴我一些事情。原因是,其一,聽人說話不會那麼累人;其二,不會失言;其三,可以打聽別人的祕密;其四,聰明如您,喜歡的是聽話人,而不是說話人。現在言歸正傳,李戈夫斯卡雅公爵夫人對您說我什麼來著?」

「您那麼確定那是公爵夫人……不是公爵小姐?」

「完全確定。」

「為什麼?」

「因為公爵小姐問起的是格魯希尼茨基。」

「您的判斷能力很強。公爵小姐說,她肯定,這位穿士兵大衣的年輕人是因決鬥而被降級為士兵的……」

「我希望,您讓她保留這種愉快的錯覺吧……」

「那自然。」

「這下子好戲登場了!」我興高采烈地大叫,「這場喜劇如何收場,我們可有熱鬧瞧了。顯然是命運眷顧,不讓我生活無聊。」

「我有預感,」醫生說道,「可憐的格魯希尼茨基將會是您的犧牲品……」

「再說下去,大夫……」

「公爵夫人說,您的臉她很熟。我告訴她,準是她在彼得堡哪個社交場合中碰過您……我說了您的名字……她是聽過的。想必,您過去在那兒鬧得滿城風雨的……公爵夫人說起您的妙事奇聞,除了社交圈那些蜚言流長外,她也添加了自己的評論……她女兒滿心好奇地聽著。在她的想像中您成為新時尚小說的英雄啦……我沒反駁公爵夫人,儘管我知道她在胡扯。」

「夠朋友!」我說道,把手伸向他。醫生充滿感情地握握我的手,繼續說道: 「如果您要的話,我幫您介紹……」

「得了吧!」我兩手一拍說道,「要人家介紹算哪門子英雄?英雄準是在千鈞一髮中拯救佳人,而結識心上人的……」

「您當真要去追求公爵小姐嗎?……」

「相反,完全相反!……大夫,我終於可以得意一下,因為您對我還不夠了解!……其實,大夫,這事讓我難受,」我沈默半晌,繼續說道,「我從來不公開自己的祕密,卻頂喜歡讓人家去猜測,因為這樣,我隨時可以在必要時抵死不認。不過,您該把這母女倆人描述給我聽聽。她們是怎樣的人?」

「首先,公爵夫人是四十五歲的年紀,」魏爾納回答,「她的胃腸很好,血液卻被搞壞了,兩頰有紅色斑點。她後半輩子是在莫斯科渡過的,安逸的日子讓她發福了。她喜歡淫穢的笑話,有時女兒不在屋子裡,她自己也會說些不雅的東西。她對我宣稱,她女兒像鴿子一樣純潔。這干我何事?……我真想回她說,她儘管放心,這事我對誰都不會講的!公爵夫人是來治療風溼病,至於女兒嘛,上帝才知道要治療什麼。我吩咐她們每天都要喝兩杯的礦泉水,並且每週要做兩次的鹽水泥浴。公爵夫人看來不慣於指揮東指揮西的,她對女兒的智慧與知識是深懷敬意,因為女兒能用英文閱讀拜倫,又懂得代數。顯然,莫斯科的貴族小姐都在做學問,而且,說真的,做得還很好呢!至於我們的男性同胞嘛,一般就不那麼可愛了。要跟他們打情罵俏,對那些聰明的女性,想必很難忍受。公爵夫人很喜歡年輕人,公爵小姐卻有點瞧不起他們,這是莫斯科的習氣!她們在莫斯科交往的都是好耍嘴皮子的四十歲男人。」

「您在莫斯科待過嗎,大夫?」

「是啊,我曾在那兒行醫好一陣子。」

「請繼續說吧。」

「呵,我好像所有的都說完了……對了!這還有:公爵小姐似乎很喜歡談論兒女情長之類的事情……她曾在彼得堡待過一個冬天,她不喜歡那兒,特別是社交圈,她準是在那兒被冷落了。」

「您今天在她們那兒沒見到什麼人嗎?」

「正正相反。見到了一位副官、一位拘謹的禁衛軍,還有一位新來乍到的太太,是公爵夫人夫家的親戚,非常漂亮,但看起來病懨懨的……您在井邊沒碰過她嗎?──她中等身材,金髮,五官端正,一副肺癆病的臉色,右臉頰有一顆黑痣。她的臉表情豐富,讓我很是驚奇。」

「一顆黑痣!」我喃喃自語,「不會吧?」

醫生瞧了我一眼,把手按在我胸口,得意洋洋地說道: 「您認識她吶!……」我的心的確跳得比平常還猛烈。

「這下子輪到您得意了!」我說道,「不過,我很信任您,您不會把我出賣。我還沒看到她的人,但是我相信,從您的描述中,我認出她就是我過去曾愛過的一個女人……您跟她一個字也別提起我,要是她問起來,您說說我的壞話就是了。」

「好吧!」魏爾納聳聳肩膀說道。

他走後,一股可怕的憂愁緊壓我的心頭。是命運讓我們在高加索重逢,還是她明知會與我相遇,特意趕到這兒?……叫我們怎麼見面好?……還有,這會是她嗎?……我的預感從來不會欺騙我。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像我一樣,老是受到往事擺佈。每回想起過往的憂愁與歡笑,我的心都會隱隱作痛,並迴響著往日的情懷……我真是天生愚蠢,什麼事都忘不了,忘不了!

午飯過後,約莫是六點鐘,我走往林蔭大道。那邊已有一大群人,公爵夫人與公爵小姐坐在長凳上,身旁圍繞著不少年輕男子,爭相地向她們大獻殷勤。我落坐於稍遠處另一張長凳上,叫住兩位熟識的D軍團軍官,開始向他們說東說西的,想當然爾,是妙趣橫生,因為他們都像瘋子似地哈哈大笑起來。公爵小姐身邊有幾個人大感好奇,走到我身旁;漸漸地所有人都一個一個離開她,加入我的圈子。我說得沒完沒了,妙語如珠,甚至荒唐,我嘲弄路過的古怪人物,惡毒得幾近瘋狂……我不停地逗樂眾人,直到夕陽西下。有幾次公爵小姐挽著母親的手,身邊還陪伴著一位瘸腿的小老頭,走過我身旁。好幾回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一臉氣惱,卻又努力地裝成不在乎……

「他跟你們說些什麼?」她向出於禮貌回到她身旁的一位年輕男子問道,「準是很精彩的故事吧,是不是戰場上的豐功偉績?」她說得很大聲,顯然有意奚落我一番。「啊哈!」我心中想道,「您倒真的大發嬌嗔啦,可愛的公爵小姐,等著瞧吧,精彩的還在後頭呢!」

格魯希尼茨基像隻貪婪的野獸,緊緊盯著她,不讓她脫離自己的視線。我敢打賭,明天他準會要求什麼人把他介紹給公爵夫人。她也會很高興的,因為她日子無趣得緊。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